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魯順族
《天涯共此情》

《馬來西亞》

◎撰文/曾美雲

Kampang Lampada是位於馬來西亞沙巴州北部的村落,
義診這一天,附近十七個村子的魯順族村民也都來到這堙A
除了就診,還可以領取衣物、民生必需品,
現場也提供麵包和礦泉水給遠道而來的村民充饑,
而最令沙巴州政府感到驚訝的是──義剪和團康,
因為貧困的村民一輩子都沒關心過頭髮的問題,
而團康則讓不用看病的村民,也參與了活動的溫馨。


#之一 拜訪魯順族

染患小毛病,魯順族人會遵循老奶奶的指示,採藥治療;
萬一病重……「那就看個人的命囉!」


清晨,陽光還不曾露臉,山上那排排像衛兵般整齊的橡樹,早在工人們的
切割下流出乳白色的膠汁,勤奮的魯順族人準備收集膠汁,以完成一天中
最主要的工作;等他們收穫豐富地回到山谷中的村子時,也還只是一般人
準備上班的時間而已。

純樸大地兒女

魯順族是沙巴州內最大一族的原住居民,他們生活簡樸,平時就靠割膠和
種植些許的農作物維生;由馬來西亞政府農業局進山來向他們收購農產品
,換取少許的金錢用來購買山中缺乏的米糧、衣物。

雖然所得甚少,但在生活需求上,他們並不覺得匱乏。因為熱帶雨林氣候
使得山上的野生植物茂盛生長,每當沒有糧食可吃,就結伴到山上採集野
果、野菜,或到山溪中捉魚過日子,完全取之於自然。在我們眼中,他們
可能衣衫襤褸、落後不足、三餐粗略簡單,可是他們的日子卻過得悠閒而
自在。

早晨,從膠林回來,一天中最主要的工作已經結束。稍事休息後,勤奮的
居民選擇上山繼續耕種不同的作物,以獲得更多的收入;而容易知足的居
民則選擇悠悠蕩蕩地遊走山林間,可能只是到溪流中捕魚、在山林的角落
找尋新天地,抑或在自家的庭院釘釘補補,度過一個蟲聲唧唧、鳥聲啾啾
的午後。

有時他們會聚在一起,用構造簡單的傳統樂器吹一首音韻曲折的樂曲,女
孩們柔軟的身段舞著「蘇馬紹(註1)」,男孩用原住民共有的獨特嗓音
唱著「Jambatan Tamparuli(註2)」,老奶奶們笑著男孩的不正經而想起
自己當年也是如此受哄上當的,小孩則不分男女在小小校園的草場上踢起
足球……

旱災影響醫療

村子堛漱H如果只是患上輕微感冒、傷風之類的小毛病,他們就會遵循老
爺爺、老奶奶的指示,到山上採藥自行療病;實在是病重得非見醫師不可
,才由村民攙扶著搭上車資三元五角(馬幣)的小卡車到半山的小鎮醫院
就診;如果病患已經無法走動,則由村民自製擔架抬到救護車可以抵達的
山路,由救護車送醫急救。要是在這一路上有什麼閃失呢?村民搖搖手,
一臉無奈:「那就要看你的命了……」,現實中不乏因延誤送醫而往生的
例子,只是他們並沒有其他的選擇……

沙巴當地政府在經濟充裕時,的確提供還算周到的醫療關懷:不定時派醫
療巡迴車到山中為病患診療;訓練學校老師為村民抽血送到鎮上的醫院,
做傳染病疫苗(如黑斑蚊症)檢驗;連最頭痛的婦女生育問題,也請護士
事先給予指導,如果真來不及下山生產,婦女們也有基本常識可以勉強應
付。

可是,最近的日子卻改變了。接連數月的旱災,造成當地農作物不能耕收
、山上的作物因枯萎而減量,雖然政府及民間團體努力地救助,但這堛
醫療仍在東南亞經濟不景氣的壓力下被忽略了。

政府因為稅收大減而刪減醫療預算,民眾因為收入大減而由私人診所轉向
政府醫院求診,大量耗費原已不足的醫療預算;所以,理所當然,地處偏
遠山區的原住民自然是受到忽略的一群。

勘災義診送愛

面對經濟的難題,沙巴州政府也是欲振乏力。幸而一九九七年的一場風災
、一場火災,讓沙巴州政府認識慈濟的存在,也為這次慈濟沙巴義診活動
種下善因──沙巴州政府主動邀集慈濟人,到內陸原住民赤貧部落去從事
慈善醫療工作。

