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朽
《上布施》

◎撰文/賴其萬(慈濟醫學院副院長)

這是一個生命的結束,
也是一個生命的延續;
延續的生命藉著這群新生代的醫師,
將回饋到更多病人身上。


去年八月結束在國外二十三年的生涯回到台灣,兩個月後,我以慈濟醫學
院副院長的身分,參加了醫學系三年級解剖學大體啟用儀式。

在莊嚴肅穆的誦經聲中,站在每具大體旁的四位醫學生恭敬地打開蓋子。
當學生看到在往後幾個月將教導他們複雜人體解剖的「老師」時所呈現的
嚴肅神情,以及家屬再度見到往生多時的家人而淚流滿面的激動表情,最
是令人難忘。

會前學生因有機會與大體老師的家屬們聚餐,而從家屬口中得知一些大體
老師的生前事蹟;另外,家屬為捐贈者所寫的生平簡介,也置於大體實驗
室內,使學生對這即將與他們共度整個學期的大體老師有更人性的認識。

當學生與家屬向「老師」行深深的鞠躬禮,而後學生再向家屬行禮時,我
不只聽到家屬激動的泣聲,也感覺到自己的眼角已慢慢地濕潤起來。

典禮完畢,李明亮校長和我一一向家屬握手稱謝,我已淚眼模糊說不出話
來。這是一個非常感人的場面,誠如司儀所說的「這是一個生命的結束,
也是一個生命的延續」,延續的生命將藉著這群新生一代的醫師,回饋給
其他的病人。

當家屬再度目睹摯愛親人的遺容、傾聽學生的感恩追念時,嗚咽之聲不絕
於耳;突然,一位小朋友看到祖父的照片出現在銀幕上,大聲叫出「阿公
!」


很快地,我在慈濟醫學院已過了一學期,而學生的大體解剖學也結束了。
按照慈濟醫學院的傳統,上完解剖課以後,學生需將大體一針一線地縫合
回去,並細心地將遺體以白布包起來、穿上壽衣,再將學習心得寫成一封
信給大體老師,最後由醫學院舉辦一場遺體入殮、火化、入龕暨感恩追思
儀式。

為了配合住遠地的家屬,我們選擇在星期日舉行,三月十四日上午七時開
始入殮,整個儀式一直到下午五時許才圓滿結束。

我與解剖學科曾國藩教授代表院方說了幾句對家屬致謝並向學生鼓勵的話
以後,每組四個學生在家屬的環繞與精舍師父的誦經聲中,將大體老師慢
慢地移入棺木,並獻上鮮花以及感恩信。而後師生與家屬一起走出解剖學
科室,站在開往校門的大道兩旁恭送靈車前往火葬場。

完成遺體火化返回醫學院後,上午十點開始進行感恩追思儀式。李明亮校
長首先代表院方向家屬致謝,而後由醫學系十三位代表、護理系一位代表
、以及護專兩位代表,分別就該組學生的心得上台與家屬和全體與會師生
分享。

每位學生上台的同時,台上也播放大體老師的生前玉照。當家屬再度目睹
摯愛親人的遺容、耳朵傾聽學生的感恩追念時,嗚咽之聲不絕於耳;後座
有位小朋友看到祖父的照片出現在銀幕上,大聲叫出「阿公」,更使人鼻
酸。曾幾何時,我也潸然淚下,不能自己。

他們有形的生命雖暫時消失,但如菩薩般的化身卻永遠存在學生心中;他
們的死亡實現了不朽,人生的價值顯得燦爛輝煌。


許多學生更道出了他們的心語──

「大學一年級時,我們在慈濟醫院心蓮病房就見過大體老師李先生。當時
他告訴我們,他患了不治的癌症,非常希望能在死後捐出遺體供學生學習
,所以拒絕會破壞他身體結構的治療,以保存身軀的完整。當時我們聽了
都十分感動,但做夢也想不到,兩年後我們的大體老師就是這位可敬的李
先生。」

「期末考的前一天我讀解剖學讀得很累就睡著了,當晚卻夢見『老師』責
備我沒有好好用功,而驚醒過來趕快讀書。想起劃下第一刀時的心情,就
想到如果沒有大體老師捐贈遺體,我們就沒有今天的學習機會,我決不能
辜負老師的期望。」

