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成全與祝福
《走過失戀》
◎撰文/陳智龍

既然分離的因緣已具足,
就祝福她、成全她吧!


不知從何時起,話筒那方失去了期待與熱情,粗心的我竟老以為她大概心
情不好,才對我冷冰冰。

猶記未移來花蓮監獄時,多少次會面,兩人手心總貼著透明壓克力牆,相
互傳輸深深的愛意與思念。每回她說:「老公,你安心待在堶情A我一定
等你回來!」我都忍不住老淚縱橫哽咽道:「謝謝!謝謝妳等我。」

結褵六、七年,朋友的評語皆是:「你們好恩愛!好像情人,不像夫妻耶
!」的確,我是滿疼她的,可是我拈花惹草、酗酒、不務正業……也讓她
受足了委曲。

或許她被我用吹風機烘暖被窩的心意感動,抑或被那一鍋鍋四物湯、人蔘
雞給收買了心?以至於我因酒後亂性殺了人,她仍不願仳離,寧願獨守空
閨。直至有一天,她捎來一封厚實的信,本來滿心歡喜準備享受一下親情
溫暖,卻被一反常態的稱謂給嚇住了,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屏息靜氣地看完五、六張信紙,我虛脫無力地喘息著,「不!我不要離婚
,妳答應過我要等我回去的!妳說過愛我比天高、比海深,怎能在我最需
要妳的時候離開我?怎能狠心傷害最愛妳的人呢?」

翌日,在電話中我像乞兒般,求饒的淚水在眼眶打轉不敢稍縱,妻卻依然
無動於衷,毫無挽回餘地。幾番努力勸慰皆告失敗後,頹然嘗到行尸走肉
的滋味。

輾轉反側一夜,終見東方微露肚白。我虔心靜坐,讓句句莊嚴悅耳的梵唄
,撫慰我破碎的心靈;我全心全意地依怙著……就這樣無聲的淚珠淌滿一
臉,一聲佛號一聲心,牽引我走出傷心往事。

《四十二章經》云:「愛欲生憂,從憂生怖;若離於愛,何憂怖。」放
下吧!有緣自會再聚,無緣何須強求。既然分離的因緣具足,接受它就是
,再苦總會撐過去的。或許她已獲得真正的幸福,愛她就祝福她、成全她
吧!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