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扁舟任西東
《聞思修》

◎撰文/慈玫

做累了沒有怨言,只有和氣與歡喜,
還有生生不息的前進動力,
這真是天底下最豐厚的利息,
也是慈濟無數志工相互濡染、激盪的人情之美。


和一起開會旅遊十天的學術界朋友道別,跟著來接的邱玉芬師姊上了一部
中型旅行車,一車的「藍天白雲」已等在堶情C尚未從江南湖光水色的印
象中回過神來,頃刻間我彷彿已回到台灣。

同根生的慈濟人,異鄉見面很快熟稔。高樓大廈聳立的上海,在殘留的洋
場煙雲中繁榮滋長,人口逾千萬,大到令人覺得不著邊際。而有慈濟人的
上海使我安下心來,享有一段難得的心靈旅程。

近十位師兄師姊的自我介紹是開場白,說起今年端午節眾人合力包了兩萬
個粽子義賣,募得善款九萬元人民幣,作為在貴州蓋小學之用。那纍纍的
粽子如何生成,已成了他們用生命鑴刻的共同記憶。

他們眉開眼笑地說: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包粽子,現學現賣。包了幾天下來
,有的對粽葉過敏,但是訂單還是一直來。最後幾天為了趕工,大家晚上
不回家,就在借我們大灶的師兄廠房打地鋪,後來才發現,很多人的手指
頭都被粽繩磨破流血了。很累啊!

累過了頭是生命的傾力演出,突破日常習性的衝刺有意想不到的回甘,有
人念念不忘那粽子的滋味,有人已在設想明年如何推銷更多、如何做得更
有效率。

做累了沒有怨言,只有和氣與歡喜,還有生生不息的前進動力,這真是天
底下最豐厚的利息,也是慈濟無數志工相互濡染、激盪的人情之美。

美的基調如一,美的面相則隨人事而有不同的呈現,常令人有驚鴻一瞥之
感。那天跟他們去了鄭師兄的成衣工廠廠房,見到一屋子已裝箱待整理的
舊衣,據說一共有八萬件。他們一件一件查,該洗的洗,洗了後燙,該縫
扣子的縫,一點也不含糊,這事已忙過好幾個月的週末了。

舊衣是向台商募得,要送到貴州偏遠地區。夏末的暑氣仍然盤桓未去,拿
著蒸氣熨斗的師姊揮汗工作,若問那樣堅忍的姿勢為何存在便屬多餘,因
那是修行的功課,也緣自團隊的默契。

默契的背後是走過山山水水之後,對大地眾生的悲憫,在慈濟三十多年的
腳程中,逐漸向下扎根,提供海外慈濟人成長茁壯的養分。

因此,儘管相隔千里,我很容易感覺到和台灣慈濟一樣的人情脈動,可以
遠瞻的精神傳承。儘管上海的這群志工平均年齡在三、四十歲間,我在他
們身上看到某種老到和熱情的堅持。

這樣的堅持在異鄉並不容易,這兒的師姊不是隨著先生來此經商,就是隻
身到此打天下,移居多只三、四年而已,還在為家庭與工作的穩定打基礎
,是否那分飄泊感使她們渴望精神上可以安住的家?還是人在面臨生活諸
多考驗時,反而最能磨鍊敢擔當的肩膀、柔韌似水的大度胸襟?

因為多數有工作,上海的慈濟志工多利用晚間和週末服務,大項目如賑災
、到養老院,小項目如協助旅外發生疾病意外的台灣人,包括送醫、助念
甚至火化,還有點點滴滴的相互扶持關懷等。

儘管人數不多,此地的慈濟人也發展出「小而美」的格局。即使是一支二
十人的隊伍,那天進出敬老院也井然有序,在交誼廳的團康活動結束後,
老人們一個個笑開了嘴,用吳儂軟語不斷稱謝,依依不捨地起身,注目相
送,而幾乎每個窗台邊,也都有老伯伯、老奶奶向我們揮手。

那一刻,讓人深刻體驗到人與人的距離可以這麼近,年齡、性別、出生地
的差異不會造成阻礙,只要我們心中無礙。

常常是夜晚十點後,旅行車行經大半個上海都會,載著師兄師姊回到各自
的家,他鄉的夜似乎顯得特別漆黑,但車內的笑語不斷,真有「一葉扁舟
任西東」的當下自在呀!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