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淚
《慈濟志業1998重點回顧》

《災難之後──台灣》

◎撰文、攝影/何貞青

逝去的亡者,劫後餘生的傷者,多是眾人關切的焦點。
可是在鎂光燈之外,還有一群緘默卻可敬的親屬,
他們長期照顧著災後餘生的親友,
所受的煎熬不下於當事者。
而他們需要的不多,只要聽他們傾訴、肯定他們的努力,
讓他們覺得所有等待與煎熬,都是值得的──


【之一】

不懂事的孩子對著他大叫:「魔鬼」、「魔鬼」,
他也不生氣,太太甚至還乘機教育那些小朋友:
「你們不可以玩火哦,
這個伯伯就是因為玩火才變成這樣的哪!」


許國城和妻子葉秀宜笑盈盈地在家中迎接我們來訪。即使身著彈性衣及面
罩,許國城絲毫不損他開朗健談的風頭,真不愧是浴火重生、從煎熬中大
步走過的人!

「當時被火追著跑到門口求救,
全身燒得黑爛,竟沒人認出來。」


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七點四十分,高雄縣林園鄉的北誼興業液化石油公司發
生氣爆,造成義消、警消及員工共四死四十一傷的慘劇。

許國城是北誼興業的員工,擔任車輛調度的他,因為臨近起火點,措手不
及之下,全身燒傷面積達百分之六十,深度達二、三度,是四十一位傷者
中最嚴重的一個。

「當時被火追著跑到門口求救,因為全身燒得黑爛,竟沒人認得出我來,
我主動報出名字,同事隨即找來機車載我去醫院,結果因為太過緊張還走
過頭了呢!」這段經歷他當成笑話來講,仔細一想可真令人捏把冷汗。後
來因為傷勢太重,又從林園轉往高雄海軍總醫院,住了近三個月才回家。

「不是我誇我先生,他本身意志力非常堅強。雖然受傷最重,可是復原情
況卻是最好的。」葉秀宜說。不只如此,住院期間只要有人來探望,他一
定振作精神打招呼,即使痛苦萬分也不讓人知曉。「我們自己痛就夠了,
關心我們的人如果看我們受苦,也會難過呀!」

「遇到這種事,若死掉就算了,既然想活下去,自己就要想開,愁眉苦臉
有什麼用呢!」所以他努力吃,拚命做復健,痛到受不了就咬緊牙根,決
不出聲驚擾別人。許多病友看到他連最痛苦的換藥都一聲不吭,在他面前
也都不好意思哀號,連醫師都說遇到他這種病人最有成就感了,還請他輔
導那些不願做復健的人。

「我受了傷無法照顧家人,
至少不要增加家堶t擔!」


到底是什麼力量讓他支持下去呢?

「像我這般體格,若無法行走,太太怎麼扶得起我?」他指了指自己一百
八十幾公分的高大身軀,再瞧瞧妻子稍稍輕盈的體態,「我受了傷無法照
顧家人,至少也不能增加家堛滬t擔啊!」說得一旁的妻子微笑不語,就
是這分貼心,讓她在先生受傷之際扛起所有重擔吧!

「以前我只顧著自己遊玩享樂,都沒想過我老婆。可是在醫院她一說要回
去,我心就慌了,就怕她不在身邊我若死了怎麼辦?」許國城不諱言妻子
在他心中的地位。

「那時我說要回家照顧孩子,結果他一句話也不說,後來才知道他心情很
糟,真是會胡思亂想!」太太半開玩笑地抱怨,「不過,他一直向我保證
要比別人早點好,而他也做到啦!」

這一倒下,也讓他體會到家人的重要。雖然外人面前他總是十分堅強,但
只要讀小學的兒子、女兒來探望,所有的焦慮激動就無法抑制了。

有天女兒忍不住問:「爸爸,你怎麼看到別人都會笑,看到我們就哭呢?
!」「因為……爸爸好想抱抱你們……」平日摟在懷堛澈臚l,如今只能
遠遠望著,爸爸的心都在滴血了,怎還笑得出來!也因為掛念妻兒,只要
醫師吩咐的事項他百分之百配合,出院返家也是如此,自然恢復神速。

切身之痛,讓他們更不吝提供經驗,提醒燒燙傷病患一定要藉助彈性衣和
按摩來改善病情。以前許國城嫌彈性衣難看不穿,但一發現臉上肌肉會攣
縮變形,就不敢心存僥倖了。「人家要笑是他們的事,對身體有幫助才是
最重要的。」。

當然,這還多虧他們一家都有健康坦然的心態。曾有不懂事的孩子對著他
大叫「魔鬼」、「魔鬼」,他也不生氣,許太太甚至還乘機教育小朋友:
「你們不可以玩火哦,這個伯伯就是因為玩火才變成這樣的哪!」

想來,這對風趣的夫婦對於防火宣導可真貢獻不少哩!