「非常感謝學校的安排使我們有機會與家屬認識,才知道這些大體老師的
一些軼事,也真正地學到了我們面對的是『人』,而不是『標本』。我們
會時時以此提醒自己,也十分感謝家屬能贊同大體老師捐贈的決心。」

「我非常感謝在啟用儀式那天有機會與大體老師的家人聚餐,才知道大體
老師與我來自同一個鄉鎮,同組有兩位同學還與大體老師同姓,因此對大
體老師倍覺親切,也才更體會到大體老師為醫學教育所奉獻出的大愛慈悲
胸懷。」

「生命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人生最大的意義,就是充分發揮生命使
用權。」有位同學引用證嚴上人的話,並深情地道出:「大體老師的肉體
雖然暫時從這世上消失了,但是他們所延續的慧命以及這分長情卻永永遠
遠地在我們心中;他們有形的生命是暫時消失了,但是他們的菩薩化身卻
永遠陪伴著我們;他們的死亡實現了不朽,人生的價值顯得燦爛輝煌。」
他念完這首自己作的詩之後,激動地在台上跪下來向家屬稱謝。

最後學生們一起獻唱了用寫給大體老師的信所譜成的歌──菩薩的化身─


您輕闔著雙眼,如同熟睡一般。
您安詳的面容,無上聖潔莊嚴。
您身體的病痛,自己默默承擔。
您勇敢的捨身,是菩薩的化身。
我因您的奉獻,獲得寶貴經驗。
我受您的引領,體認人性光明。
我虔誠的發願真心關懷病人。
我願盡我所能,用心搶救生命。
您啟發我尊重生命,您引導我發揮良能。
您我走入神聖殿堂,共同創造愛的循環。
我學習您大捨大勇,我效法您大愛精神。
您我心靈緊緊相伴,生生世世直到永恆。

謝謝您,感恩您,謝謝您,感恩您,
謝謝您,感恩您,謝謝您,感恩您。


透過成全先生的遺志,她真正領悟出「大慈無悔,大悲無怨,大喜無憂,
大捨無求」。


接著幾位家屬也上台說了許多非常感人的話──

李太太含淚追憶當年陪先生在心蓮病房,與醫學系、醫技系一年級的學生
談他發病後,如何決定捐贈遺體提供解剖教學的心路歷程。

她說,她先生寧可學生在他的身上劃錯一百刀,也不要他們將來在病人身
上劃錯一刀。

她說,先生火化後,部分骨灰安奉在慈濟大捨堂,剩下的骨灰想供奉在先
生故鄉的靈塔,當靈塔所屬的寺院住持知道李先生捐贈遺體時,竟對她說
要特案處理,不肯收一分錢。

她哭著說,每個人對自己的親人都會有思念不忍之情,但先生想藉著身體
來教育醫學生,幫助他們成為濟世救人的良醫,她也無法反對。透過這次
成全先生的遺志,她才真正領悟出證嚴上人說的「大慈無悔,大悲無怨,
大喜無憂,大捨無求」。

最後證嚴上人上台致詞說,學生的心語令人感動,他也十分感恩家屬與老
師們為醫學教育所做的努力,並追憶了幾位大體老師生前與他的談話。

下午四時三十分,進行到大體老師入龕儀式。學生與家屬由大理石作的骨
灰罐內取出一小部分骨灰,放入一個非常精製、仿照靜思堂外型的水晶琉
璃骨灰罈內,而後各組學生與家屬恭恭敬敬地把這骨灰罈安奉於解剖學科
的大捨堂。

在頌經聲中,看著大捨堂大門兩旁的對聯──「大愛澤醫情長在」、「捨
身育才作渡舟」,以及學生與家屬莊嚴的表情,心中不覺想到:對剛投入
醫學教育行政工作的我,最大的課題就是如何把今天如此莊嚴肅穆的典禮
中所表現的尊重生命理念,深植於學生腦海,而能持續地影響他們往後照
顧病人的態度,訓練出真正視病如親的良醫。


