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翅再飛
《青年節焦點》

#愛的進行曲

【之三】

◎撰文/賴麗君

傾聽、陪伴、善導、支持,
投以智慧以及母親般源源不絕的愛,
孩子的改變與成長,往往令人驚喜。


民國七十九年底,郭馨心辭去待遇優渥的外銷工廠主管職務,轉服務於內
湖國中,從此與內湖國中的孩子們結下了深深的緣。

她鼓勵被「請」到訓導處的犯錯學生、在聯課活動中成立「愛智社」(後
來更名為「慈濟社」)……還在學校輔導室的邀請及慈濟委員的協助下,
成立「勵志社」──輔導十一位行為偏差的學生。

郭馨心帶領孩子的方式相當活潑,她會講許多孩子愛聽的慈濟故事,會利
用課餘時間帶領孩子到教養院當志工,也會主動關懷孩子的日常生活……

八年來,郭馨心接觸過的孩子早已數不清了。令她感到窩心的是,有些孩
子離開學校後,還是經常與她保持聯絡,甚至與她分享生活上的喜樂憂苦
,只因她是他們心目中的「馨心媽媽」。

只聽到說孩子是被父母遺棄的,
阿明頓時眼眶泛紅。


孩子的問題千奇百怪,郭馨心說,有些孩子家境不錯,父母也疼愛有加,
卻偏偏喜歡偷竊,例如幾年前,她在訓導處遇到的阿明。

當時,她只見阿明的爸爸氣急敗壞地對他拳打腳踢,原來阿明在學校勒索
、偷竊、滋事已是家常便飯;令人難解的是,阿明家生活富裕,爸爸每天
還接送他上下學,為何還會如此?

於是,郭馨心主動接近阿明,故意找事情請他幫忙,然後藉機誇獎他。越
來越熟後,阿明才告訴郭馨心,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後母生的
弟弟從小品學兼優,而他則剛好相反──敬陪末座,爸爸及後母老拿弟弟
跟他比,他心理不平衡,便故意在校滋事惹父母生氣。

有一天,郭馨心邀阿明一起到教養院探望腦性麻痹兒童。四肢殘缺、無法
言語、涎著口水、癡癡笑著的孩童,對阿明來說已是一大震撼,郭馨心又
指著一位和阿明年齡相仿的孩子,詢問保母孩子的身世,只聽到保母說孩
子是被父母遺棄的,阿明頓時眼眶泛紅。

郭馨心對他說:「阿明!和這位弟弟比起來,你是不是幸福多了?爸爸、
媽媽把你生得這麼好看、這麼健康,又對你這麼好,是不是要感謝他們?
」阿明點頭回應。

「其實阿明本性不壞,只是個性較不定,如果父母願意改變管教方式,阿
明一定會變好的。」郭馨心先是以電話和阿明的母親閒話家常,直到阿明
的母親告訴她:「每次我跟阿明講話,他都悶不吭聲,但自從讓你輔導後
,回來都會幫我拖地,乖一陣子。」

這時,郭馨心才開口跟她談孩子的管教問題:「每個孩子的長處不同,不
能強作比較,『比』字就像兩把匕首,一把會刺到孩子,一把則傷到自己
。」郭馨心苦口婆心的一番話,讓家長漸漸改變了管教方式,親子關係有
了改善,阿明也慢慢修正了自己的行為。

阿浩嚎啕大哭說:
「我這麼壞,妳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想起初見面時,那個披著長髮、耳環戴一邊、褲腳剪得一高一低、手腳刺
青的阿浩,郭馨心微笑地說:「他現在可是鐵板燒的大廚師喔!」

阿浩的情況正好和阿明相反,父親早逝、母親工作早出晚歸,他則在外頭
當起小「大哥」,專事結夥欺負人,做一些不良勾當,讓學校頭痛不已。

「哇!你好像美國的瑪丹娜!」看見阿浩第一次來到「慈濟社」那模樣,
郭馨心故意這麼對他說,全部的小朋友都笑了,阿浩也因受到注意而露出
得意的表情。

蹺課對阿浩來說是家常便飯,但他卻開始準時出現在慈濟社,其他小朋友
打鬧時,他還拿出大哥的架勢叫大家不要吵。

本以為阿浩就此慢慢穩定,不料有一天他卻忽然失蹤,兩個多月沒到學校
上課,校方後來在土城觀護所找到他,原來阿浩逃學期間多次向人勒索,
以至遭到保護管訓。

當時已是初冬,郭馨心和周元師兄及學校老師帶著保暖衣服去看他,阿浩
立刻嚎啕大哭說:「我這麼壞,妳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郭馨心只是拍拍
他的肩,說:「知過能改就好。」

