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它培的流星願
援助巴布亞紐幾內亞海嘯災民
《千手千眼》

◎撰文/李曉雯

海,曾經是愛它培居民最好的朋友,
海嘯,卻硬生生奪走了他們的性命和財產。
隨發放工具搭船前往愛它培的寧靜夜晚,
流星在穹蒼劃出一道道美麗的驚歎,
我們許下了「天下無災難」的共同心願。


「海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無論是乘坐獨木舟在海上捕魚,或是在海邊游
泳嬉戲,與海為伴是一件很快樂的事……那天,它突然奪走許多村民、我
的朋友、還有我的村莊、我的家……我再也不願回到海上!」十八歲的湯
尼莫西回想起海嘯當天的情景,心中餘悸猶存……

海嘯來回三次的衝擊,
幾乎捲走了陸地上的一切,
數百多位來不及逃跑的居民,
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沈落在潟湖中。


因為海嘯的發生,因為工具的發放,九月十七日,我們早到四天的六位先
遣採訪人員,和十位來自澳洲的慈濟人,歷經長途飛行,一起來到巴布亞
紐幾內亞 (Papua  New  Guinea) 西北邊發生海嘯的愛它培(Aitape),將
一千九百九十份重建家園的工具和十二把電鋸送給災民。

住在沿海西沙諾潟湖 (Sissano  Lagoon) 附近的災民,將我們團團圍住,
七嘴八舌地敘說海嘯發生的情景:「那天(七月十七日)和平常一樣,大
家划著獨木舟出海捕魚,傍晚,船隻陸續歸來,家家戶戶炊煙裊裊,傳來
陣陣的烤魚、煮Sago(註1)的香味。」全家九人倖免於難的約瑟夫回憶
災難前的情形。

十六歲的雷克斯比手劃腳地說:「那時突然發生六七級的強烈大地震,搖
得大家幾乎快跳起來,屋內的東西掉落一地,孩子的哭聲,小狗的叫聲,
大家亂成一團,幾分鐘後,海灘上的水急速退卻,在即將昏暗的天際出現
一道白光,大家很好奇地跑到海邊觀看,沒多久,類似巨大直昇機引擎的
聲響從海面上傳來,愈來愈接近,愈來愈大聲,大家才看清楚原來退卻的
海水在幾秒鐘內已形成一面高約十公尺、寬達三十公里的水牆,正以時速
上百公里的速度,來勢洶洶地向岸邊撲過來。」

昏暗中,大家拚命地往內陸衝,但終究比不過海嘯的速度,一波上來,幾
乎捲走所有沿海居民,房子、牲畜和高大的椰子樹無一能倖免;來回三次
的衝擊,幾乎將陸地上的一切都捲進潟湖中。

前後不到六分鐘的時間,四個村莊全毀、七個村莊半毀,黑暗中只聽見許
多人在哀嚎,許多人在逃難中被樹根絆倒,或緊抱著樹幹不讓海水沖走,
或被強勁的水力衝撞到硬物而骨折或卡在樹上,還有不少人被倒塌的房子
或樹壓死……,造成兩千兩百多人罹難,其中有數百位來不及逃跑的人,
則無聲無息地沈落在潟湖中。

位於災區的伯崙醫院擁進上百位骨折患者,
由於醫療資源短缺延誤搶救時機,
澳洲慈濟人緊急發動募款,
捐助X光機和超音波掃描器。

滿天的星光依舊,但聽不到昔日熱鬧的蛙鳴蟬聲及村民的談笑聲,異常冷
清的空氣彌漫著死神呼嘯而過的哀傷。

待天露曙光,獨力扶養七個孩子的克莉拉失神地走回村莊,在倒塌的房屋
中發現她十五歲女兒的遺體;去小鎮賣魚的韓森,怎麼也沒想到一夕之間
會失去妻兒和家園。

災難發生次日,巴紐政府在愛它培成立救災指揮中心,由於災區平日對外
交通以獨木舟為主,而原已崎嶇難行的道路又遭海水沖毀,因此救援相當
困難,只能以直昇機將八百多位傷患分送到愛它培和維瓦克(Wewak)鎮
上的三間醫院接受治療,九千多位生還者則分別被安置在六個臨時照護中
心(Care Center)。

