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臨終與死亡凝視
《靜思天地》

◎撰文/賴志銘(本書編輯)

從《心蓮心語》中,
病人可以找到生命與死亡的光輝,
家屬可以學到如何照顧病人、陪伴病人,
所有人都可藉著本書認識安寧療護與生死學。


如果你們真想看到死神的心靈,
把你們的心門向著生命的身體敞開吧!
因為生與死為一,有如江和海是一體。
……
只有當你自沉默的河中飲水時,你才會真正地歌唱;
當你已到了山巔,你才開始向上爬;
當大地要收回你的肢體時,你才會真正地舞蹈。

——紀伯侖•《先知》

二十世紀末,癌症成為人類世界的「首席殺手」。它往往在患者不知不覺
間,對其肉體鯨吞蠶食,然後一舉攫走患者生機。更令人膽顫的是:沒有
人知道它的下一個目標是誰:男女老幼、美醜妍媸、名流巨賈、販夫走卒
,都有可能成為它的標的。

當一位癌症末期病人纏綿病榻,所要承受的不僅是肉體上的折磨,還有對
孤獨、疏離的恐懼,以及失去自我控制的憂怖;而最大的怖畏當然是:在
想像及夢魘中張牙舞爪、不斷侵逼的「死亡」。這一切彷彿是在譏笑著人
類的渺小、踐踏著人性的尊嚴。如果,你,是床上的那個人,你將如何自
處?你會希望周遭的人如何待你?

東臺灣的某個角落堙A有一個人默默追問、思索著這個問題。

一襲白色醫師服,戴著一付方框塑膠眼鏡,臉上漾著靦腆的微笑,乍看之
下,像是位醫學院實習生。他,就是多年幫助及伴隨癌症臨終病患寧靜地
迎接死亡,花蓮慈濟醫院心蓮病房的主治醫師,同時也是《心蓮心語》的
作者許禮安。

幼時的體弱、醫學生的無力感、軍醫官兼法醫官的歷鍊,在許醫師的生命
中畫下一道道難以磨滅的痕跡,使得他對「病苦」及「死苦」有著深刻的
體會。

正式擔任家醫科醫師以來,眼見現代醫學面對重病患者的束手無措;「死
亡」,似乎成為每一個人絕對也是最終的夢魘。於是,他走進了「生死學
」(或稱為「死亡學」; thanatology)的領域中,對人類「最終」的處境
予以探究。

用冷靜的科學態度及方法,研究著癌症臨終患者及生死學的種種;以同體
大悲的心懷,體貼著病患的痛楚及無奈。許醫師將他與癌症末期病患互動
的臨床經驗、對生死學的鑽研與思索,加上自身生命的體悟,凝聚成這一
部《心蓮心語》。書中有的是關於癌症末期安寧療護的詳盡論述,以及對
生死大事的深切思維。所願無他,只希望每位臨終病人都能如印度詩哲泰
戈爾所言:「生時燦似夏花,死時美如秋葉」,生死皆得尊嚴無憾。

在心蓮病房的空中花園緩緩踱步,微蹙的眉間,好像在思索著什麼;或許
只是家中瑣事,又或許是急欲勘破生死。許禮安醫師清瘦的身影,卻蘊含
著深邃的魂靈。

「這場死亡悲劇的主角是你。正在體驗著別人絕對體會不到寶貴經驗的你
,最有資格教導別人面臨死亡的心境。(註)」既然遲早要迎接死亡,何
不坦然面對,譜出自己深刻而動人的安魂曲。

註:《從癌症體驗的人生觀》,田代俊孝編,徐明達、黃國清譯,東大圖
書公司,民國八十六年八月初版,頁一六一。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