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的年禮
《冬令發放特別報導》
◎撰文/賴麗君

「這是送給您的年禮──福慧珍粥、海菜湯包……」
師姊一一解釋食物的吃法,
葉老伯不停地點頭並開心地笑。


我們去看葉老伯時,他正拄著柺杖在菜園媥蓱U圾,瘦小的身子,加上背
呈九十度駝著,更顯矮小,頭上一頂縫了又縫的破斗笠幾乎可以蓋住整個
身子。只見他身穿灰黑色麻布外套及西裝褲,一雙黑色布鞋像是歷盡千里
跋涉,磨損得連內堻翻露出來。

「葉老伯!我們來看您!」連續喊了幾次,直到走近他身邊才赫然發現我
們。

「恁來呀哦!」他抬起頭說。我們看見一張畫盡歲月痕跡的臉,雙頰因少
了兩排牙齒而似坑洞一般凹陷進去。

八十六歲的葉老伯是住在屏東縣佳冬鄉的獨居老人,三年前,附近一位先
生看他處境可憐,於是提報給慈濟。

「阮厝底頭前,來坐啦!」葉老伯緩緩引領我們來到住處,只見一幢六○
年代的土角厝覆蓋在幾棵粗大的樹下,四處並無人家,只有一間廟宇為鄰
。才走一小段路,葉老伯就已經喘個不停,一股腦兒蹲在家門口,幾位師
姊也隨著蹲下。

「葉老伯,這是送給您的年禮──福慧珍粥、海菜湯包……」師姊一一解
釋食物的吃法,葉老伯不停地點頭並開心地笑。

「您兒子過年會不會回來看您?」當師姊提起葉老伯唯一的兒子,他的臉
頓時沈下來。

「阮不知影,隨在伊啦!」據葉老伯說,唯一的兒子目前在台中工作,平
時很少回家,連過年過節也難得回來探望,彷彿沒這個孩子似的。

當問及是否還有其他親人,他嘆了一口氣,緩緩地訴說那段悲苦往事:「
阮還在阿母肚子堙A阿爸就去世,一出生還沒滿月,阿母也去了,後來被
送到外家厝撫養,當時日子真歹過,沒人疼惜、沒東西吃……」

當他七、八歲時,即被送去有錢人家媟磲齯u,放牛、撿材薪、帶小孩…
…,任人使喚打罵,童年就這樣耗盡。

「長大後到日本人家中做奴才,日本人回日本,我也跟著去,那時是阮生
命中最快樂的日子,頭家娘對我很好,不僅供我吃、住,還教我念日文、
學算術,當時阮日語講得蓋好耶!」

直到台灣光復後,葉老伯才回台,但是親人搬得搬、走得走,音訊杳然,
他孑然一身,有家歸不得、有淚無處垂;於是在現在的住所,找來幾根木
頭、瓦片,胡亂蓋起老厝,也在此地成家生子,但因生活困苦,妻子受不
了,不久就攜著長女離家出走,不知去向。

「阮不知影伊去叨位,是不是還活著?跑就跑,隨伊去。」葉老伯輕鬆地
說著,但是我們知道他不是不曾傷心過,只是半個世紀的生死兩茫茫,錐
心刺骨的大悲早已凝結,而淚水也乾了。葉老伯的生活除種菜外,還會四
處走走,但因前陣子不小心摔到水溝堙A再也不敢離家太遠。

老厝破了,慈濟人來幫他修繕,附近鄰居也常會送米及日常用品給葉老伯
,雖然他衰弱的視力無法辨認誰是誰,但是每次有人去關心,他就會說:
「恁來呀哦!」彷彿與對方很熟似的。

也許今年他的孩子依然不會回來,但是他還有一群慈濟孩子默默為他祝福
……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