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花」外的容顏
關於阿迪斯阿貝巴醫療合作案
《千手千眼》

◎撰文/劉金鵬

衣索匹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
一個名叫「鮮花」的城市,
鮮花不長在黃土地,鮮花是開在人們臉上的笑靨;
兵災人禍蹂躪了這兒美麗的花朵,
醫療不足加深了這兒淒苦的愁霧。
於是,繼三年期醫療衛生重建方案完成後,
慈濟再度伸援──


……十月十五日,慈濟與法國世界醫師聯盟 (MEDECINS  DU  MONDE 簡
稱M.D.M.(註1))合作的一項醫院擴建方案終於正式簽署。

如今,
我已不再具任何官方身分,
但此行卻更具意義──
代表慈濟前往衣索匹亞,
與M.D.M.商討一個醫療合作案。


八月二十日深夜,我與外文期刊部美籍顧問蕭奕德登上長榮七四七班機,
機上乘客大多是到歐洲觀光的台灣遊客,而我與蕭顧問此行的目的地卻是
萬里之外的衣索匹亞(Ethiopia)。

對於非洲大陸,我本不陌生,六年前我曾派駐中華民國駐南非大使館三年
;今日,我已不再具有任何官方身分,但此行卻更有意義──代表慈濟前
往衣索匹亞,與M.D.M.商討一個合作案。該案主要內容是擴建位於衣國首
都阿迪斯阿貝巴  (Addis  Ababa)(註2)北方一百三十公里處岱柏柏罕
(Debre Birhan)小鎮上的省立醫院。

在飛行八個半小時後,我們在中東的杜拜 ( Duby )機場轉搭衣索匹亞航
空公司的飛機,那是當地時間凌晨二時許,從登機門換乘接駁的大巴士時
,仍可感到室外的高溫,可以想像如果是在正午之際是如何的溽熱蒸人了


抵達阿迪斯阿貝巴已是二十一日上午八時半,M.D.M.當地的工作人員如約
前來接機,車子行了僅約三分鐘即到達M.D.M.駐衣國的總部。

我們被安頓於附設的招待所堙A招待所內窗明几淨,十分整潔,客廳中掛
有慈濟的旗幟及明道文化中心  (MING   DAW   CULTURE    CENTER  簡稱
MDCC)(註3)的標誌,這反映出台灣與本地 M.D.M.合作關係的密切。
牆上一幅放大的黑白照片上,有一位黑人婦女攜著幼童坐在烈日下,臉部
表情一派悲苦,頗令人動容。

岱柏柏罕鎮五萬多居民
加上北秀區一百多萬人口,
就只靠這所僅擁有近一百個床位的醫院。


次日我們見到了剛從法國返回的喬塞.費南德斯(Jose Fernandes)先生,
他是 M.D.M.在當地的負責人,派駐衣國已逾十多年,加上娶了 M.D.M. 當
地的女職員阿馬瑞絲 (Amarech)為妻,並生了兩個小男孩,可說是半個
衣索匹亞人。

今年三月,我曾陪同喬塞回花蓮拜訪證嚴法師,當他一看到我即刻展露滿
面的笑容,並迫不及待地想引領我們前往探訪位於岱柏柏罕的醫院。

喬塞親自開了一輛豐田巡曳吉普車 (Lond  Ciuiser) ,我看到車門上熟悉
的慈濟標誌,喬塞笑著說明這輛車和另一輛三輪吉普車都是慈濟出資買的
,車齡已逾五年,跑了超過十五萬公里,但性能還不錯。

我們朝著市郊開,路旁有眾多的擦鞋童,據悉只需台幣二元五角即可享受
一次服務!一路上行人也很多,加上趕著一批批羊群的牧羊人參雜其間,
行車頗為不易。出城往北行,途經幾個小鎮,發現小鎮的規畫反較首都顯
得整潔,約開了一個半小時的路程終於抵達醫院。