一九九八年三月,慈濟人終於踏出第一步──前往原住民部落進行勘察。

在兩次勘察行動中,拜訪了多個村落,尋訪民眾最缺乏的事項;上人在了
解原住民的需求後,慈示馬來西亞慈濟人應儘量配合政府展開義診活動,
於是義診計畫在五月開始進入緊鑼密鼓的籌備期。

經過與州政府及各相關單位八次綿密詳盡的籌備會議,慈濟以「直接、重
點、尊重和效率」的理念,誠懇交換意見,深入了解達成共識後,便開始
為沙巴州北部的村落Kampang Lampada的義診活動積極忙碌著。

七月二十六日,東西馬一百多位慈濟人、一千多位村民,橫越青山綠水,
齊聚這群峰環伺的小學校園堙A村民來醫病,我們,來看我們的心……


一、 蘇馬紹:魯順族傳統舞蹈。
二、 Jambatan  Tamparuli : 為魯順族傳統歌曲。曲意描寫一位美麗的女子
小心翼翼地過橋,橋下的水流湍急,濺濕了女子腳上的襪子。本曲著重描
述女子小心翼翼、嬌美可愛的模樣,用來嘲戲女孩們。

#之二 米米的週末

媽媽帶姊姊進去斜對面的課室,說是要去做子宮頸抹片檢查,
米米好奇地問「那是做什麼?」
結果被媽媽罵了一句:「長大你就懂啦!」


我想米米和她的同學們過了一個不同的週末。

米米和大部分同學一樣住校,每個星期五上完課,便沿著溪流走五個小時
的山路回家,直到星期天下午,又沿著溪流回到學校,每星期重複著同樣
的旅程。

然而這個週末她不用回家,必須留在學校堣j掃除、搬桌椅、把課室掃乾
淨,然後像平常上課的日子一樣留在學校簡陋的宿舍媯市搣天;因為今
天,學校堥茪F一大群身穿藍衣白褲的人。

他們俐落地把學校各角落都重新打掃過,在操場上搭帳棚、排椅子、綁布
條和旗子,還把課室堛漁鉥都排成她不熟悉的模樣,說是明天會有醫師
要來,而米米的爸媽明天也會帶弟妹來學校看病。

後來,幾位梳著髮髻的慈濟師姑,又唱又跳著:「哈囉哈囉……I love
you, you love me,we all love everybody(註1)……」看到隔壁班的微亞跳
得這麼好玩,米米不禁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第二天清晨,慈濟人果然依約來到米米就學的這個村子──Kampang
Lampada,並在米米的小學媔i行義診、義剪、物質發放等活動。

學校堛瑣ル矷A都被安排在後面一排課室,接受醫師的診療;看完醫師、
出了課室,馬上就到羽球場上領取一大桶的餅乾、零食,還有校服、校鞋
、書包,小小的手都沒有空間可以跟其他人打招呼了。除了看診,全校的
學生們也在後面的操場上跟這群陌生人玩著一個又一個的遊戲,笑鬧著、
尖叫著,聲音在山谷間迴盪。

至於米米的爸爸、媽媽、奶奶及其他村民們在前面一排的課室就診,一早
就來排隊看醫師,等到七點半鐘開始登記,然後掛上一個藍色的牌子候診
、領東西。

八點鐘,太陽變得好大、好熱,幸好昨天搭的帳棚真好用,大家躲在帳棚
下躲避烈日曝曬。昨天那些又會唱又會跳的師姑、師伯也來了,他們還把
很多人拉出去亂跳亂跳;其中有一位覺得微亞的老奶奶笑聲好可愛,一直
學她笑,老奶奶被逗得又好氣又好笑,嘴都笑得合不攏。

當醫師準備好可以看病時,大家分別進到課室,小朋友在第一間,大人在
第二間,第三間則是拿藥的地方;在等拿藥時,被隔開的另一半課室一直
有人在拔牙,常常聽到「慘叫」的聲音。

米米的媽媽後來帶她姊姊進去斜對面的課室,聽說是要去看婦科,做子宮
頸抹片檢查(註2),米米也不知是什麼意思,好奇地問媽媽,結果被媽
媽罵了一句:「長大你就懂啦!」只好跑去幫爸爸搬東西。

那一群師姑、師伯給了米米家很多衣服、日常用品,還有麵包和水可以吃
喝,米米想到年老的奶奶不會再餓著肚子回家了。

米米的爸爸和哥哥去課室旁的大樹下剪髮,那些姊姊很會剪頭髮,她們把
米米哥哥的頭髮剪得好好看,米米再也不能叫哥哥「鍋蓋頭」了。

山頂村子的那一戶人家也來了,老爺爺、老奶奶帶著一位眼光直視、一直
流口水的小孩來看醫師、領東西;那群師姑師伯很關心這位小孩,一直幫
他擦口水,還幫他把破舊不堪的拖鞋脫下,換上新的白鞋子。