「我們無法體會他們承受的痛苦,但我們願意和他們在一起,就像朋友一
樣。」

許國城住院期間,鄭武南等慈濟人即開始關懷,返家之後,由社區內的桑
金鳳、高秀珍等人接續探視,慈濟人因此有幸認識他們,在他們身上體會
到何謂患難真情,更見識一分苦難歷鍊出的豁達。

「與其說是關懷他們,不如說在向他們學習吧!」

【之二】

女友全家上下都當他是自己人,
只要一聽到哪埵鹵N燙傷的藥,
千里迢迢都會一探究竟,
生活細節更是照拂得無微不至。


林進財是林園鄉消防隊的警消,事故當天第一線的搶救者,那場災難中,
他清俊的容顏與雙手都受到重創。

對於受傷一事,他並不埋怨,只歸咎於自己專業素養及經驗不足,只是,
在前途大好之際受傷,對於未來總有一分恐慌。

從只會哭個不停的她,
漸漸成為堅強的小女人。


由於母親早逝,家中無人可照料,林進財出院後就暫住女友韓靜茹家療養
。韓家上下都當他是自己人,韓靜茹為了專心照顧他,將自己的工作都放
下了;韓家爸媽只要一聽到哪埵鹵N燙傷的藥,千里迢迢都會一探究竟;
韓媽媽平日更是費心地煮他喜歡吃的,生活細節照拂得無微不至。

「沒辦法,遇上了呀!況且他本來就是個乖孩子,當然讓人疼惜了。」對
於未來的女婿,韓媽媽付出得心甘情願。

而韓靜茹原是個秀氣嬌柔的小姐,從出事後只會哭個不停,到如今負起整
個照顧之責,漸漸成為一個堅強的小女人了。「剛開始很辛苦,但現在較
好了。」事實上面對慘不忍睹的創傷,照顧的人也必須克服心中的恐懼,
若非情深若此,恐難做到吧!

不過她從不抱怨,「現在只希望他趕快康復,然後我們要結婚,組織家庭
共度一生。」堅強的小女人有著最平凡踏實的願望。



因為林進財個性內向羞澀,外人面前多沈默寡言,負責關懷的黃秀琴等慈
濟人總是透過韓家母女了解他的狀況。後來,她們反倒成了師兄姊關切的
對象。

「這孩子能遇見你們真是幸運,你們也辛苦了!」對他們一家,師兄姊總
是感佩不已,且不吝予讚歎肯定、加油打氣。

「再怎麼辛苦也沒關係,只希望經過這次劫難,他們可以幸福美滿就好了
。」韓媽媽衷心期盼。

「有你們的付出、照顧,一定會的!」師兄姊也以媽媽的心情,深深祝福
這對小兒女。

走過,不是不痛

◎撰文/何貞青

本文以華航空難及高雄北誼興業氣爆兩件重大傷亡事故為主,回顧家屬及
當事人災後的生活狀況,及慈濟人後續關懷歷程。

對這些受訪者而言,回憶並不是件易事,尤其是傷痛的過往;他們其中有
些已經釋然,有些仍舊滿懷創傷,雖然復甦的程度不一,都願將走過的經
驗及心聲與眾分享,也藉此向曾經關懷過他們的人致意。

事實上,走過,並不表示已經不痛,至少他們都得鼓起莫大勇氣面對那極
力想忘記的一切,因而敘述過程常是泣不成聲,激動無語,或者黯然失神
……正因他們以生命中最深沈的苦痛,作為對整個社會的示現與回饋,更
讓人尊敬與感佩。

當然,也要感謝那些至今仍陪在他們身邊的人,當初最紛亂的時刻,他們
已盡力付出,之後原可功成身退、回歸自己的生活,但他們選擇和需要關
懷的人在一起,以不同的方式分享、承擔,成為他人生命中的一環。為勇
敢生存的人喝采,為已逝的人祝福,也給默默陪伴者鼓勵吧!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