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回家
《聞思修》

◎撰文/慈玫

勻出慢條斯里的好心情,
在細碎不歇的腳步中領略沿途風光。


淡淡的三月天,清晨六點,我們往山的方向出發,將迤邐行過田野、山腳
,到達另一端群巒俯視的精舍。

在活動項目上,這是醫學院一年一度的「十公里越野賽跑」,選擇校園到
精舍的路徑,除了有飲水思源的精神意義外,這條路也是難得地空曠清幽


群山巍然靜默,山下飄浮霧白的水嵐成帶披開,像夢幻般揭露林間神祕的
生機,頃刻間又在點點陽光的穿透中消融。

我們在遠處的光影變化中前行,學生們志在得標,早把我們拋在腦後。我
們體力不如,耐力則夠,在人生的旅途上已行過一半,現在是勻出慢條斯
里的好心情,在細碎不歇的腳步中,領略沿途風光。



鄉間的路雞犬相聞,我看到一個男人蹲在可以當曬榖場的庭院中,撫摸、
逗弄著狗;也看到一隻雞,像鳥般從路的一邊,高高飛到另一邊。啊!我
叫了一聲,旁邊的同事說,沒被關起來養的雞,本來就會飛呀!

行經一片檳榔園的時候,同事告訴我,那後面有一口古井,水質很好,很
多人都去那兒打水。

走過竹林掩映的平房村舍,另一位同事說起她的願望,是在鄉下蓋一座這
樣的房子,後院種菜,前院種兩棵樹,一棵是巴吉魯(麵包樹),另一棵
是有著密密翠綠小葉的樟樹。

早已過了青春說夢的年齡,此時在田野的懷抱中,我們的心卻充滿古意,
和回歸大自然的慕情。

而當發現白色蝴蝶在菜田堶蜓R成浪,甚且在我們前行的路上穿梭時,我
們像小孩子般地歡欣鼓舞。然後,誰又指向遠方樹梢,那上頭站著一排體
態悠閒的白鷺鷥,望向我們這邊,我們快樂地尖叫起來。

曠野中那一排白色的身影,何以令人狂喜?是因大自然充滿共生的機趣,
它們一會兒屬於天空,一會兒屬於水田,一會兒選擇樹上棲息,一個挨著
一個,既有個體的自由,又有群體的親密。

而究竟是白鷺鷥在看我們?還是我們看白鷺鷥?誰是主角?舞台又在哪
?大地萬物渾然已成一體。

同樣的路徑數不清走過多少回,但幾乎都是開車經過,瀏覽田園風光的心
情其實很短暫,因為總是為辦事來去。

而今日的速度,比車速放慢了十倍,慢到終於感受到一步一步自己走的踏
實,慢到細細領悟何謂「念念相續無有間斷」,我須把意念集中在丹田,
手腳輕鬆擺動,才能不斷生出前進的力量,不被膝蓋以下的痠麻感磨去耐
性。



其實,今年已是第三次「走」這段越野賽。平時欠缺運動的我,所以不放
棄這個機會,是因懷念體力考驗後的痛快淋漓,尤其是歷經「千辛萬苦」
後「回家」的感覺。

「回家」後看到先抵達的人笑著、歡呼著,或坐或臥怡然自得,而師父們
為我們在齋堂準備豐盛的點心,令人倍覺溫馨,這些情景每年都成了迷人
的召喚。

也許,心靈深處的召喚是:總是好奇於發現,每次回到精舍的不同感覺。
精舍的風貌沒有一天相同,不說人、事、物的恆常流動,近年來的擴建象
徵大愛力量的增長,十方善士源源而來,也越來越快地感知社會的脈動聲
息。

精舍的最初記憶,是前後兩棟水泥房,素樸如農舍。幾年前我和一位老菩
薩,坐在新建的文物流通處外面,對著群山談天,天上白雲翻飛,那樣天
地浩蕩人渺小的景象依然深刻,但如今的老菩薩已成失憶的老人。我記得
她告訴我,美容的祕訣是清晨仰臉朝天,接受露水;有一次她還以半帶教
訓的口吻說:「落去做代誌,若嘸冊白讀了!(去做事,不然書白讀了)


我懷念她,懷念在志工早會前,大家七手八腳淘洗豆子,搬去鋪曬的光景
,懷念低低矮矮的知客室,如何曾經熙來攘往,在此捻醫院棉球、開會、
寄放東西……

然而,這只是我短暫的記憶,因為精舍每天都在創造記憶,每天都有新的
人前來,他們在歷經人生的種種波折後,越野回家。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