畫下美麗的句點

◎撰文/彭靜梅

大體老師善盡了人生的使用權,
為生死之間的過度提供更好的存在方式。


通常,睡眠品質關係著另一天的精神狀況。很多時候,如果我們沒有在一
日結束前完成該做的事,便很難安心入眠。同理,用心過完一生,才能安
心的離去。

頭被鮮花圈圍住的大體老師,好似戴著花環編成的桂冠,讓人想起「基督
受難圖」中的耶穌──他們同樣具有成就別人而捨身的特質。


「真的,就像睡著一樣!」穿著一身白色唐裝壽衣的十六具大體老師,三
月十四日在慈濟醫學暨人文社會學院第三屆大體火化暨追思儀式中,安詳
地躺在解剖學實驗室的環保棺木堙C

闊別多時的親人,好不容易見面,卻又分別在即;蓋棺前,許多家屬紛紛
摘下胸花放進靈柩堙C頭部四周被鮮花圈圍住的大體老師,好似戴著花環
編成的桂冠,與「基督受難圖」中頭戴荊棘的耶穌不同,但他們卻都具有
成就別人而捨身的特質。

「老師輕輕瘦瘦的。」當學生抱起大體老師,將他們由解剖台入殮進棺木
時,竟一點兒也不費力。連這最後的回報,大體老師似乎也不想麻煩別人


「在啟用儀式餐會上,和老師家人相處才知道老師生前是個樂觀、開朗的
人。」和大體老師黃許淑惠相處一百多天的醫學系三年級李政鴻說,當天
三十多位家屬專程包車從屏東趕來,由此可見她在親屬心中的地位。

在子女的印象中,黃許淑惠是一位吃苦耐勞、深具中國傳統美德的婦女,
因為家境不甚寬裕,加上還要照顧一位小兒麻痹的弟弟,所以長年不停地
工作。偶然的機會,和一位慈濟委員到台中分會聽上人的開示,獲知上人
為興建醫院亟需籌措資金,竟當下發願要捐一百萬元。

其後,子女們依從黃許淑惠的心願,將與病魔纏鬥近十年的她,由高雄轉
至慈濟醫院診治。當先生提到大體捐贈時,她深表贊同,就連病危轉到加
護病房,家人詢問她是否想回屏東老家時,她依然堅持留在慈院、捐出大
體。

「後來,媽媽實現了捐一百萬元的心願,往生後也將遺體捐給慈濟醫學院
,這是她最感驕傲的事。」子女們說。

「婆婆是個好脾氣的人,待我就像自己的女兒一樣。」下肢癱瘓,上下車
都要人背的媳婦,為了來和黃許淑惠送別,一點兒也沒有覺得不方便,幾
次乘車時因為人多,為了不妨礙別人,還趕緊奮力用手支撐大巴士的階梯
,自己行動。

乍見滿身刺青的大體老師,同學們對生命有了更深的疑惑;火化當天,沒
有親人的送別,只有學生護送這最後的一程。


沒有親人前來送別的一位大體老師生前說過一段話:「我以前只知道賺黑
社會的錢,來到這堣~知道慈濟有醫院、也有學校。我想我沒有什麼好報
答這個社會,所以將身軀貢獻出來讓這些醫學生實習,這就是我最後的願
望。」

因為生前曾是黑道兄弟,讓十五、六歲的護專學生,對他滿是刺青的軀體
大感驚訝。「面對的不僅是一位有著特殊過去的大體老師,還有對死亡的
陌生和恐懼,都是我們所難以理解的。」張田蓉說出了自己對生命的疑惑
。「幾個月相處下來,我們已不再害怕大體老師,反而覺得他很親切。」
當天,幾位就像女兒的護專學生,為曾經教導過她們的大體老師護送最後
一程。

被上人祝福「早去早回,乘願再來」的李鶴振,也在妻子陳意美及兒子和
多位醫學生的護送下圓了心願離去。「感謝學生圓了我丈夫的心願。」陳
意美謙卑地向學生道謝說,丈夫知道自己罹患胰臟癌時已是末期,在就醫
回家途中,聽到桃園支會大體捐贈說明會的錄音帶後,隨即表明要捐贈大
體。

