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生病的是「人」
醫學與人文
《悲智願行》
◎主講/賴其萬(慈濟醫院副院長)
 整理/編輯部

無論是醫師、護士、公衛、醫技人員……
永遠都要記得你面對的是「人」,
以人本的角度來關懷病人,
如此才是一個成功的醫療工作者。


醫學是人類有史以來古老的技術之一,歷史上的名醫不只是專精醫術,大
部分也都是博學好思的學者。一九○○年代,對美國醫學教育很有影響的
威廉歐遜 (William Osler) 說過一句話:「一個好醫師一定要博覽群書。


一九一○年代,亞伯(Abraham Flexner)教授鑑於當時美國醫學教育的雜
亂無章以及缺乏科技水準,而發表了一篇報告,強調科學知識在醫學教育
中的重要性。這篇報告獲得很大的回響,使得整個醫學教育開始著重科學
;然而,卻也逐漸忽視人文教育的重要性。

直到一九七○年代以後,人們又漸漸發覺沒有人文教育是不行的;如果醫
療忽略了人的存在,病人可能遭致身心更嚴重的傷害;人文教育才慢慢又
開始抬頭。

照顧「病人」,而不光治「病」

到底人文包括哪些?哲學、文學、藝術、歷史、邏輯、人類學、心理學、
倫理學、人際關係,都是人文教育的一部分。也許很多人會問:「這跟我
們從事醫療、護理工作有什麼關係?」

就醫學教育的觀點來看,這些人文素養的加強,可以直接或間接地提升醫
者道德倫理、推理能力、邏輯演繹、敏銳觀察、用字精確、人際溝通,而
有助於醫療品質的改善。

我們要如何應用人文教育來改善當前的醫療品質呢?

首先,我們希望訓練出的是「醫師」,而不是「醫匠」。

醫匠就如同木匠、工匠,是受過良好專業訓練的醫學人才,卻因為缺乏人
文素養,始終無法真正關懷病人,甚至為了證明他的科學理論,把病人當
成一個實驗的對象。我們希望訓練出來的醫師,是能真正照顧「病人」,
而非治「病」而已。

其次,我們希望訓練出對病人有整體照顧概念的醫師;不只是解除病人的
病痛,還要關心病人及家屬的生活品質。

舉例來說,聞名於世的英國聖克里斯多福安寧病房       (  St.   Christopher's
Hospice)創辦人桑德絲(Dr. Cicely Saunders)醫師,即是從全人照顧的觀
點出發。

桑德絲從小就覺得得之於社會很多,想要回饋社會,於是選讀了護理系,
並順利從事照顧病人的工作。有一天,她在搬動病人時不慎傷到背,無法
再做護士的工作,因而改念社工系,希望透過社會工作來服務病人。

畢業之後,她致力於照顧臨終病人,卻發現很多臨終患者往往得不到好的
照顧。每當她為了病患和醫師爭論時,醫師便說:「妳只是一個社工員,
妳懂什麼醫學!」

於是,她在三十幾歲時決定再去念醫學系,並選擇照顧患有重症的病人為
終身職志。

我在桑德絲的自傳中學了很多,包括所謂的「全人照顧」,她說:「許多
醫師在面對無法醫治的重症病人時,常因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想拒絕這些病
人,這是錯誤的。」

「事實上,我們還是可以為臨終病人做許多事。」她發現很多癌症病人到
了末期都會有難以忍受的疼痛,需要打止痛針,於是她便發展出「整體疼
痛控制(Total pain control)」的概念。她說:「如果病人每隔六小時就叫
痛,那我們是否每五個小時就幫他打針?」

她就這樣用心去照顧每一位病人,找出每個病人需要的劑量與用藥時間,
使臨終病人在最後幾個月,不會感到疼痛難忍,也不致昏睡不醒。

此外,她又想到照顧這些病人的家屬如此勞累,是不是應該讓家屬休息一
下?於是,她發起了居家照顧,替家屬照顧病人,使家屬有機會得到休息
或處理其他事情。這些原來都不是醫師需要做的事,但是她卻從全人照顧
的觀點出發,提供了病人最人性的照顧。

