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比絲狂舞後
《天涯共此情》

《菲律賓》

◎撰文/何貞青

芭比絲的裙角不過狂擺兩天,
就造成了菲律賓重大傷亡,
然而,
習於風災的村民卻沒有抱怨,
反而笑嘻嘻地開玩笑說:
萬一日子過不下去,
就帶瞎子上街乞討囉!


正當台灣慈濟人為芭比絲颱風的接近而擔憂時,遠在菲律賓的慈濟人早已
循著颱風的足跡奔走重災區;據悉,芭比絲(當地稱羅玲 loleng )的裙角
不過狂擺兩天,呂宋島就已傷亡慘重,估計至少八十二人死亡、一百多人
輕重傷,房屋、田園毀損不計其數,數千災民有斷糧之虞……

經過三次勘察,菲律賓慈濟人自十一月七日至十一日,針對重災區的蜂雅
絲蘭 (Pangasinan)、葛丹戀尼示 (Catanduanes)兩省進行發放,將災區
最需要的米糧、藥品、帳棚、毛毯、衣物,親自交到災民手中。

勘災歷險記

如果有人認為,救災行動是舉世認同的義舉,應該不會有什麼阻礙吧?那
真該瞧瞧幾位菲律賓慈濟人在葛丹戀尼示省這個海島的勘災歷險記。



十月二十五日首次勘災,因為必須拍攝災況作發放評估的基礎,楊國英與
葛丹戀尼示省省長一起坐上軍用直昇機鳥瞰整個海島。

狹窄的機艙內,堆滿了救濟物資,「機艙沒有門,必須用腳紮實地頂住身
體才能拍攝。」楊國英朝著腳下飛掠的大地俯攝,後頭坐在物資上的省長
也沒閒著;為防止滾落,他一手拉著楊國英後腰際的皮帶環,一手幫忙穩
住。災區最真實的影像,就在這麼克難驚險的狀況下栩栩傳出。



原訂十一月三日的發放,因省府對作業流程有意見而延宕,後經許文煥等
人不斷協調溝通才底定。為求慎重,蔡萬擂、王仁傑、李偉嵩、楊國英、
曾國雄組成五人勘災小組,透過友人商借一架小型飛機,十一月五日一早
飛抵災區再次勘察,並安排發放事宜。

鑑於上次協商生變,眾人對於與省府的合作猶有疑慮。由於發放還牽涉到
物資的集結、米糧的存放、卡車的調度、與地方政府的協商……都必須倚
賴當地人的協助,然而省府的態度並不積極。

「這樣子不行,我們還是得找當地華商幫忙。」但這個人地生疏、看樣子
也不像有菲華商會的陌生島嶼,到哪兒去找華商?

「你們這堨i有會說華語的中國人?」蔡萬擂隨口問了一位菲籍司機,「
有啊!我帶你們去。」真是老天幫忙,就這樣與當地菲華商會理事長洪君
省女士聯繫上,一切問題迎刃而解。當時若遲個十分鐘到,理事長就出門
去了,賑災工作恐怕又是另一番波折。



當日下午,在洪理事長安排下,五人分成三隊前往災區,因為該省沒有夜
航設備,飛機必須在當天所測出的日落時間五點三十三分以前起飛,眾人
相約五點準時機場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準時趕到的只有楊國英、曾國
雄兩人,眼看落日漸往下沈,卻沒見到其他人的蹤影……五點三十分,飛
機不得不離地,才一升空就看到另外三位匆匆趕到,怎麼辦呢?機上的兩
人也只能揮手說拜拜啦!