國際救援組織獲悉災情,緊急運送糧食、衣物、遮雨棚、醫藥等物資到達
災區;來自澳洲和日本的一百多位醫護人員也投入了救難行列。

位居巴紐南邊的澳洲慈濟人,除了前往巴紐駐澳洲大使館了解災情,並透
過和慈濟長期合作的布里斯本(Brisbane)瑪特醫院 (Mater   Misericordiae
Hospital)安琪拉修女得知,維瓦克伯崙醫院(Boram   Hospital )   內有上
百位骨折患者,由於醫療資源短缺,許多病人因延誤搶救的時間,造成傷
口潰爛,不得不被迫截肢。

澳洲慈濟人於是緊急發動募款,在雪梨(Sydeny)、布里斯本、墨爾本(
Melbourne)、黃金海岸(Golden   Coast)和柏斯(Perth)等地華人贊助下
,為該院籌募一台價值十多萬美金的X光機和超音波掃瞄器。

帶來伯崙醫院欠缺的基本醫療用品時,
當地居民說,政府已幫他們找好土地,
只要有工具就可以自己蓋房子了!


慈濟基金會宗教室高級專員謝景貴和外文期刊部總編輯劉金鵬,七月三十
日來到維瓦克伯崙醫院。在該院服務二十七年的英國籍約瑟夫修女說,自
從災難發生以來,醫院擁入一百多位傷殘患者,整個醫療團隊幾乎不眠不
休地照顧這些患者,但人手和醫療器材實在嚴重不足,亟需支援。

身為慈濟志工的夏威夷凱撒醫院(Kaiser Hospital)院長司馬康聞知消息,
立即呼籲院內醫師支援,急診部桃麗醫師率先響應。

桃麗醫師說,她在飛機上閱讀英文版的證嚴法師《靜思語》,覺得能有好
手好腳來為別人服務,是一件幸福的事。支援期間,有時一天要開九床刀
,從早忙到晚,但她始終保持愉悅和感恩的心來對待患者。

繼桃麗醫師之後,慈濟醫院副院長林俊龍又率領十位台灣和澳洲慈濟人,
帶來醫院所欠缺的聽診器、血壓計、導尿管等基本醫療用品,來到伯崙醫
院慰問傷患。約瑟夫修女看到這些新的器材,興奮地將聽診器組合起來,
聽聽自己的心臟幽默地說:「我還活著耶!」

從當地神職人員敘述中,獲知天主教會在愛它培已有一百零三年的歷史,
居民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天主教徒,這次災難發生後,教會緊急從紐西蘭、
澳洲等地調來數十位神職人員,給予災民心靈上的輔導和生活上的關懷,
同時也積極保存各部落間失落的文化和家族族譜。對於許多被截肢的兒童
,教會特別設立信託基金作為孩子隨年齡增長換義肢所需的經費。

我們在愛它培安提尼復健中心看到許多被截肢的大人和小孩,他們正等待
裝上新義肢後,就能回家與家人團聚或到學校上課了。一看到攝影機,大
家拉起衣服,秀出被截肢後綁著繃帶的腳,臉上顯露絲絲哀愁,但拄起柺
杖在教室埵菪悁a走動時,樂觀的天性不經意地便流露出來,嘻嘻哈哈好
似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用藍色防水棚搭建、一戶戶散居在山坡上的臨時照護中心,是收容災民的
地方。由於海嘯發生後餘震不斷,每次一地震,大家就緊張地往山上搬,
深怕海嘯會再來,所以連山稜線上都有人居住。

由於災後各國提供的衣食物資已足夠災民使用,政府也找好土地讓災民重
建家園,「只要有工具,我們就可以自己蓋房子了!」當慈濟人擔心地詢
問:「只剩婦女和小孩的家怎麼辦?」災民搶著說:「沒有關係,我們是
One Talk(註2),大家都會相互幫忙,彼此照顧的!」

當流星劃過天際,
我們同時許下「淨化人心,天下無災難」的願,
因為在這樣美的夜空下,
如果沒有海嘯,沒有災難,那該有多好啊!


