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很酷喔!
《千江映月》

◎企畫/編輯部

八月,慈濟醫院就過十二歲生日囉!
在一系列慶祝活動堙A
資深志工表揚大會的意義顯得非凡,
想知道他們持續助人的動力來自何處嗎?
或許您也可以考慮一起來當個快樂志工吧!

志工喜樂

◎撰文/李曉雯

生命是一段旅程,
我們出生時,有如搭上一列火車,
朝向無可避免的死亡終點邁進,
窗外的景物一去不返,
唯一有意義的事,
就是對車上的人布施慈悲。

──證嚴上人


顏惠美
「老兵」唱歌娛病患


「一時病痛,無免怨嘆;一時災禍,無免膽寒,不要失去希望,每日有信
心,精神輕鬆親像健康人……」對音樂、舞蹈等才藝並不精通的志工老兵
──顏惠美,臨場反應卻是一流的,這首慈院志工耳熟能詳的改編歌,便
是她經常委用來鼓勵病人的。

在近十一年的服務生涯,顏惠美關懷過無數的病患,也鼓勵過許多意志消
沈的患者重新站起來。但令她印象最深刻的卻是一個十分棘手的個案。

那是在醫院成立初期,一位剛從監獄出來、因車禍受傷的「大哥」級人物
,他對醫護人員的態度十分惡劣,直吵著要找院長。面對這樣的情形,大
家都十分害怕,顏惠美看到他久未清洗的頭髮,於是靈機一動,先以洗頭
為由緩和他激動的情緒。

洗髮時,他吐露怨言,志工們則在一旁安撫,他突然笑說:「我好像皇帝
一樣,讓你們來幫我洗頭!」顏惠美心想:「那我們不成了婢女嗎?」繼
而又想:「其實只要能讓病人覺得舒服,能化解不愉快的氣氛,做什麼都
沒有關係!」後來這位病患轉院回台北就醫,有次顏惠美北上順道去看他
,由於長期沒有親人的慰問和關懷,他高興地向病房其他十多位患者說:
「她是從花蓮來看我的!」後來,他寄卡片給顏惠美,向她表達謝意,並
將已用不到的輪椅捐給慈濟。

「因為這個個案的因緣,在十二年前奠定了慈濟醫院居家關懷的模式。」
看到病患在臨終時的無助和痛苦,家屬的不捨和難過,顏惠美八年前特別
去日本學習臨終關懷的輔導,藉由專業的訓練,幫助病患和家屬坦然面對
生死。

「以前,我不會唱歌,也不會跳舞,更不喜歡多說話;當志工後,為了要
讓病患開心,常常又唱又跳,還主動慰問病人。不但學到醫務常識,也增
加音樂、舞蹈、藝術、語言等溝通的技巧,將終身學習作為目標,真誠付
出去感受病患的需要。」幾乎以慈濟為家,終年為病患服務的顏惠美,在
服務中,不但激發出自己的潛能,更溫暖每一位患者的心。

吳月桂
互動添笑語,挫折返增動力


「阿公,你搓的湯圓好圓好漂亮喔!大小一致,真不簡單!」五十六歲的
吳月桂正在復健科鼓勵一位七十多歲的阿公做復健。

慈院未成立前,吳月桂提供住家一樓作為慈濟義診場地。民國七十五年十
二月慈院成立志工隊後,她自然而然地成為其中的一員。

「當時沒有排定點服務,所以做棉球、病房關懷、在廚房揀菜……,只要
需要幫忙的地方我都會去。直到近幾年,各地慈濟人陸續回來做志工,才
改成每星期兩天在復健科、門診部和服務台服務病患。」

關懷癌症病人時,吳月桂習慣問病人:「有沒有睡好啊?」因為從他們身
上她體會到,「能睡」就是一種幸福;和原住民病患互動時,偶爾請他們
教山地話,說得不好,還會逗得病患開心地哈哈大笑!

