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喜悅
《上布施》

◎撰文/李委煌

這樁經兩岸合作骨髓移植成功的例子,
吸引了大批媒體記者爭相報導,
也讓大陸地區罹患嚴重血液疾病患者,
有了治癒與重生的希望。


機場豪雨關閉、火車延誤、警車護送疾駛路肩……從花蓮直奔台北,再趕
往桃園經香港飛抵杭州──海峽兩岸相隔不過一、兩個小時的航程,卻歷
經了將近十個小時送髓的交通折騰……

而這短短的十個小時,對范和志和他的親屬來說,卻像是一世紀那樣長。

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早晨,台灣一名志願捐髓者捐出體內部分骨髓,立即
由慈濟骨髓捐贈中心暨免疫基因實驗室主任李政道博士送往杭州。當天深
夜,骨髓順利植入病患范和志體內,也完成了浙江省首例非親屬骨髓移植
;三個月後的同一天──也就是今年二月二十七日,范和志健康地步出醫
院回家。

這一天,是范和志個人生命史上關鍵的一步,也是浙江省、甚至全中國大
陸在非親屬骨髓移植技術上重大的突破。因此當院方舉辦范和志出院新聞
發布會,邀請李政道博士前往,以表達大陸人民對慈濟大愛捐髓的感激之
情時,聞訊而來報導這項兩岸合力搶救生命的大陸媒體,包括北京中央電
視台共近三十家。

「我原來的生命是娘給的,
現在的生命則是台灣那位『無名英雄』、
慈濟人與浙醫一院醫護人員所給予的!」范和志說。


「我現在體內流的是那位不知名台灣同胞的血,他比我的兄弟姊妹還親!
」范和志說他有七個兄弟姊妹,卻無一人的骨髓與他相配;幸運地,慈濟
骨髓庫堣Q七萬多筆資料中,竟恰恰有一人與他完全相符。為此,范和志
特別深切感受到體內奔騰的熱血,流融著兩岸同根的訊息!

「原來的生命是娘給的,現在的生命則是台灣那位『無名英雄』、慈濟人
與浙醫一院(浙江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醫護人員所給予的!」對於范
和志表示的感激,李政道博士只是笑笑說:「這是個人愛的交流,也是兩
岸間愛的交流!」

在浙醫一院醫師及我們的陪同下,范和志於住院三個月後,再度踏上歸鄉
之途。他坦言不諱地說,當初真的很恐懼再也回不了家了!

我遞上一本《慈濟》月刊給他,並翻到李政道博士撰寫的「杭州送髓記」
那篇給他看,他說早已聽說送那袋「救命骨髓」的驚險過程。「送髓不比
送一般物品,若有任何意外,我也完蛋了!」

范和志生動地描述他當時正昏沈地睡在無菌室中等待,接著聽聞李博士趕
到後迸然起身的興奮之情……我們也像是身歷其境般地回到了當初的緊急
時刻。

約莫三個多鐘頭的車程,我們遠遠望見了他天台縣老家門外的迎接人群─
─親友、鄰人、記者……已等了整個下午。范和志的太太輕聲地對我說:
「我們盼這一刻盼了好久!」

范和志的母親欣喜地抓著兒子的手臂,就像是失而復得的寶貝般,一路攙
扶、愛不釋手。許久不見的兩個小孩也緊挨在范和志身旁,小小的手抓著
爸爸厚實的臂膀,順勢又滑入手心奡今菕A久久不放。

我心想,救了范和志一人,也就救了他一家人……

「目前已陸續有多省的民眾來電尋求慈濟骨髓庫的配對,
也有人表示願意成為志願捐髓者!」
浙江省血液中心主任嚴力行說。

由於是浙江省首例非親屬骨髓移植,范和志在治療過程中,吸引了大批媒
體記者爭相報導。除了范和志的康復狀況外,李政道博士送髓的波折與台
灣人志願捐髓的話題,都為當地民眾所津津樂道。

主持范和志骨髓移植手術的浙醫一院黃河醫師,也接獲了美國友人的來信
祝賀,原來中央電視台四台已將此訊息傳播至海外。

「目前陸續有來自新疆、蘭州、濟南、江蘇、上海、江西、廣西等地的民
眾來電尋求慈濟骨髓庫的配對,或是表示願意響應成為志願捐髓者!」浙
江省血液中心主任嚴力行說。

這樁骨髓移植成功的例子,鼓舞了大陸地區許多罹患有嚴重血液疾病者對
治癒與重生的信心;我們在浙醫一院堙A也探望了幾位正等待配型或已配
型成功的病患。

「看到浙江電視台播出范和志骨髓移植成功的報導後,我非常有信心一定
能夠配上!」一位遠從新疆來浙醫一院尋求配對的男孩興奮地說。

看著這些正值青春年華的病人們,我憶起了自己曾有的年少,真希望自己
的骨髓也能夠有機會捐給他們。

難得大老遠從台灣來,為了表達一分誠心的祝福之意,我送了他們一人一
支鋼珠筆,並對他們說:「在醫院中等待重生的空檔堙A不妨用這筆多寫
寫字,也好抒發心情。」他們卻回答道:「先不用這筆了,要等病好了,
再一併寫信感恩你們慈濟!」

生命是既脆弱又堅韌的,哪怕病人只剩一絲求生意願,也會像是枝頭上一
株新生的嫩芽,拚命要掙出迎向初陽。生命,是如此的可貴!

