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積極的活
《專題報導》

◎撰文/陳世琦(慈濟醫院心蓮病房醫師)

勇敢面對「等待死亡」的生命時刻,
不論對病患或家屬而言,
都是另一種積極的活。


我們常常忘記臨終者正在喪失他的一切:他的房子、他的工作、他的親情
、他的身體、他的心。我們在生命堨i能經驗到的一切損失,當死亡來臨
時,全部集合成一個巨大的損失;因此臨終者怎麼可能不會有時悲傷、有
時痛苦、有時憤怒呢?任何一位從事安寧療護的人員在面對臨終病患時,
都感受過這樣的經驗與感覺。

安寧療護的挑戰

臨終者在未真正接觸到自己生命底層的力量、信心、信仰和精神前,一般
來說,較不能恰如其分地表達情緒。但是當他真的完全準備好面對死亡時
,就像個參加世運奪標的選手,等待起跑槍響,好像隨時可以接受死神告
訴他:「你來吧!」而且安然自在。

從事安寧療護人員所做的,或許只是提供必要的醫療照顧,及幫助臨終者
不要壓抑情緒及感情,但是這可能完全做到嗎?醫護人員對於臨終病人的
一切情緒及感情(其中包括憤怒與指責),可能完全接受嗎?儘管這是從
事安寧療護人員的基本職責,卻也是一項不小的挑戰。

在你最料想不到的時候,臨終者可能會突然把你當成憤怒和責備的對象。
如美國精神科醫師暨國際知名生死學大師Ku"bler Ross所說:「臨終者的
憤怒和責備可以來自四面八方,並隨時投射到環境去。」面對病人的憤怒
與責備,醫護人員如何自處?

醫護人員是否完全放棄自己相較於臨終者的暫時優勢(我身體比他還健康
)、地位(我是一個照顧你的醫護人員),而全心全力為臨終者進行醫療
照顧、性靈引導……等各項療程?這是嚴肅而神聖的問題。

一根通暢的管子

醫護人員是否能悲切地覺察到,不僅臨終者(因為接受安寧照顧的病人,
大都是癌症末期的病人)會死,任何人都需經歷生老病死的過程,無常一
來都有可能隨時捨報往生;進而認同:死亡是醫護人員與臨終者都將會面
對的,並非每一個臨終者都會比醫護人員更早死亡。任何省思至此的醫護
人員,心中不免產生一股介於同情與不安的躁熱,一種幾近乎心碎的脆弱
感,對死亡充滿迷障。

「不要壓抑他們!不要讓他們嫉妒你。」這是一個從事安寧照顧的醫護人
員在面對臨終者時,用心處理出來的互動氣氛。雖然安寧病房是癌症末期
病人面對個人死亡的地方,但對任何人來說,它都應該是一個最有生氣的
地方。

「做一根通暢的管子」,或許是醫護人員的自我定位吧!引導臨終者將心
中所有的怨懟、不捨宣洩出來,使他活得更快樂,心中無所罣礙;而在傾
聽或引導臨終者宣洩的過程中,不管是否遭受到臨終者或相關人員的情緒
波及,醫護人員心中都應事過不留痕跡。因為,管子中間是空的。

耐心陪伴共承擔

醫護人員的確該從與臨終者互動經驗中,學習耐心,陪伴臨終者走向生命
的終點。正如《西藏生死書》中提及,「當痛苦和悲傷的波浪爆破時,要
與他們共同承擔;接受、時間和耐心的了解,會讓情緒慢慢退去,會讓臨
終者回到真正屬於他們的莊嚴、寧靜和理智。」

生命,終究是要走向死亡。人生是一條從生到死的不歸路,但是人們仍須
相信:任何臨終者在「等死(面對死亡)」的過程,正透過自己的省思沈
澱,及旁人(家屬、朋友與醫護人員)所給予的舒適與照顧,使得他與旁
人的生命更加豐富!所以,「等待死亡」的生命時刻,對即將往生的人或
是對還活著的親人來講,都是另一種積極的活!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