曾於心蓮病房聆聽李鶴振分享捐贈心得的李政鴻說:「我們很幸運在大體
老師往生前就見過他,他所留給我們的愛和希望,將使我以後在醫治病患
時,也能同等對待他們。」

「不管火葬或土葬,被蟲腐蝕或被火焚燒,都沒了知覺,還需在乎被人解
剖嗎?」陳柄桂和妻子同時簽下大體捐贈同意書。


「美峰就像能量的泉源,可以供給旁人力量。」本帶著喜悅心情來為妻子
送行的陳柄桂,因為被會場莊嚴的氣氛感動,不知不覺竟哽咽了起來,「
我是很挑剔的人,但對今天的一切卻相當滿意。」陳柄桂說。

「從美峰阿姨的家人那兒,我們得知她是一位豪爽的人。這幾個月來,我
們就像和相識很久的長者相處。對我們而言,她是最好的聽眾,也是最寬
大的老師。」葉姿吟說。

原本是富家千金,因經商失敗必須償債,林美峰改以粗衣簡服從事餐飲工
作。「尤其自慈院餐廳洗碗盤的阿嫂升助廚再任主廚期間,對原本已有不
錯的廚藝更加用心研究。」陳柄桂讚歎妻子精益求精的自我要求。

過去,因為枕邊人「大姊大」的性格,讓陳柄桂疏於對妻子表達情感,直
到火化當天聽心蓮病房護士楊純惠說起,才知妻子住院期間,每逢下班時
間總盼望他的到來。聽見這番話,大女兒萱佳不禁斜睨了父親一眼,嗔怪
地說:「對呀,媽媽是很愛你的!」陳柄桂也十分懊惱說,很希望能再捧
著妻子的臉,跟她說說話。

當初不同意母親捐贈大體的萱佳,後來是被父親說服的。「不管是火葬或
土葬,被蟲腐蝕或被火焚燒,都沒了知覺,還需在乎被人解剖嗎?」陳柄
桂告訴兩個女兒,並和妻子同時簽署了大體捐贈同意書。

如今,十六位甫火化的大體老師,正聆聽大捨堂中不斷傳出的佛號聲。未
來,經過此處的人將永遠懷念他們,而他們的過去也不會被人遺忘。不管
,靈魂是否因此得以淨化、超升,但可以確定的是,大體老師善盡了人生
的使用權,也為生死之間的過度提供更好的存在方法。


恭敬最重要

◎撰文/彭靜梅

今年元月十日,慈濟醫學暨人文社會學院召開第三次「慈濟遺體捐贈聯絡
關懷小組研討會」,全省十所醫學院共來了六校解剖學科代表,冀能解決
醫界長年遺體來源不足的窘境。

「過去需求單位得到遺體,只把他們當成一般實驗教具,少了人性對待,
這怎能獲得外界的信任而來捐贈呢?」和慈濟簽約轉贈的學校之一──中
國醫藥學院解剖學科講師顧國棟說,慈濟在遺體解剖中的種種作法,與其
說是宗教影響,不如說是一種「教育」;倘若教育部或校方都具備這樣的
認知,便能體會捐贈流程其實也是醫學教育中人文素養的重要課題,且不
再是獨立於學術外無關緊要的事。

他舉出,該校最近一名簽署同意捐贈遺體的家屬譚一川,即是因為看到該
校解剖學科教室外文宣走廊上有關大體老師的生平事蹟,感動之餘即勸說
家人響應。「其實我們的文宣走廊是模擬慈濟的作法!」顧國棟不諱言家
屬會比較各校環境選擇捐贈單位。

過去也常面臨教學遺體來源不足問題的高雄醫學院解剖學科主任陳世杰認
為:「慈濟的作法將對其他學校形成一種壓力,促使外校改善、跟進。」

顧國棟也強調:「慈濟在轉贈過程中給我們很多幫助,包括和家屬溝通或
無條件供應壽衣莊嚴遺體等,就連校內慈青社同學也支援各項儀式的進行
。」他說這一切正是豐富教學意涵的主要因素,也是推動「在地捐贈」的
重要助力。

「各校遺體處理設備不同、行政現實面的限制也不一樣,若要完全比照慈
濟作法不免為難。」慈濟醫學暨人文社會學院主任祕書洪素貞強調,慈濟
提供的也只是一種參考,最重要的是「恭敬遺體」的精神,才能使家屬和
捐贈者安心。

台大醫學院解剖學科專任教授曾國藩表示,宣導「在地捐贈」的對象不僅
為一般民眾,全省醫學院校也當自我教育,才可能帶動捐贈風氣。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