知道我們來自台灣,
馬嬋哽咽地一字字傾吐感恩之意;
她拿出一包裝滿星星與紙鶴的塑膠袋,
託我們轉送給那位不知名的志願捐髓者。


從尋求骨髓配對以來,浙江省已進行了兩例非親屬骨髓移植,骨髓皆是來
自台灣的志願捐贈者。第二例是來自福建省的馬嬋小妹妹,今年一月十五
日經浙江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骨髓移植。

截至今年三月,浙江省共有十二位病患向慈濟骨髓捐贈中心提出配型申請
,其中來自浙醫一院的就有十一例;目前已知有七例配型成功,將在未來
陸續安排移植手術。

知道我們是從「救命恩人」居住的台灣來探望她,馬嬋哽咽地一字字傾吐
感恩之意。她拿了包塑膠袋出來,媕Y裝滿了她折的星星與紙鶴,希望我
們能為她轉送給那位志願捐髓者。

馬嬋的母親說:「馬嬋的血型已從B轉成A,那位我們至今都不知姓名的
捐髓者,也是她的另一位媽媽!」

我知道那位台灣捐髓者體重只有四十三公斤,甚至尚未達到捐血的標準,
但她卻有勇氣捐贈骨髓。

浙江電視台編導張新潮說,由於馬嬋的母親不願接受電視台採訪,為了記
錄馬嬋的故事,他特地到福建搜尋相關的點滴。他說,從馬嬋房間的窗口
,一眼即可望見她就讀學校的教室;她的房門邊,掛有許多她病後就一直
在折的紙鶴。串串紙鶴,想必都是馬嬋祈求康復的心願。

由於骨髓移植花費甚鉅,馬嬋的同學在學校媯o起了募捐;母親服務工廠
的同事也捐出了一月所得;甚至有位工人自己罹患肝硬化,申請到一筆補
助金,在得知馬嬋的情形後,竟捐出了這筆自己亟需的醫療費。

我感受到,生命的豐富,並不在它的永恆與否,反而是在曾有的一剎那間
,眾多愛心所齊力妝點出的那分姿采;在拯救馬嬋的過程堙A我想就是個
具體例子……

若能藉著這幾次捐贈骨髓的因緣,
推動起大陸民眾捐髓的意願與成立骨髓資料庫,
將可造福全球更多的華人血液病患!


由於親屬間骨髓配對的成功率有四分之一,而非親屬間則只有萬分之一,
這對於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大陸地區、與當前普遍晚婚少生的現代社會而言
,若欲從兄弟姊妹間去尋求骨髓相符的機會,是愈來愈難了。也就是說,
非親屬間的異基因骨髓移植,將是未來不可避免的趨勢。

而儘管大陸擁有約十三億人口,卻受限於龐大檢驗經費與捐髓傷身的錯誤
觀念,因此北京中華骨髓庫自一九九二年十二月成立以來,只登載過五、
六千筆志願捐髓者的資料;且經了解,多半早已失去聯繫。

鑑於大陸血液疾病患者的實際需要,浙江省省長魯松庭已委請浙江省血液
中心建立一個骨髓庫,希望學習慈濟的作法,並期待未來也能有機會回饋
台灣的血液疾病患者;而為了響應志願捐髓並帶動省民的支持,浙江省衛
生廳廳長李蘭娟也挽袖成為快樂的志願捐髓人。

浙江省有四千四百多萬人口,整整是台灣的兩倍之多,若能藉著這幾次骨
髓捐贈的因緣,推動起民眾對捐髓的意願與成立骨髓資料庫,李政道博士
相信,未來慈濟與浙江的骨髓資料庫將可連線起來,造福全球更多的華人
血液病患!



這次杭州「髓緣」採訪之行,令我深切感受到助人的任務,就像李博士所
說的:「不是個人主義式的。」就任何一環節,包含捐髓驗血的有效宣導
、背後專業人員的檢驗、尋求配對的管道、送髓的過程、移植手術的進行
,與隨後醫護小組二十四小時輪番的細心照顧……都是許多人員與單位的
共同努力與支持。

「只要一講到骨髓,就沒『兩岸』之分了……」李政道博士說。就像非親
屬骨髓移植的例子般,「兩岸」的陌生人,體內竟流著同樣的血液……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