「我勘完災,緊接著就去旅館安排發放住宿事宜。」李偉嵩說,「可是,
老闆竟然不在,跑去接兒子放學了……」因為是該地唯一的旅社,若沒安
排好,大隊人馬住宿就成了問題,所以只有等、等、等,等到飛機都飛了
……

那另一隊人馬呢?「我們想還有時間,就跟著 San Andres 的縣長到最嚴重
的海邊勘察,沒想到路況太差,車子拋錨了……」蔡萬擂及王仁傑的情況
更慘。

好心的縣長怕他們趕不上飛機,硬把一位騎機車的小伙子攔下,三個人擠
一輛機車向機場飛奔;小伙子沿途還好整以暇地向兩個外地人介紹風景,
後座的人又急、又怕摔下去,好不容易一路顛簸到機場,看到的卻是飛機
在眼前升空……

被留下的三個人,只好回旅社陪蚊子了!

天使不畏難

同一場風災,在台、菲兩地均烙下深刻傷痕,但相對於台灣慈濟人遍布全
省的通報系統、強大的組織動員力,即時供應熱食、發放慰問金的種種迅
速且完善的救災過程,遠在海外的慈濟菲律賓分會的勘災救濟工作,則另
有一重艱辛──

廣大的菲律賓群島,災區通常是離分會所在的馬尼拉數千里外的陌生地域
,不論勘災或發放,第一個遇到的問題即是交通運輸;再者限於人力,一
場急難救助下來,菲律賓慈濟人常得一個人抵十個人用……在種種限制下
,只能選擇重災區賑濟。

而菲國未建立詳盡的戶政系統,對受災戶數的審核及發放數量的掌控,都
需費心調查,並常得仰賴地方政府及菲華商會協助;其中的溝通協調,在
在考驗菲律賓慈濟人的智慧與體力。幸而當地慈濟人多年來進行的義診賑
災工作,已累積出一定的聲譽,並深獲各界肯定,此次也獲菲國政府不少
協助。

每次急難救助雖然耗時耗力,但過程中總有許多感人的故事發生──合作
過的華商感謝慈濟給予參與的機會;政府官員則讚歎從沒見過這般訓練有
素、富有愛心、又熱情的團體,最後,他們總不忘詢問如何加入慈濟。

從災區一路行來,村民只要瞧見穿著藍天白雲的慈濟人,莫不揮手歡呼、
大聲道謝……慈濟人已成了他們口中上帝派來的天使。

「在災民最艱困時,有人願意幫助、關心他們。如果將來他們也因此幫助
別人,那一切就值得了。」這分對於愛的循環的期待,或許就是菲律賓慈
濟人源源不絕的動力。

圖說:時間緊迫,米糧調集不易,只好在發放現場立即分裝;災民看到成
堆白米,不禁面露喜色。

圖說:遠赴離島勘災、發放並非易事,菲律賓慈濟人在軍方協助運送物資
下,順利成行。

蜂雅絲蘭的婦女

在蜂雅絲蘭省,男人們都忙著重整家園,物資領取就由婦女們來了。

這個地方的男人多以捕魚維生,婦女則幫人洗衣貼補家用。生活原本就不
容易,風災後更糟了。她們笑嘻嘻地說,如果日子過不下去,就只好帶著
瞎子(當地很多白內障患者)上街乞討,人家看她們可憐就會給錢啦!不
知道是否開玩笑,但是這堣C、八歲的孩子倒真的得上街賣冰棒賺錢。

還好,這次風災中,許多富人們的魚池因水漲過高,魚都跑到外面河堨h
了,他們可以捕到很多魚去賣,加上外界的援助,或許暫時可以不用帶瞎
子上街,孩子們也不必賣冰棒了。聽到我來自台灣,七、八個婦女興奮地
對我喊著:「 Taiwan  !Taiwan ! 」同時不停地比出洗衣服的手勢,意思
竟是:如果我能夠帶她們一起走,她們願意全部跟我到台灣幫人洗衣服!

