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媽媽楊懿如
《琉璃世界》

◎撰文/范毓雯

【楊懿如小檔案 】
學歷:台灣大學動物研究所博士
經歷:台灣大學動物系助教
   台灣大學動物系博士後研究
   輔仁大學生物系兼任副教授
現職:慈濟醫學暨人文社會學院生命科學系副教授
興趣:研究青蛙
著作:《蛙──訪陽明山國家公園兩棲類》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發行
   《夜訪溪頭尋蛙行》 台大實驗林管理處編印
   《賞蛙圖鑑》 中華民國自然與生態攝影學會編印
   《陽明山籟──蛙》錄音帶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發行


擁有十三年豐富尋蛙經驗的楊懿如,
是台灣賞鳥賞蝶風潮中獨樹一格的「蛙人」,
外號「青蛙媽媽」的她,
不僅親赴大陸為青蛙尋根,
還曾對青蛙做過心肺復甦術,
為了引發大家對蛙類的興趣,
更在半夜堶u山區蹲草叢,
只為了等待一聲蛙鳴。


入冬時節,楊懿如帶著學生穿梭在花蓮美侖山堙A手電筒暈黃的燈光沿著
山區的水溝照射,青蛙的叫聲在這寂靜的夜顯得特別清晰。

楊懿如說,蛙類喜愛溫暖潮濕的環境,午後雷陣雨的夏夜,空氣中飽和的
水氣、溫暖的溼度,是青蛙覓食的最佳時機。一個梅雨夜堙A她曾在南投
蓮華池發現過十九種蛙類,就台灣目前記載中的三十一種蛙類而言,這算
是很高的比例。

然而到了天氣轉涼、蛙類足跡逐漸減少的秋冬夜,楊懿如卻仍在花蓮縣壽
豐鄉水璉村牛山發現了八種蛙類,連台灣珍貴的保育類虎皮蛙(田雞)也
見其蹤跡。

八月甫至慈濟醫學暨人文社會學院任職的她,驚喜於這樣的發現,於是短
短三個月堙A造訪了富里、東河、玉里、蓮花池、壽豐等地,也覓著各種
蛙類。

百蛙齊鳴

為了引發大家對青蛙的了解與興趣,楊懿如錄製了一卷「陽明山籟——蛙
」的錄音帶,收錄了黑眶蟾蜍、澤蛙、小雨蛙、白頷樹蛙等叫聲。不管是
颳風或下雨夜,楊懿如經常動也不動地蹲在山林中的草叢邊數小時,只為
了等待一聲蛙鳴。

在一般人耳中平淡無奇的「呱…呱…呱…」,透過楊懿如的解釋,更是有
趣極了!例如:像狗叫聲的是貢德氏赤蛙、像敲門聲的是白頷樹蛙、像鳥
鳴聲的是斯文豪氏赤蛙……

「ㄍㄡ ㄍㄧ ㄍㄡ ㄍㄧ……」是澤蛙求偶的叫聲,為吸引母蛙的注意或
遇到競爭對手時,雄蛙就會不斷變換叫聲,如「ㄍㄡ…ㄍㄡ…ㄍㄡㄍㄡ…
」或「ㄍㄧ ㄍㄧ ㄍㄡ ㄍㄡ……」。

當雌的台北樹蛙鍾情某隻雄蛙而進行交配時,其他雄蛙乾脆就閉嘴、不動
聲色地偷偷跑去和牠們一起交配,因此一隻母蛙同時和兩隻雄蛙進行交配
的情形並不稀奇。「其實青蛙也是很聰明的!」楊懿如莞爾地笑。

夜晚視線不良且行動不便,因此夜訪蛙友必須準備包括可容納四個電池以
上的手電筒、防滑的鞋子與保暖的衣物,加上不得大聲喧嘩與一顆願意等
候的耐心。楊懿如也提醒大家,蛇是青蛙的天敵,因此蛙類出沒的地方也
常見蛇類,要多提高警覺以保護自身安全。

一般民眾若要欣賞「夜生活」的青蛙,可不一定要跋山涉水,因為蛙類是
隨著外界溫度變化的外溫動物,大多數種類皆棲息在溫暖潮濕的中、低海
拔山區。

「有些青蛙喜歡在山澗溪流或瀑布底下活動,如斯文豪氏赤蛙、梭德氏赤
蛙、盤古蟾蜍和褐樹蛙;有些喜歡出現在流動緩慢、遮蔽良好的淺水溝底
,像日本樹蛙、古氏赤蛙,其中日本樹蛙還特別喜歡洗溫泉澡,常見於溫
泉遊樂區;而雨後路旁的積水,有時也能見到長腳赤蛙、拉都希氏赤蛙和
台北樹蛙呢!」楊懿如表示,在春夏季節的雨夜,上百隻青蛙齊聚一池鳴
叫,更是常見景象。

