排隊彎彎愛說話
──課輔在阿尼色弗童之家
《娑婆法音》

◎撰文/婁雅君

「我在寫功課,不要吵我!」……
「你是哪一族?」
「排隊彎彎!」
院童起初的種種反應,雖讓慈青感到不知所措,
然而三年的課輔,時間產生了情感,
彼此的成長分享也因而湧出不斷……


「姊姊,我帶你去參觀我們住的地方。」小孩拉著我的手,邊走邊介紹:
「這邊是小男生住的地方,那邊是小女生和大女生住的地方,另外一邊是
大男生住的地方。」小孩手指漆著紅白兩色的房子為我這個才初次見面的
陌生訪客介紹他們的「家」。

「那你就是住在這邊的小男生宿舍嘍!」

「不是,我住在小女生那邊。」小孩急切地告訴我。

我滿腹疑惑地問:「為什麼你會住在小女生那邊?」

小孩以認真的眼神及口吻說:「我是女生耶!」

原來這個剪著「男生」頭的小孩是個不折不扣的女生呢!這是我第一個接
觸到的阿尼色弗(Onesiphorus)院童。

因為台東師範學院的慈青自民國八十五年起開始在阿尼色弗為院童進行課
業輔導,於是有這樣的機會得以拜訪這個位於台東卑南鄉的兒童之家。

阿尼色弗兒童之家

阿尼色弗(註1)是一所由基督教創立的跨世界性機構,目前在世界各地
共有十所,以幫助兒童生活為目的。

民國五十八年傅約翰(John Fu)牧師奉美國總會之命來台創立「阿尼色
弗小兒麻痹之家」,照顧罹患小兒麻痹的兒童。隨著醫療衛生的改善,小
兒麻痹罹患率降低,因此阿尼色弗開始收養來自問題家庭的小孩,並於民
國六十九年更名為「阿尼色弗兒童之家」。

這裡的孩子來自各種不同背景的家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原住民,年齡層
從幼稚園到高中不等。除了少數身體殘疾的院童外,其他的孩子大都來自
破碎的家庭;有因雙親終日與杯中物為伍,孩子則選擇蹺家、蹺課在外遊
蕩;有遭受父母虐待,兄弟姊妹一起住進去的;甚至也有遭受性虐待、身
心俱創的孩子。

你會發現阿尼色弗的孩子因血統的關係,都有著一雙深邃而黑白分明的大
眼睛,孩子的眼睛純真而無邪。探索那無邪的背後,卻隱藏著太多的秘密
,這秘密遠超過那雙眼所能負荷的。就像帶我參觀阿尼色弗的那個孩子,
她可以很快樂地和我說東道西,但是一問到:「為什麼來這裡?」她便垂
下了雙眼,低頭無言……。

他們來到阿尼色弗只為一個目的──能夠安心成長!餓了,能夠吃一頓為
自己準備的飯;倦了,能一覺睡至天明的「家」。

阿尼色弗的社工吳小姐表示,進來這裡的孩子大多有一段不願對外人道的
過去。他們的心靈多半較為封閉,教導起來也一般孩子更為吃力。

阿尼色弗兒童之家院長呂立漢說:「其實孩子們都很懂事,他們知道我們
是真正地關心他們才會管他們。雖然這裡的孩子需要的愛和耐心遠比一般
的孩子來得多,但是我們的教導絕不溺愛、放縱。」

有時候你會看到一個比呂院長還高的大男生乖乖地站在呂院長面前聽訓。
因為在阿尼色弗可由不得孩子們胡來,否則呂叔叔(孩子們對院長的稱呼
)可是會打屁股的!

慈青陪伴學習成長

除了孩子的品德教育,有著一半原住民血統的呂院長總是對院童說:「讀
書是很重要的,我希望孩子們能夠具有社會競爭力。」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台東師院的慈青與空大一個服務性社團合作,每星
期一次到阿尼色弗為孩子們進行課輔活動,這正符合了呂院長希望院童加
強課業的期望。

民國八十四年度第二學期試辦了一學期之後,就正式列為台東師院慈青每
學期社團活動的項目之一,至今已近三個年頭了。目前是阿尼色弗的員工
,也是在這裡長大的瀑布曾對慈青說,來這裡服務的社團不少,但是像慈
青待了這麼久的倒是未見。

「有時候要來課輔之前總會想:又要去了,好想休息一次,但總還是會再
次踏上前往阿尼色弗的路。一次次課輔下來,不知不覺時間就這麼過了。
」鐘詩瑩敘述著與阿尼色弗將近兩年多的緣。