浮木.新家

葛丹戀尼示省的海岸,原本清靜而美麗,芭比絲狂掃過後,綿延數十里的
海岸線橫陳著無數的巨樹禿木,直如亂石崩雲。

原來,遠處數個山頭的樹木被狂風暴雨連根拔起,隨著暴漲的Bato河水滾
滾翻流入海,接著被潮汐沖刷上岸,幾番折騰,原有的枝葉、樹皮全部磨
光,只剩滑溜慘白的樹幹雜亂地癱在海灘。

雖然颱風捲走居民的屋子,但海潮回湧的巨木,卻也成了重建家園的材料


正午時分,孩子無憂地在木材之間跳躍嬉戲,大人拿著鋸子劈出片片圍籬
,一個小女孩提來一桶野外採集的田螺、野菜,就著藍空、碧海煮起午餐
來了。 

對於毀去家園的颱風,他們看得淡然,因為很快地,又可以打造一個新家

葛丹戀尼示的資優生

上課鈴響了,可是卻下起雨來。雨水與天光透過鐵皮屋頂的破洞不斷漏下
,葛丹戀尼示省   Cabcab 小學的師生只好暫停上課,擠在教室一角邊躲雨
、邊看著窗外慈濟人的發放。

他們是五、六年級的數理資優班學生,菲律賓未來的希望;可是,「我們
最大的問題是貧窮!」老師無奈地表示,除了教書,他們還得出錢修理破
損的教室,甚至買糧食送學生。

因為實在太窮了,孩子們必須幫忙家堣u作,無法常常來上課,且不管他
們多麼優秀,畢業之後,幸運的可繼續升學,否則就得去馬尼拉當佣人。

這些孩子的父母或許也在發放現場排隊吧!我們送來的物資能幫多少忙呢
?至少,希望他們暫時別為下一餐煩惱,可以多點時間留在學校!

一片死寂

習於風災的菲律賓居民,總在颱風來臨前就往高處暫避。

Kilikilihan    村堣@間位於山腰的小屋,就因此容納了三十六位村民。然而
這個村落可是瀕臨河流的匯集處啊!山一崩,小屋堣T十六個人全數沒於
土石下……災後的   Kilikilihan,一片野火燎原後的枯黃,沒有綠意,只有
死寂。

突然天上傳來一陣騷動,原來是一位馬尼拉的高階將官,乘坐直昇機來勘
察慰問,剎時村中揚起漫天黃沙及陣陣歡呼。將官此行也帶來衣物和米糧
,為數雖不多,卻令困頓的村民興奮不已。

前往數里外趕赴慈濟發放的村人,此際也正從山那邊慢慢走回來了,當村
民看到家人領回的慈濟物資,應該會笑得更開心吧?

黑夜發放

因為路上耽擱了,抵達 Sto  Domingo 時,天色已暗,兩百多戶村民仍定定
守著發放點沒有走開。

突然下起驟雨,襯得天色更加深沈。沒水沒電的山堙A村民提來油燈讓發
放繼續進行,暈黃的火光在漆黑的山谷擴散,我們與村民的距離漸漸縮短
,最後所有人都凝聚在一盞燈光下了……

工作結束,我們在黑暗中摸索回車上。驀然,斜側堮g出一道光芒,有人
拿著手電筒為我們照路!在我們的道謝聲中,那人露出一口白亮亮的微笑
,祝福我們平安踏上歸途。

發放物資明細:

蜂雅絲蘭(Pangasinan):共發放1991戶

每戶線氈被1床、白米10公斤、尼龍蓆1張、泡麵10包、餅乾1包

葛丹戀尼示(Catanduanes):發放四縣共7489戶

巴多(Bato)、聖麥蓋爾(San Miguel)兩縣,每戶帆布1張、線氈被1床
、尼龍蓆1張、衣物5件;維拉克(Virac)每戶帆布1張、線氈被1床、尼
龍蓆1張、白米10公斤(另給縣政府13箱醫藥);聖安卓斯(San Andres
)每戶線氈被1床、尼龍蓆1張、白米10公斤,全倒戶發給帆布1張(另給
縣政府17箱醫藥)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