此外,對青蛙有興趣的孩子,她建議家長可多鼓勵飼養蝌蚪,因為蝌蚪是
素食主義者,只要餵食魚飼料、煮過的菠菜即可,既好照顧又好餵食。「
蝌蚪養成青蛙後,再讓牠們『回家』,也順便教育下一代尊重生命、尊敬
在這片土地上的生物。」楊懿如的心中有著一分對青蛙的愛,「青蛙已存
在地球二億五千萬年的時間,台灣的蛙類也生存了一百萬年,牠們才可稱
得上是原住民呢!」

現代版「青蛙王子」

就讀台灣大學動物研究所期間,楊懿如曾對主要分布於台北盆地附近的台
北樹蛙進行研究。她利用蛙鳴聲做對比分析及分子生態學的技術,了解各
族群間基因組成的差異,結果發現北部和中部的綠色樹蛙基因型組成的確
有明顯的差異,顯示牠們由於不同族群間缺乏交配行為,已使族群間的關
係愈來愈遠。

為了解台北樹蛙、莫氏樹蛙、翡翠樹蛙、諸羅樹蛙和橙腹樹蛙五種綠色樹
蛙的「祖籍」,楊懿如更親赴大陸做「尋根之旅」。最後研究發現,目前
生長於台灣的五種綠色樹蛙,皆來自大陸,只是到達的先後時間不同而已


朋友眼見楊懿如對研究青蛙的熱衷,便替她取了「青蛙媽媽」的外號。據
說楊懿如也有一段「青蛙王子」現代版的故事,話說有次在溫泉區發現一
隻奄奄一息的青蛙,她二話不說,馬上按壓青蛙的心臟,並對蛙嘴上方吹
氣數秒,沒想到那隻青蛙居然被她救活了,此舉更顯現出楊懿如對青蛙的
呵護。

多年前,有人自國外引進美國大牛蛙(俗稱牛蛙),放生於陽明山大屯自
然公園。由於牛蛙體型較大,大量繁殖後,水域中其他種類的青蛙皆難逃
被捕食的命運。

對於民眾漠視放生對生態環境的破壞,楊懿如深感痛心,「如今我們不得
不承認牛蛙已『定居』在台灣!」這就像民國七十年的「福壽螺事件」一
樣,抓不勝抓的情形下,如今全省農地皆見其蹤影。

由於青蛙,都是用皮膚呼吸,一旦生態環境有了變化,立即會反應在牠們
的身體健康樂上;因此,楊懿如認為,蛙類是最適合作為監測環境品質的
指標生物。

她還依蛙類特性及其適應能力強弱,將居住的環境品質分成三個等級,一
是居家附近沒有青蛙、不曾聽聞蛙鳴,是不適合人類居住的最劣等環境;
二是環境周遭有小雨蛙、黑眶蟾蜍、澤蛙等蛙類存在,代表環境雖被開發
,但環境品質還算不錯;三是有白頷樹蛙、莫氏樹蛙等蛙類存在的環境,
不僅代表當地有好山好水,環境品質更是一級棒。

目前台灣蛙類共同面臨的問題是農地變更與農藥濫用。例如,喜愛藏身在
長有水草的蓄水池或遮蔽良好農地的金線蛙,近年來,數量與分布範圍已
逐漸減少。如今因應的措施就是設立自然保護區,楊懿如深信「今日的青
蛙,明日的人類;沒有青蛙的地球,也不適合人類居住。」

千里尋蛙樂

對楊懿如選擇青蛙作研究,父母非但不反對,還曾幫忙過。有次楊懿如告
知住在三芝鄉老家的父母,需要協尋中國樹蟾作研究,楊媽媽馬上通告鄰
家小朋友,凡是捉到一隻就犒賞十元,「重賞下必有勇夫」的策略果然馬
上奏效;父母對於這位「玩青蛙也可讀到一個博士」的女兒,也不禁嘖嘖
稱奇。

而楊懿如的先生李鵬翔醫師則比她更熱衷於尋蛙。為了錄蛙鳴,他和楊懿
如的行蹤遍及烏來、陽明山、木柵、石門水庫、知本、天祥、太魯閣及台
灣山區;為了拍一隻正在三公尺高樹上鳴叫的樹蛙,兩人更是不顧愛車,
站到車頂上捕捉畫面;為了尋找豎琴蛙的蹤影,兩人戰戰兢兢地一前一後
「包抄」,而豎琴蛙卻已不動聲色地躲到他們身後,欣賞著兩人的糗態!

為了推廣台灣民眾對青蛙及生態環境的認知,楊懿如除了在慈濟醫學院通
識教育課程中教授「生態保育」及「台灣蛙類生態」兩門課程外,也經常
利用週末至各國中演講,講解時還不時播放蛙鳴的錄音帶以吸引學生的興
趣;每週五晚間,楊懿如更帶著慈濟醫學院、東華大學、花蓮師院的學生
至三棧、富里、牛山、水源地等地實地觀察,以便著手進行《花蓮縣兩棲
類調查及解說手冊》,引領大家共同關懷台灣蛙類的生態。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