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林肯大郡災難現場
《特別報導》

◎撰文/何貞青

民國八十六年八月十八日,溫泥風災奪走了汐止林肯大郡二十八條寶貴人
命。

一年後,這震驚各界的公安事故似乎逐漸在人們記憶中淡去,但對劫後餘
生、家毀人亡的災戶而言,那永遠是一道需要勇氣才能面對的傷口。

回首過往,如今的他們,有人提起筆桿,為這場苦難留下歷史見證;有人
勇敢走出喪親陰影,以己身經歷昭示著生命的韌度與可敬;有人為了維護
全體災戶權益、追求一分公理而努力堅持著;更有人念念不忘當初受過的
協助,尋求回饋的機會──


正午時分的林肯大郡災變現場,在烈日下只有風吹、草動,以及荒野傳來
的陣陣蟲鳴聲;曾經造成慘重傷亡的那一棟樓區,在安全考量之下早已拆
除,餘下受波及的樓層雖仍矗立,卻也早成廢墟,一扇扇漆黑深邃的窗口
,透出幽幽寒意,彷彿要告訴人們什麼……

當然,事件那一天的狂風怒吼、哀嚎呼救,如今是聽不到的,但是依然可
以看到埋在砂土裡的汽車殘骸、碎裂的磁磚、扭曲的鐵窗、歪斜的牆壁…
…憑著映入眼簾的殘破遺跡,甚至可以想見當時天地之無情,竟視人民為
草芥!  

來不及逃離的二十八位罹難者,他們的生命永遠停滯在此,然而,其餘共
同見證這場災難的居民,現在,又在哪堙H

邱各容

他寫下了《林肯大郡──一場刻骨銘心的悲劇》,
將悲情轉化為文字,冀望喚起大眾的重視……


「我的證件、財物、重要紀念品,都埋在下面了!」面對著眼前的廢土碎
磚,重回災難現場的邱各容有著一分感慨。「這裡原來是一個很美的地方
哪!」當初選擇林肯大郡,是為了一圓回歸自然及闔家團聚的夢想,但遷
入不過月餘,美夢就被驚醒。

「我住在五樓,災難發生前,幸好接到一通電話走出房間,否則在屋子傾
斜、房門變形的情況下,鐵定逃不出來。」邱各容當時帶著太太及兩個孩
子先往下逃,但樓梯早被堵死,又傳來陣陣瓦斯味,只得返回後院陽台,
跟著鄰居一起沿水管、鷹架攀沿而下,「我們很幸運沒事,可是二十八位
鄰居的性命卻在瞬間消逝了。」

逝者誠然不幸,劫後餘生的人也不一定就此安然。

災難造成一百三十三戶無家可歸,目前一部分住在建設公司暫時提供的空
屋,有些至親戚家借住,有些自行租屋;居住的問題暫時可以解決,但精
神層面的傷害卻不是那麼容易彌補,到現在,仍有六名災戶長期接受市立
療養院的心理復健。

邱各容本身也已搬過三次家了,親人心中的不安與恐懼,讓他更注意居處
、購屋的安全,經過多方研究及資料收集,從事出版工作的他,決定運用
自己的專長,為這一場災難留下紀錄。

他以筆名「聖容」寫下《林肯大郡──一場刻骨銘心的悲劇》一書,將悲
情轉化為文字,冀望喚起政府、建商對山坡地的開發更加審慎,對水土保
持、人身安全更加注意,同時也提醒住戶在購屋時該有的考量。

「或許我能力有限,但希望藉由這本書的出版,能讓這次事故成為一種警
惕,避免悲劇再次發生,那麼,逝去的生命就不會白白犧牲了。」

洪淑美

誰會相信:如今樂觀開朗的她,竟曾經歷過那麼多事──
先生、三名兒女均在林肯大郡災難中喪生,獨獨留下她一人。


「哇!淑美妳現在腳可以慢慢走,很有進步哦!」
「對呀!你們看,我可以不用柺杖了哩!」

一進門,萬明月、許貴雲師姊和洪淑美的聲音就相互應和,響透整個屋子
。若非親耳聽聞,實在很難把她瘦小的身子和洪亮光的嗓門、爽朗的笑聲
連接在一起。

坐定不久,她忙不迭地鑽進房堭極X一本相簿,喜孜孜要與我們分享,那
是她已逝丈夫及兒女的影像。她一張張翻閱、一張張解釋,告訴我們哪一
天全家出遊,哪一天孩子又參加學校才藝比賽……