為了趕在十月雨季來臨前,讓災民能擁有遮風蔽雨的家,慈濟人決定就地
採購工具。當地最大的五金行進口商鍾文恩先生是華僑,他不但熱心地幫
忙,在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準備好災民所需的鋸子、斧頭、鏟子、開山
刀、各式尺寸的釘子等工具,為了麻布袋上的慈濟標誌,還一筆一畫親自
勾勒,再請工人用白漆一一塗上。

九月十三日,我們六位先遣採訪人員抵達維瓦克時,本以為只要幫忙將慈
濟標籤貼紙貼在工具上就可以了,但為了隔天要以船運送六百包工具到發
放點,於是我們暫時放下採訪任務,投入打包工作。

我們在悶熱的倉庫堙A賣力地打包到半夜,全身早已讓汗水濕透,但大家
仍苦中作樂,發揮「甘願做,歡喜受」的精神。

次日,附近二十多位居民前來支援,一千九百九十份工具總算在短短兩天
內打包完成,這對辦事效率十分緩慢的巴紐人民來說,幾乎是創紀錄的。
在一起工作的這兩天,居民頻頻表達他們的友善──摘椰子給我們喝;覺
得我們穿「藍天白雲」的人看起來「很聰明」。

忙了整整兩天,我們隨著最後一批工具搭十四個小時的船來到愛它培。出
發時正值夕陽西下,大家在船艙頂上迎著風,沈浸在海上的落日美景,幾
乎忘卻連日打包的疲累。

入夜後,滿天的星斗、銀河和人造衛星清晰可見,不少流星劃過天際,我
們竟同時許下了「淨化人心,天下無災難」的願望,因為在這樣美的夜空
下,如果沒有海嘯,沒有災難,那該有多好啊!

領好工具的英格斯
帶我們來到他新家的預定地,
他說,等房子蓋好後,歡迎我們來玩。


九月十七、十八日,正逢巴布亞紐幾內亞獨立紀念週,舉國同慶,也是慈
濟人將重建家園的工具一一交至愛它培災民手中的日子。當我們搭乘直昇
機前往照護中心發放,經過災區上空時,滿目瘡痍的景象歷歷在目,陣陣
屍臭味仍不時撲鼻而來,大家不約而同地為潟湖底下數百位往生者虔誠助
念,期望亡者能靈安。

降落在照護中心時,幾乎全村的人都跑來,他們眼神中閃露著好奇與興奮
。大人們忙著排隊找名字領工具,天真的孩子們就把我們團團圍住,一下
子摸摸背包,一下子拉拉我們的手,新鮮不已!

許多災民拿到一袋袋九公斤重的工具包時,眼眶中盈滿了淚水,不斷地握
著師兄姊的手說:「Thank you!」。在  Olbrum 照護中心發放時,災民代
表特別以一支親手雕刻的船槳致贈給慈濟基金會,表達他們心中無限的感
謝。

為了解災民蓋房子的情形,我們跟著領了工具的英格斯,走了十多分鐘的
路來到他新家的預定地。他說當地屬於熱帶氣候,房子都是高腳屋,因此
要先到樹林埵炮鬥塈驉A才能蓋房子。大家就跟著他走進樹林,看著他用
斧頭、鋸子等將一棵棵 Bagan、Sago、Limpum等樹砍伐下來。陽光下,一
棵棵大樹應聲而倒,汗水不斷從他臉頰流下來,但歡喜的笑容也始終在他
臉上綻放著。

