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
《銀髮之愛》

◎撰文/謝鴻文

日復一日沈浮於工作、上學、休息之間,
大部分的人日益孤寂空虛,
那一身寶藍色旗袍的她,
卻像一只高腳杯,
水正滿溢……

總是天未光就起床梳洗,然後啜飲一杯牛奶,從容不迫地和晨曦霞光競逐
。女人已近古稀之齡,通達開朗,常笑著說自己退休無所事,就是負責叫
太陽起床而已,不支薪的。

其實,早晨薄涼微風吹送的潔淨空氣,小雨露倚在樹梢花葉間的酣睡可愛
,以及啁啾婉轉的鳥鳴,都是犒賞的禮物。她也就不推拒地接受,和一群
兒孫滿堂的女人,日日相約跳土風舞、打打太極,偶爾回報一些台灣民謠
,或周璇、白光、紫薇的流行曲。不在乎音準,亦不從曲意滄桑與悲嘆,
用她們安逸幸福的心情演繹、變調,卻別有一番沈潛的風味,像聖樂,為
世界的每一天禱祝。

結束運動,再沿著原路走去花市和市場,儼然老朋友般親切道好。遠方禪
寺的僧念,一如她們的音韻節奏,敲開冷漠人間中另一扇掩蔽的門,呼喚
堶捧韁x的情意出來面世。就算買到一把爛菜、一束殘花,無怨,照樣笑
瞇瞇地捧回家。

※※※

回家,女兒正在大門口與大樓管理員交談,旁邊的小孩穿著整齊,背著幼
稚園的書包,帶著一絲睡意,溜溜的大眼睛還是朦朦的遠星,看不到閃爍
的智慧光彩。

那是她靈巧的外孫,父母親上班時,她會先打點他的早餐,不,應該說是
她祖孫倆神聖、快樂的共餐。說是神聖,因為她會祭出比麥當勞更豐盛、
吸引人胃口的料理,飽食一頓精神都來了。送走外孫上娃娃車,小憩閱報
片刻,準備上十點正的紙黏土課。

今天,她答應了外孫,要為他捏一尊櫻桃小丸子和一休和尚。

今天,她要去給遙在美國念博士的兒子匯款,當然,也匯了一筆無價的母
愛。

今天,她得到書店領她的貴賓卡,順便買本新上市的雜誌、食譜、童話,
以及最近頗注意、崇仰的國際動物保育專家珍古德女士的著作。必定又將
抱滿懷書,未讀,心卻先豐盈了。

今天,還有慈濟委員的開會,討論資源回收日的工作分配。

今天,慰問金核發下來,一定要趕去贈予那車禍重傷、家境困難的男人及
他的家人。

今天,如果還有時間,想去看一場畫展,國畫花鳥、工筆技法,在邀請帖
中看到,心儀不已。

今天……

※※※

是週末的午后,擠在公車,公車又塞在路上。俯瞰城市的車陣,有如洪流
氾肆,漂浮在上的木枝,每個人攀住它,同樣是日復一日沈浮於工作、上
學、休息之間,大部分的人日益孤寂空虛,那一身寶藍色旗袍的她,卻像
一只高腳杯,水正滿溢……

(謹以此文向所有的慈濟人致敬)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