這些珍貴的照片,都是後來從朋友、老師那邊又重新收集而來,原本屬於
她的東西全都在那場災難中毀去,更遑論這些。

翻到自己依偎在老公身旁的照片,淑美笑瞇瞇地叫大家看看他們年輕的模
樣,師姊們一迭聲地「哇,好帥呀、好美哦!」讓她的笑容更燦爛了。

「你們看!我老公的臉圓圓的,很有福氣的樣子,可是怎麼還是不長命呢
?」洪淑美突發的一個問句,引來了片刻沈默,以及關於那場災變的回憶


那天早上,除了風雨較大外,並沒什麼異常,洪淑美正在廚房蒸包子要給
全家當早餐,先生到外面看天候的狀況,兩個女兒和小兒子在屋塈n著要
叫爸爸回來。

洪淑美不想讓孩子出去,走到門口將先生叫了進來,正要關上門時,只聽
到轟隆一聲,整個人就被壓在鐵門、石塊下。依稀聽到外頭有人大叫:「
快點逃!快點逃!」全身無法動彈、又痛又急的她,高聲大喊救命,卻無
人回應,直到八個多小時後,她才被挖出送醫。

在醫院兩個禮拜的時間,她的神智一直恍惚不清,只要一清醒,就哭著問
:孩子有沒有出來?先生有沒有出來?他們在哪堙H眾人不敢回答,總是
推說還在救、還在救……約莫一、兩個月後她才知道全家只她一人倖存。

「我老公和小兒子都是被梁柱壓死,大女兒一向膽小,當時逃到爸爸懷
,被爸爸保護著沒有受傷,是窒息而死的。」

而原先被翻倒的沙發覆蓋著的二女兒,因為搶救不及,也是窒息而死,「
聽搜救人員說,他們有聽到小孩子喊救命,但一直找不出地方。我那二女
兒真冤枉,原本有希望救活的……」洪淑美帶著些感嘆,但沒有怨懟,平
靜地向我們回溯她結褵十二年的老公,以及分別就讀一、三、五年級的孩
子們的命運。

「死亡這條路每個人都要經過,只是早晚而已,如果能想得遠、看得透,
就不會那麼難過了。」師姊說。

「嗯,我也是這麼想。很多朋友都告訴我說,夢見我老公笑瞇瞇地帶著三
個孩子出去玩,看起來很好的樣子,我也放心了。或許他們跟我的緣分就
到這埵茪w!」洪淑美欣慰地笑著,「對於他們,我現在已經不是傷心,
也不是遺憾了,而是懷念,無盡的懷念……」

不過洪淑美這分坦然,可不是憑著樂觀的個性就能得到,那是經過痛徹心
扉的煎熬以及醫師、親友、宗教團體的協助,才慢慢領悟的。

當初得知噩耗時,她終日以淚洗面,只要看到小孩子就哭個不停,身旁的
人全不敢讓小孩出現在她眼前。醫院還特地安排精神、心理醫師為她進行
治療。

一開始,醫師一直要她回憶災變的情況,她實在無法承受,連一直照顧她
的姊姊淑貞也忍不住跟醫師抱怨:「你沒來之前都好好的,你一來她就哭
,你走了還是哭個不停,我看,你還是不要來好了?」

「我就是要讓她哭出來,發洩一下才不會壓抑在心堙A悶出病來呀!」無
辜的醫師說。

當時,在她住院後隨即前來探望的萬明月、許貴雲、洪秀緞師姊,一直對
她很關心,長期的陪伴互動,眾人也當她是妹妹般地疼惜,雙方非常投緣


有次又碰了釘子的醫師,瞧見師姊們來了,垂頭喪氣地說:「她只有看到
妳們才會笑,我一進去她就板著臉,理都不理我。拜託各位師姊幫我勸勸
她吧!」

別具一股溫煦可親的慈濟人,是醫師的好幫手;他們不是站在專業的輔導
立場,而是以呵護的心陪伴在側。多方配合下,洪淑美終能坦然面對生命
中的缺憾。

從洪淑美住院半年,到如今可以自由行走,師姊們總是在旁看著,逐漸累
積出的確情誼,雖然平淡,卻悠遠。目前洪淑美有至親的姊姊照顧著,師
姊也常去探望,生活慢慢回歸平靜,瞧著她那開朗的模樣,可以確信她已
然走過。「等我身體好些,我也想出去當義工,就像你們當初來看我一樣
。」洪淑美興高采烈地說著,「我要站出去讓大家看看,即使遇到那麼多
事,我還是可以活得很好。」

施添丁、王明堂

為了自救會的運作,他的生意幾盡流失,
而他也不得不辭去原本的工作……


要聯繫散居四處的林肯大郡受災戶並不容易,若要進一步凝聚災民共識、
組織起來與政府、建商進行交涉,那更需過人的毅力與堅持。「林肯大郡
全毀戶自救會」就在正副會長施添丁、王明堂的努力下,發揮了很大的作
用。

災變之初,看到居民四處奔逃,沒有人能告訴他們怎麼做,沒有人能給一
點保證、指引一個方向,那種求助無門的茫然與恐懼,深深震撼著施添丁
。第二天,他回到破損不堪的家,找到一張可以使用的桌子,「我想,我
必須做點事。」他這般告訴妻子。

接著,他找齊全毀戶,開會了解大家的想法,自救會在災後第二天八月十
九日就這樣成立,並於九月八日公祭當天正式以合法團體的名義出席。

自救會初期的運作幾乎是施添丁一人獨撐大局,但此事牽連過大,實非個
人所能負擔。「看到會長四處奔波,獨自面對政府與建商,我覺得這不是
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完成,況且這也是我自己的權益,應該要協助爭取。」
王明堂說。