「剛開始他們很難接近,態度很冷淡。」這似乎是第一次接觸阿尼色弗的
慈青普遍的印象。低年級的小朋友比較容易親近,他們會拉著你到處玩。
但是年紀較大的孩子就不同了。李尚儒回想一年前剛到阿尼色弗的情景,
「孩子們流露出冷漠的眼神……讓我覺得好沒成就感喔!」

「我在寫功課,不要吵我!」諸如此類的話,雖然讓許多慈青感到相當挫
敗。曾經有一位院童問林師宇:「妳是哪一族的?」林師宇讓他猜了一會
兒後反問:「那你呢?」

「排隊彎彎!」

「我又問她:『那你會不會說排隊彎彎的話,教我好不好?』小朋友想了
一下,說了一句。旁邊的小朋友聽了抿著嘴一直笑,我問那是什麼意思?
小朋友回答:『妳是小狗』。」

「我知道小朋友可以在這當中獲得歡樂與些許的自信,因此也欣然地接受
『妳是小狗』這句話來縮短彼此間的距離,並告訴他:『謝謝你教我說排
隊彎彎的話。』」

時間逐漸在慈青和院童之間累積成何種形式存在呢?

「有一次我告訴輔導的小朋友:『我快要畢業了!』他的反應是:『妳走
啊!』後來,有時候聊天聊到一半,他會主動地告訴我他未來的計畫。突
然之間覺得他長大了,也懂事許多。」鐘詩瑩說道。

「老師,妳看我考零分!」提到那位從國中帶到高中的男生,林師宇笑說
:「以前他是完全不念書的,常常還得意洋洋地向我炫耀他的考試成績,
現在卻能主動拿功課來問我。」

「孩子們和慈青接觸後,最明顯的改變應該是在人際溝通上。這裡的孩子
大多保守、不敢表達、自信心不夠。多接觸外界對他們會有很大的幫助,
慈青可以帶給他們一些正面的衝擊,讓他們認識到圍牆外的天空。」呂院
長如此表示。

呂院長也提到一位考上軍校的院童,「他以前很悲觀,對於未來沒有什麼
嚮往與憧憬,覺得離開阿尼色弗後只能回到山上。我一直鼓勵他繼續念書
,未來才有希望,慈青對他們來說即是個好的榜樣,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個
挺拔的軍校學生了。」

再造受虐兒的溫暖窩

位於綠色隧道旁的阿尼色弗徜徉在綠野山林間,一進大門穿過阿尼色弗的
辦公室及教堂,映入眼簾的是一幅與天地和諧共存的靜謐。紅白兩色漆成
的房子,令人彷彿置身於童話世界溫馨小屋中。山腳下的籃球場,是院童
們放學後三兩成群活動的場所;另一邊的棒球場,以大地的紅泥土勾勒出
輪廓,配上修剪整齊的翠綠草皮,是許多年少的心編織夢想的地方。

台東阿尼色弗的創辦人傅約翰發現打球能帶給孩子們自信和快樂,就購置
了一塊果園供孩子們運動之用。站在空無一人的球場上,你似乎可以聽到
那鋁棒擊中球後發出「鏗」的清脆聲,引出一群孩子的喝采及歡笑聲。孩
子也在這一聲清脆中找回屬於這個年紀應有的自信與無憂。

球場的盡頭是一座小農場,飼養著雞、豬等動物。這個自成一方的小天地
就是阿尼色弗為這一群孩子精心打造的家園。

孩子們泰半的時間在這裡度過,在這自成天地的世界裡,有保姆媽媽照顧
他們的食、衣、住,有呂院長、社工、義工們彌補這群孩子所缺乏的愛。

但是呂院長也不諱言地表示:「不管我們如何幫孩子,也無法代替他們的
『家』。」就像一位院童曾向呂院長說:「我知道你很愛我,但我還是羨
慕別人有父母!」也因此阿尼色弗的孩子每逢寒暑假幾乎都會回家和家人
相聚,除非家庭情況不適合讓孩子回家,像是父母有虐待小孩的情形,回
家,對孩子只是徒增傷害。

目前,阿尼色弗正為「鳴和園」的興建而努力。鳴和園是專為受虐兒設置
的緊急庇護中心,包括性受虐者在內;希望為更多不幸的兒童建立一個溫
暖的家,讓他們能夠在這裡安心長大。

註1:阿尼色弗-人名,聖經中熱心助人的良善使徒;含有「家」之意。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