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手
《聞思修》

◎撰文/慈玫

盛怒下的失手,往往使人付出慘重代價。

近來看到一則消息報導,一對父子把另一個兒子打死了,起因是哥哥為爭
奪家產和父親、弟弟理論,據說也不是第一次吵吵鬧鬧了,不料這次扭打
起來,老父為防禦,掄起旁邊的鋤頭柄就劈頭下去,失手奪了兒子的性命


電視一面播出田庄涼亭仔腳大片殷紅血跡,一面播出在警局堛漱髐l兇嫌
鏡頭,兩人皆已上了年紀,表情木然,彷彿說不清事發經過,大概他們也
被自己的瘋狂行為嚇到了。



是要怨嘆命運嗎?還是怪自己太固執,不肯稍做讓步,留下轉圜空間?還
有,為何那麼容易被人挑起情緒,任由怒火燃燒,造成毀滅性的結局?

這個過程需要多少時間?短得只消一念之間,只要出現這樣的念頭:「豈
有此理!」「我不要再忍了!」就可以變成另一個人,完全失去理智,把
對方當作生存大敵,以語言和行動暴力相向,且通常很容易一發即不可收
拾。

當憤怒的浪潮消退後,露出的是狼狽、懊悔,或者是絕望的淺灘。絕望的
是不識自己面目,不知何去何從的驚恐,或者對人性與情感失去信心。

而盛怒下的失手,往往使人付出慘重代價,即使受過高等教育者,也會因
一時瞋心大起,造成千古恨事。如去年清大女研究生命案,起因如說是情
海生妒,不如說是在下手的那一剎那,許女忘了其實她的心情和作法可以
有很多選擇,就像她在生活堜珧答漱j大小小選擇一樣。

一個做錯事的人,或可以嘴硬地說:「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旁人管不了。
」但是,這個「自己」是大有問題的,在傲慢的自己背後,也許他看到一
個軟弱、渴求愛與寬恕、後悔太衝動、說但願一切可以重頭再來的自我多
重面貌。

人總是健忘的,忘記相聚時也曾有過歡笑,忘記共同為生活奮鬥的過程中
,彼此曾成就對方。翻臉無情,不是因為自己太自私,便是因為陷入言語
的泡沫追逐戰埵茈╞h方位。



到底哪一個「我」可以代表真正的自己?到底哪一句話是自己真正想說的
?我們終將明白,其實,「我」不斷在變化,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而
言語有限,無法反映我們整體的情感、思想和生命經驗。

佛家說心念無常、人事無常,這個道理我們都知道,卻常停留在概念上的
「知」。我們常常頑固地記住某一刻對某人的印象,他說的某一句話,作
繭自縛,徒增煩惱,忘記人是可以走出去,創造好的因緣改善關係,或者
轉念他想,隨遇而安。

一個人不可能每時每刻都在憤怒的狀態中,但無明火一上來,頃刻間便可
能摧毀我們曾辛苦維繫的親情、友情、愛情。因憤怒而纏鬥的人們,照見
何謂「群魔亂舞」。西洋人說天使與魔鬼只是一線之隔,佛家慈悲,總是
給人樂觀和希望,如果自慚當不成天使,總可以從新發意菩薩做起。

新發意菩薩就是要改掉我們的壞脾氣,不斷觀照自己如何被外界弄得煩躁
,以至於對別人說不出好言好語,以至於越發自我膨脹,以為全世界皆有
負於我。

有越深沈的觀照,我們才能學習如何不跟著虛幻多變的感覺走,我們才能
沈潛修鍊,走出自我孤立的牢獄,真正善待關懷別人。

從另一個角度看,人生旅途上幾次的失手或失言,使我們更加珍視善待關
懷別人之必要,因為那樣的失誤不只傷害別人,傷得最重的是自己良善的
本性。

眾生同源,人們必須相互依存,失手打翻的是大自然要我們相互照顧體貼
的美好佈局。在慈濟的人群修行中,很高興我們可以學習,並且不斷祝福
自己不再失手。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