為了全心投入,他們兩個人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施添丁原有的生意基礎,
因無暇顧及而流失,至今一直沒有固定工作;王明堂原是標準的上班族,
近二十年的工作生涯就因經常請假而不得不離職,不久之前,他找到一份
送早報的工作,「 完全沒有收入不行呀,至少現在有比較多的時間可以
開會。」他說,幸而妻子都可以體諒,讓他們少了後顧之憂。

走到現在,自救會運作已上軌道,並達成部分目標(動產部分的賠償金已
發下),回想篳路藍縷的那一段,兩人都是點滴在心頭。

「這場風災毀去的不只是一個美好的家,還有我打拚好久的理想以及未來
的規畫!」施添丁不勝感慨,「坦白說,對於未來我還真有點茫然,畢竟
自己不再是二十啷噹的年輕人,再從頭創業可沒那麼容易啊!」

而放棄安穩生活的王明堂,則把這次事件當成人生轉捩點,雖然整個生涯
規畫大轉變,他倒看得很開:「我也獲得不少經驗,看盡了人生百態,等
事情告一段落,或許做個小生意吧!」

有後悔、有挫折,但兩人還是樂觀面對未來,「至少,我們與鄰居的互動
比以前密切,大家願意為共同的目標一起打拚,這種情誼就很珍貴;而且
我們對社會也不再像以前漠然了。」

今年六月,自救會發起一項募款活動,已獲部分賠償金額的災戶,自發性
地捐獻一筆款項給慈濟,作為災難之初慈濟發放慰問金的回饋。

「當初受災需要的是緊急援助,慈濟做的一切我們感念在心,如今生活稍
微穩定,當然希望將受過的恩惠奉還,相信透過慈濟的整體運作,這些款
項可以發揮最大的功用,讓愛心資源在社會流通,真正需要幫助的人都能
得到照顧,就如當初我們所得到的協助。」施添丁說。

至於自救會的未來,待事情告一段落,希望朝著成立基金會的目標前進,
協助災難受害者維護自己應得的權益,提示大眾注意住屋安全……等;或
許要到那一天,兩位的責任才能真正放下。

柯棋生

我常常在想,如果能見到當初對我們伸出援手、
幫我們救出孩子的人,那該多好!


六月十日晚間,慈濟三重聯絡處的空氣中透著點期待又激動的氣息。林肯
大郡受災戶柯棋生帶著妻兒來到這堙A等著見災變時救過他孩子的慈濟人
黃明輝。

原來,混亂、危急之中柯棋生難以辨識是誰幫了他們,而有著無法親身致
謝的遺憾。因緣巧合之下,目前遷居蘆洲的柯家,由三重慈濟委員處得知
黃明輝在災區救人的義舉,初步通電確認了彼此,在眾人悉心安排下,遂
有了這場相見歡。

在數十位慈濟人祝福的歌聲中,兩人彼此相視,握手,進而擁抱;柯棋生
激動無語,黃明輝卻只喃喃念著:「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平安就好。」若非歷劫歸來,恐難體會這平淡話語中的深深期盼;如今
回頭看那一場災難,即使已走過,兩人依然百感交集,恍如隔世……

「那一天,事情在瞬間發生,還來不及反應,整個房子就垮下來了。」柯
棋生回憶著。他那原是二樓的住家,在擋土牆的撞擊下陷落成地下室,整
個屋子被碎裂的土石封鎖掩埋,只剩一個小小洞口。

「回頭一看,我的女兒與大兒子竟被壓在倒塌的牆壁下!」夫妻倆死命要
搬開牆壁,卻苦於力道不足,在分秒必爭下,柯棋生斷然叫妻子抱著唯一
無恙的小兒子爬出去求救;但在疾風驟雨、人人爭相往外逃命的當下,誰
會注意到一個女子的呼救聲呢?!

「我跑到外面,剛好看到柯太太一直在喊救命,當時情況緊急,我也沒時
間多想,就爬進房子堨h了。」見到屋堛漯洩p,黃明輝立刻又出外攔住
幾位社區居民一起救人,在大家通力合作下,才順利將孩子抬出來。

「兩個孩子的生死就在一瞬間,當時我多麼感謝有人進來啊,因為誰也不
知道房子何時會再倒塌!」回憶過往,柯棋生餘悸猶存,如今一家平安,
更該感謝冒著生命危險前來援助的人,「沒想到可以再和黃師兄見面啊!
」柯棋生臉上有著得償宿願後的釋然。

「我只是盡到一個人應有的責任,並沒有什麼。」黃明輝謙遜地說。看著
柯家大小,他衷心祝福:「很高興他們平安無事,只要人在,一切都可以
重新開始。」

畢竟是不堪回顧的過往,因為夾雜太多痛苦與驚懼!而這一場相見歡,該
算是苦難記憶的終結了;從今而後,這個美麗動人的相逢畫面,許將取代
有關那場惡夢的所有影像吧!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