回到學校之後,阿浩簡直變了一個人,長髮理成三分頭、衣著整齊、態度
也變得溫和有禮;那個人見人怕的小霸王,成了一位熱心公益的好學生,
老師也因此對他刮目相看。

某天,幾位一年級學生沈迷在電動玩具店忘記回家,老師、家長找半天皆
無所獲,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便請阿浩協尋,不到半小時,阿浩將孩子
全部帶回,也因而得到第一次記功嘉獎。

畢業典禮當天,阿浩送了一束鮮花和信給郭馨心,信媦g著──

媽媽:

雖然我不是您親生兒子,但是您給我的愛,比您親生兒子更親。雖然我將
畢業了,但是我會常常回來探望您,在此祝福您

身體健康、事事如意

兒子 阿浩


畢業後,每隔一段時日,阿浩就會帶朋友到郭馨心家坐坐。高職念了一年
,想休學就業,郭馨心也分析利弊得失,讓他自己決定未來的去路;在金
門當兵的每個週六,阿浩固定會打電話和郭馨心談談自己近況;休假回到
台灣,郭家大大小小更如歡迎遠歸的遊子,陪他一起上館子打牙祭。

退伍後,阿浩在周元師兄協助下,找到了喜歡的烹飪工作──鐵板燒店
的大廚師。憶起那段青澀的年少時光,阿浩說:「如果不是碰到馨心媽媽
,也許我現在不是被殺、就是被關了!」

沒想到阿昌真的開始戒菸,
並把省下的錢捐出來助人。


翹課、逃學,通常是孩子開始誤入歧途的徵兆。阿昌不僅愛翹課,小小年
紀抽菸抽得凶,師長屢勸不聽,郭馨心起初找他談話也不理不睬。

「如果有困難,我一定幫你。」郭馨心時常向他表示關心,一段時間後,
他態度稍有改變,於是她進一步建議他:「少抽一點菸,省下來的錢可以
幫助很多人喔!」本來只想藉此幫阿昌戒掉菸癮,沒想到阿昌真的開始戒
菸,並把省下的錢捐給慈濟,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但是阿昌愛翹課、喜歡與老師作對的習慣還是沒變。直到有次,阿昌的爸
爸從工地鷹架掉下來,摔成重傷,住院半年,阿昌這才開始體會到父母辛
勞。郭馨心藉此勉勵他:「如果將來能考上公立高中,就可以為家堿暀U
一筆錢。」當時阿昌洩氣地說:「我的成績這麼爛,不可能考得上!」

「不要小看自己,你很聰明,只是對自己沒信心;我就對你有信心,可不
要讓我漏氣!」聽到郭馨心的鼓勵,阿昌信心滿滿地說:「衝著你這句話
,我一定要考上!」

後來,阿昌每天用功念書,不再翹課逃學。期間,郭馨心的么兒不幸於軍
中往生,阿昌常常去關心她,甚至對她說:「雖然大正哥哥走了,不能再
孝順您,但是您不要傷心,您不要忘記身邊還有我們這群小兒子。」

放榜那一天,阿昌興沖沖地跑到學校告訴郭馨心:「我考上了!我考上公
立高職了!」聽到這個好消息,郭馨心又驚又喜地握著阿昌的手,淚水忍
不住流下來。

本來阿昌的成績可以上日間部,但是為了養家,他選擇晚上念書,白天到
修車廠工作,雖然工作很辛苦,全身常常弄的髒兮兮,但是阿昌對她說:
「我不會在意別人怎麼看我,雖然做的是『黑手』,但我是正正當當的工
作,靠自己的雙手賺錢。」

那年的教師節,阿昌拎了一個大蛋糕到郭馨心家:「這是我用第一份薪水
買的,您一定要吃!」由於阿昌家住學校附近,一有空檔就繞到學校找郭
馨心,有時還調皮地說:「您很忙喔!我來過三次,都找不到您耶!」

阿昌的例子曾在學校傳為美談,大家都說這是郭馨心的功勞,但對從事八
年輔導工作的郭馨心來說,最高興的則是看到孩子的改變與成長……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