溝通品質,需要用心學習

第三,我們希望訓練出能與病人及家屬溝通的好醫師,能讓病人知道病情
、癒後狀況,以及家屬所面臨的問題。

譬如說,我是從事腦神經專科,特別是在癲癇方面。癲癇,在歷史上很早
就有記載,無法預料何時會發作,一發作時病人會全身抽搐、昏倒。有些
人對這種病不了解,就附會說是鬼附身,造成很多誤解。

作為一個從事醫療工作的人,我們有責任去教育大眾改變偏見。美國人有
一句話說:「及時的一針,可以防止將來縫九針。」我有一位病人患有蜘
蛛網膜下腔出血,這種病常常在用力或很興奮的情緒下發生,這位病人是
在與他太太親熱時突然頭疼,而後昏迷不醒。住院幾個星期後,他很幸運
地手術成功並康復出院。

有一天,他來門診,告訴我說他太太自殺獲救,我問:「為什麼要自殺?
」他說:「因為她無法獲得公婆的諒解。」原來,這對公婆認為,兒子就
是在與媳婦親熱時,差點死掉!

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在治療病人時,常忘了和家屬解釋這個病是如何引起
的?事實上,這對公婆是沒有理由怪媳婦的,因為他們的兒子本身患有先
天性腦動脈瘤。

身為一位醫師,一定要負起教育病人的責任,學習如何跟病人說明診斷與
治療;而且不只是教育病人和家屬,更重要的是要讓社會人士也能了解。

醫病之間,關懷是雙向的

我常在病房對學生說,不要跟我說這個個案如何如何,這是一個人,就說
某某先生。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念,人文精神、人文教育最重要的目的就
在這堙C

著有《人文在醫學上的地位在哪堙H》一書的作者卡西兒 (Cassell)主張
,醫學教育應該特別重視人文,但很多人譏諷他說:「人文教育不是真實
的,內科學、外科學才是真正的科學。」

他答辯說:「雖然醫學科技能將自身抽出,只管肉體的某部分,但是醫師
接觸病人時,要面對的除了疾病,還有疾病附帶的恐懼、欲望、關切、期
待、希望、幻想,以及病人與醫師互動之間的意義。」

換句話說,你面對的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病;當一個醫師沒有人文修養
時,是無法應付病人因病而衍生出來的許多問題。

五年前,有一次我去醫院途中,呼叫器忽然響起,是一位病人家屬打來的
。他說太太昨晚睡覺後就叫不醒,已經送到急診室,仍在昏迷中,他心
很急,希望我幫他打電話到醫院詢問情況及生存機率。

這位病患是我照顧快十年的重癲癇患者,參與了我的新藥實驗後,已有好
幾個月沒發作。我也很擔心到底是怎麼回事?當時我的行程緊湊,早上七
點要到醫院做檢查,八點半到下午兩點有門診;我告訴他,如果能馬上聯
絡到就回電給他,萬一沒有聯絡上,就要等到下午兩點。

我趕快打電話到醫院,很幸運地接通加護病房醫師,了解到病人在送至醫
院時已經腦死,現在用呼吸器維持餘生。

我回電給這位家屬,安慰他:「人總是會有這麼一天。」這對夫妻已結婚
將近四十年了,鶼鰈情深,他在電話那頭哭泣;忽然間,卻冒出一句話來
:「我是一個不喜歡探人隱私的人,不過,你剛才提及要到醫院去檢查,
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我回答他醫師建議我做些檢查,我心中有點擔心。沒想到這位先生在太太
將往生時,竟然還有心情跟我說:「賴醫師,我們全家人都為你禱告,希
望你一切平安。」掛斷電話之後,我一時熱淚盈眶,視線模糊,幾乎再也
無法繼續開車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病人也會回頭來關心醫師。突然間,我了解到醫病關係
也可以相互關懷。



身為醫師、公衛或醫技人員,通常會享受到崇高的社會地位,但不要認為
這是理所當然,除非你有相等的奉獻。

希望大家好好培養自己的人文素養,永遠記得你面對的病人是「人」,以
人本的關懷來看待病人,如此才是一個成功的醫療工作人員。

(八十八年二月一日講於慈濟醫事青年成長營)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