收集好大小尺寸不一的木頭,他開始用Bagan樹幹當地基,Sago或 Limpum
作地板和牆壁,屋頂部分就用Sago的樹葉完全取材於大自然。他說,大約
三星期至一個月就可以完成了,等房子蓋好後,希望我們能再到他家來玩


「你還會不會來看我們?你還會不會再來?」在發放完,即將離開照護中
心之際,一位小女孩仰著小臉問我時,我難過得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啞然
一笑來回應。我不知道我們是否還會再相見,如果老天安排讓我與你們相
遇,我多麼希望是在一個沒有災難,沒有悲傷,沒有痛苦的情形下,與你
們見面!

註1:Sago是一種樹的名稱,樹幹磨成粉,經過烹調,就是當地居民的主
食,平均一棵樹可維持兩三個月的食糧,其葉子當地居民利用作為房屋的
屋頂。

註2:所謂「One  Talk」是沿襲原始部落的習俗,在巴紐有將近七百多種
方言,只要彼此語言能溝通,雙方的財產就要共有。這制度在這次災難中
充分發揮,族人間團結的力量給予受難災民很大的援助;但相對於在城市
上班領薪水的族人來說,每次發薪日總有許多 One Talk的族人來白吃白住
,他們卻也只能無條件的分享一切。



愛它培見聞

愛它培是個十分原始,未被文明污染的地方,老天爺似乎對他們特別厚愛
,放眼所看、伸手所及都是椰子樹、Sago、木瓜、野菜、山芋、樹薯等,
豐富得令人羨慕,因此孩子們上學都帶一把開山刀,看起來是挺嚇人的,
但那就是他們的午餐飯盒。

居民的熱情也令我們留下深刻印象,走到哪只要遇到人,他們都會露出紅
紅的牙齒(吃檳榔的緣故),搖著手對你說:「Happy Noon!」(問候午
安的意思),即使是車子經過,他們也會停下手邊的事務,搖手和我們打
招呼。

巴紐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為澳洲所託管,到一九七五年才正式獨立。在
澳洲統治將近七十年左右的時間堙A引進許多現代文明科技的產物,使一
個蠻荒未開發的地方,迅速成為獨立自主的國家。少了中間緩慢的過度階
段,就多了許多原始和文明並存的現象,例如在高爾夫球場外,守門員以
弓箭來守衛;在首都莫斯比(Morsby)氣派的國際機場外,可見到許多光
著腳丫的民眾走來走去;在深山媗本℅棓O有世界上僅存的食人族呢!

由於愛它培是瘧疾疫區,不久前曾有居民在醫院被蚊子咬,得到瘧疾而往
生,因此出發前每位團員都要吃奎寧或打預防針,回來後還要繼續服用兩
個星期。

有一次在直昇機上,突然有人神情緊張地問林俊龍副院長:「我不小心把
蚊子吃下去了,有沒有關係啊?」
「要趕快吐出來啊!」
「可是牠卡在喉嚨埵R不出來啊!我只好吞進去了!」
原來,他剛剛張嘴打呵欠,蚊子飛進嘴巴堙A令他吞吐不得!
有了這樣的經驗,大家打呵欠都小心翼翼地用雙手掩口。當我們轉機回到
新加坡時,大家突然覺得:「能張大口打呵欠,也是一種幸福啊!」


援助巴布亞紐幾內亞海嘯災難一覽表

援助品 援助對象
X光機、超音波掃描器
五具血壓計
五具聽診器
六十個手術用的刷子
一百條三向式導尿管
維瓦克伯崙醫院
十二把電鋸(每村共用兩把)
斧頭、開山刀、鋸子、鐵錘、
各式尺寸不一的釘子等八種工
具,共一千九百九十套(一戶
一套)
六個臨時照護中心的災民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