院長阿亞諾 (Dr Ayanaw Admassu) 已在門口等候多時,阿亞諾今年才二
十六歲,稍有一點不良於行,必須拄著枴杖行走。

在阿亞諾的引領下,我們到病房探望病患。每當我們進入昏暗的病房,院
長就立刻指示人們把窗戶打開,以便讓屋外清新的空氣吹走屋內渾濁的氣
息。環顧四周斑駁的牆面,益發顯出病患的貧困及淒涼。「這所醫院建於
五十七年前,鎮上五萬多居民加上北秀  ( Shewa )   區一百多萬人口,就
只靠我們這所僅擁有近一百個床位的醫院。」院長說明著。

我們又到廚房看了看,一口口被柴火燻得漆黑的鍋是用來製作衣索匹亞人
慣食的酸餅,以供應病患食用。在距離病房百公尺之外的田野,我們終於
看到用鐵皮圍的「茅坑」──一塊水泥地中央挖一小坑洞,就是病患及家
屬們方便之所,很難想像他們如何拖著病體走這一段路來如廁的!

我突然注意到醫院堥癡S有太多的門診病患,院長解釋此間醫院週六、日
不收門診,急診室倒是隨時開放著。為了正確評估此間醫院的使用率,我
要求下週一再度造訪該院。

看到那位婦人邊走邊哭,
心中除了深深不忍,
彷彿也感同身受到醫療不足的悲哀。

週一,我們起了個大早,到附近的旅館用完早餐回到M.D.M.總部,喬塞已
將車的引擎溫好了,我們立刻登車出發。剛開了不到幾分鐘,天空就飄起
雨絲來了,八月仍是衣國的雨季,加上首都位處二千五百公尺的高原,一
下雨就顯得涼颼颼的!

再到醫院,這回果然看到許多門診病患,男女老少都有,我們也有機會會
晤更多的醫師,並詢問他們面臨的困境。內科醫師山姆(Samuel
Demissie ) 表示醫院缺乏檢驗室,這讓他的服務品質大打折扣,不過,「
我將利用現有的設備,盡一切的可能,為鎮民服務!」

在溫冷的天媗巨麭o句話,內心激起一陣溫暖的感覺──菩薩是隨緣度化
眾生,在這貧窮的衣索匹亞,我眼前的山姆醫師,可不就是嗎?

與其他幾位醫師探討他們從事醫療工作的困境後,我們進入狹窄的院長室
商討援建醫院的細節。談了約半小時,喬塞突然表示,院長想邀請我們「
便餐」。「談論這整個擴建計畫較吃飯來得重要吧!」我說。我們又回到
公事上,約莫過了五分鐘,院長又提及前往用餐。滿腦子狐疑的我過了一
會兒才了解,原來院長是邀請我們到他位於醫院旁的宿舍享用正式的午宴
,這倒讓我剎時為先前的粗魯感到羞赧!

在院長宿舍堙A我們見到了他的妻子、妹妹及友人,我注意到水泥地面上
鋪著薄薄一層青草,「這是為迎接貴賓而做的!」院長解釋著。

我們除了享用了頓豐富的「手抓飯」外,並見識到衣國傳統的「咖啡道」
。院長的妹妹先用小炭爐將咖啡豆烤熟,讓每位來賓先聞香一下,再將咖
啡豆研磨成粉狀灌進小陶壺中煎煮,待煮得差不多,才一一注入小瓷杯中
。這時,真是滿屋飄香,我細細品嘗一口,發覺濃稠的咖啡竟無一絲苦澀
之感,連一向不喝咖啡的我,也不由得讚歎起來!原來,正點的咖啡就如
同極品的烏龍茶一般,甘甜爽口,令人回味無窮。

用完餐,我們又在院區仔細觀察了一番,正當我們預備向院長道別之際,
突然從車後傳來一陣婦女的哭聲,轉頭一看,一位婦女一邊嚎啕大哭,一
邊向身旁的婦人訴說著。

「她的母親方才過世了!」院長低聲對我說。看到那位婦人邊走邊哭,心
中除了深深不忍,彷彿也感同身受到醫療不足的悲哀。車子飛快的駛離,
此時我腦海中又浮現方才討論過的擴建方案。