「在十一年的服務中,難免遇到困難和挫折,然而當志工的動力只有增加
,卻沒有減少!」因為除了先生全力的支持外,無所求地付出,以及被需
要、被肯定的價值,正是讓吳月桂長期投入志工服務的最大動力。

林美玉
學習為了多付出


「當志工像在充電一樣,有時雖忙得筋疲力盡,但卻覺得很有意義。」對
於林美玉到慈院當志工,起初父母十分反對,因為老人家總覺得上醫院是
很忌諱的事,但林美玉在一次次當志工的體悟中,不斷地與父母分享自己
吸收到的醫學新知和付出的喜悅,讓父母放心,藉此也提醒他們身體健康
的重要。

「我常想:病患需要什麼?我們能給他什麼?如果不能,就要時時去學習
。」強烈的學習欲望,支持著林美玉這十年來不間斷付出。

兩年前,林美玉為切除膽結石而住院開刀,進入冷冰冰的開刀房,心裡著
實緊張和害怕。

開刀房埵酗@位醫護人員直盯著她看,並問她:「我認識你嗎?」「不會
吧?!」後來這位醫護人員想了一下,突然說:「我想起來了,有次我去
精舍時,你曾經倒茶給我喝!」麻醉藥漸漸起了作用,她一聽完就昏迷了


這件事讓她覺得自己曾和別人結的好緣,在她最緊張的時刻,分散掉恐懼
感,同時也體會到當病患的滋味。

林照子
「三怕五抖」消失了


「這是妳的婆婆嗎?」每次聽到有人將病患誤認為是她的親人時,林照子
都很高興地覺得自己真的做到視病如親。

當初她要到醫院當志工,家人曾說:「妳那麼怕血,看到血就會昏倒,不
要到時候變成別人來服務你!」沒想到當志工後,她反而克服心中的懼怕
,在急診室看到傷患血淋淋的傷口時,也沒想那麼多,一心一意要趕緊救
人,也就忘記怕血這件事。」

除了怕血,林照子也怕見到往生者,「以前看到有人往生,立刻就『翻頭
(轉過頭去)』,但當志工後,卻常得為往生者助念,那時唯一的心念就
是專心念佛,希望往生者能安詳離去。」

「當志工改變了我很多觀念和想法,尤其克服我的『三怕(怕血、怕看到
往生者、怕看到人家哭)』和『五抖(一緊張腳、手、嘴、心、頭都會發
抖)』。現在我會以我的經驗來勉勵其他志工,勇於承擔,向自己挑戰!


心蓮病房的服務讓她感觸最深,尤其是看到病患受病苦的折磨以及家屬的
無奈和不捨;另外志工也常居中扮演化解病患心結的角色,像夫妻或婆媳
間的誤解等,讓病患能無遺憾地離開人世間。

十年的志工生涯中,令她最感動的是一位罹患腫瘤的婦女,在面對生命的
終點時,還十分堅強地將家人和先生都安排好。為了感謝林照子對她的關
心,她利用微弱的體力和幾乎失明的雙眼,親筆抄寫《心經》送給林照子


對別人付出的小小關懷,沒想到卻讓人銘記在心。「有時走在路上,會遇
到以前曾經照顧過的病患突然跑過來打招呼!」因付出使自己成長並帶給
別人快樂,是支持她繼續往前的力量!

邱石夏子
醫學常識日豐富


「病人的笑,給我們很大的鼓勵,因為我們的付出得到對方的肯定,也使
我們充滿信心,尤其看到病人康復出院,那是我們感到最快樂的事!」邱
石夏子說出許多志工的心聲。

十年前剛來慈院當志工時,做的事情包羅萬象,從摺紗布、換床單、送病
歷、慰問病人到帶病患做檢查等,她忙得幾乎沒有時間休息;再加上當時
上人說坐一次電梯要花電費八毛錢,於是能省就省,上下樓都爬樓梯。

早期,東部地區的醫學常識較不普遍,一般人也因了解不多而產生誤會或
延誤醫治時間。像有一位患者知道自己罹患糖尿病,怕會傳染給別人而不
敢讓家人知道,更迴避和家人一起用餐,直到有一天昏倒了,送醫後家人
才發現實情;有些病患對放射科的儀器不了解,深怕做檢查會被電到。邱
石夏子往往利用病患在和醫護人員溝通時,在一旁吸收醫學知識。

十分支持和體貼她的先生,於七年前不幸往生,邱石夏子不但沒有被擊垮
,仍舊照常到慈院當志工,「每個人對病痛的接受程度不同,或許是樂觀
的天性影響,有些原住民在遭逢意外變故需截肢時,反而能以達觀的態度
來接受,更讓我們覺得心疼不已。想到這些人的勇氣和精神,不禁提醒自
己也要振作和堅強起來!」

堅強、勇敢和樂觀,也許就是邱石夏子十年志工生涯最大的收穫。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