當米米的家人在學校堿搷嗽摰v、領了很多東西,並吩咐米米要用功讀書
後,就坐上車子準備回山上去了,可那群穿著藍衣白褲的慈濟人還是很熱
心地站在校門邊,揮手又唱歌地歡送所有要離開的居民。米米的老奶奶說
:「哪媔]出來這麼多人啊!笑得這麼燦爛、對人這麼親切。」

下午三時,天空開始陰陰的,人們開始收拾場地,村子堛漱k孩穿起簡單
的舞衣,跳起蘇馬紹,引來收好場地的人們也饒有興致地一起跳著舞,直
到天空下起雨來。慈濟人在雨中漸漸遠去,消失在村口唯一的一條道路;
明天,日子又將回復正常……

註:
一、這首歌為「哈囉歌」,因為唱國語反應不良,師姊們臨時改為簡易的
英文版歌曲教唱,效果良好。
二、婦科檢查由政府家庭計畫中心負責,打算讓山上的婦女們重視女性的
生理疾病,並藉機傳授正確的衛生觀念。

#之三 饒文嫦醫師的「第一次」

昏得坐不住的六十歲老婆婆,成為這次義診的第一位病患;
趨前詢問她病情的饒文嫦醫師,則是第一次下鄉參與義診。


早晨,一切都還沒開始就緒,在等候看診的群眾堙A一位六十歲的老婆婆
已經頭昏得坐不住,可是醫師們還沒來;幸好隨著工作人員上山來的饒文
嫦醫師,適時趨前給予慰問,並用心詢問病情。這位老婆婆是這次義診的
第一位就診病患,而這位饒醫師,也是第一次下鄉參加義診。

雖然在慈濟的發放活動堙A饒文嫦醫師已經算是「常駐醫師」,可是這樣
深入參與慈濟的活動,到深山上為原住民看病,卻是她的第一次;這樣的
一次行旅,讓她對慈濟、醫務工作有了新的定義及體悟。

在丈夫的支持下,饒醫師暫時放下家庭,帶著輕鬆的心情踏上這次義診行
旅。第一個晚上的工作會報,由於事先的準備工作很仔細精密,讓她覺得
慈濟的師兄姊真是很棒;到二十六日義診當天,看到大伙兒早上五點鐘就
要起床出發,卻個個精神抖擻,充滿希望與快樂,她也不禁抱著一顆愉快
的心,準備上山為原住民看診。饒醫師著實感恩有這樣的機會來到山上,
讓她能愉快地盡一位醫師的本分、心力。

「在這婸y言是一大問題,得用盡各種方法,才可以了解病人的病情。我
盡量設法學講一些方言,如:『發燒』、『發冷』或是『疼痛』,試著能
夠和這群天真無邪的居民逐漸熟稔。」即使是語言不通,需要旁人翻譯和
解說,可是醫師的眼神、微笑、耐心地詢問,想必也能讓病人感受到那分
愛心吧!

為這些純真的村民看診,讓饒醫師感到相當愉快,「因為他們也都搽上厚
厚的慈濟面霜呀!」說的也是,很多村民們不論在幹什麼事,都露著一口
可愛、參差不齊的牙齒,羞怯地、偷偷地、放膽地、毫無顧忌地笑著。

饒醫師一直認為,在她多年行醫路上所得的經驗顯示,人的毛病很大部分
是因為心病引發身病的,看病就要找出原因加以化解,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所以她在看診時,除了探看病情外,通常會跟病人聊聊生活狀況以了解
更多,好下一帖貼心的良藥。

像第一位看診的老太太,全身都在痛,最近還發燒,已經很多次被送到醫
院,她看起來非常地傷心。在醫師耐心的關懷、詢問下,老太太透露:自
從她先生往生之後,她身上所有的問題就出現了。像這樣子的病情,最需
要的已經不是「藥」,而是要讓病患了解「過去的已經過去」,傷心、難
過已是不必要。只有醫好心病,身病才會脫離。

花上一個半小時,走七公里驚險的山路,到更深入的山區看診,饒醫師覺
得那真是一件好玩的事,並樂在其中;「風景美、空氣清新、道路驚險、
村民們又都很好,穿山越嶺、經過河流,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

在這次義診中,饒醫師覺得自己學到很多東西,也認識更多富有愛心的慈
濟人:「沒有其他的團體能比得上慈濟美!」

這分感動,讓不擅用中文表達心意的饒醫師居然提起筆來,嘗試以簡單的
中文寫下一首詩來表達心中的表情:

「慈濟世界好歡喜,
 快快樂樂把心洗;
 行善果然有法喜,
 滿懷溫情感恩心。」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