臨別時,
衣國災害防治委員會副主委柏哈尼,
交給我們一份以官方名義出具的謝函,
以表示對慈濟的深深感恩。


衣國八天,我們在喬塞的引導下,馬不停蹄地察看該國的醫療設施,包括
慈濟過去資助M.D.M.在鄉間承建的診所、衛生中心,及慈濟出資興建的兩
個飲水站。

水是從山間引到山下的密封地下水庫,再用膠管引水到村子堛熊馱纀腹A
鄉民只要付極少的錢,即可扭開水龍頭打水,這較以往必須步行數十公里
以陶壺打一壺人畜共飲的湖、河水方便多了。喬塞指出,村民的健康有了
保障,連附近其它地區的居民都搬遷來此了。

衣索匹亞事實上是個文明古國,聖經上記載有關索羅門王的故事,即發生
在衣國。當年裝摩西十誡的法櫃,傳說被索羅門王及其王后希巴從中東偷
運至衣國保存。人民一般均虔誠信奉基督教及回教,比例大約是百分之七
十對三十。衣國人口約五千五百萬,百分之八十的人民生活在赤貧階段,
國民生產毛額僅有一百二十美元(為台灣的百分之一),是世界上最貧窮
的國家之一。

尤其該國連年的兵災人禍,造成國庫空虛,無力擴充醫療設備,導致人民
生命毫無保障;以城市中居民的壽命為例,男的約四十八歲,女子約五十
二歲,但在缺乏診所的鄉下,人民壽命則降為三十五歲左右。

經過喬塞的安排,我們見到該國中央政府災害防治委員會的副主委柏哈尼
先生(Berhane Gizaw),我以鼓勵的口吻對他說:「貴國雖窮,但別忘了
台灣在四十年前也是這樣。」他笑了笑說:「我們想要趕上台灣的發展,
可能需要的時間不止四十年。」柏哈尼先生深深感謝慈濟人對衣國人民的
關懷與援助。「你知道嗎?我們這邊還有台灣市場呢,整個市場都是台灣
貨,故人民對台灣並不陌生!」

臨別,他特別指示他的部屬以衣國官方名義,對慈濟出具一份正式的謝函
,以表示衣國對慈濟人的深深感恩之意!



八月二十八日,我與蕭顧問搭上衣索匹亞航空的七三七波音客機,就在飛
機引擎發揮最大功力一飛沖天之際,我向窗外土黃色的衣國首都阿迪斯阿
貝巴市區投下最後的一瞥。不知怎麼地,腦中浮現的竟是掛在M.D.M.總部
牆上的那幀照片,那兩位婦女的淒苦表情歷歷如在眼前……

後記

八月三十日晨六點半,我乘車抵達精舍,一進大門即遇到德昕師父,昕師
父表示,上人正在忙,故陪我在庭院中四處走走。樸實無華的精舍充滿了
朝氣,僧俗二眾均忙碌著,目光所及,沒一位閒人。七時不到,即有人來
告知上人在叫我了。

上人親切地說:「回來啦!辛苦你了!」我將預備好的地圖、資料、照片
攤開,再一一向上人報告。

上人仔細地聽著,亦不時打斷我的報告,提出問題。他慈祥的臉上,常因
為我訴及岱柏柏罕省立醫院中病患的困苦狀而顯露出悲憫的表情。待上人
確定他已了解整個醫院的現況,以及M.D.M.要求與慈濟合作的詳細情形後
,才滿意地對我點了點頭。頂禮出來後,心中有一種完成任務的踏實感。

一週後,上人召開董事會,經與與會的董事、副總等高階幹部商討後,決
定於十月十五日與M.D.M.巴黎總部簽約執行本案,預計在簽約後三十個月
內,完成岱柏柏罕省立醫院的擴建。

此舉將嘉惠當地區一百五十萬居民,我深深相信,屆時該院病患及家屬的
哭聲該會小些,也少一些吧!

註1:一個國際性的醫療救援組織,創設於一九八○年,總部設於法國巴
黎;它是結合全球富有愛心,從事醫療專業的自願者,深入世界貧窮落後
地區,進行慈善醫療工作。
註2:衣索匹亞語是「鮮花」之意
註3:台灣一貫道慈善救援組織。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