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慈濟老友
《慈濟33周年慶.系列活動》

◎撰文/黃秀花、彭靜梅、范毓雯

談起往事,老友們時而神采飛揚、時而緬懷感歎,
漾著笑的紋路從眼尾延伸到嘴角;
當時出於一片善心的幫忙,
不意,竟奠下慈濟日後成長的基石……


「看到『慈悲為心,濟度彼岸』那塊匾額,就好像見到師父一樣!」眼眶
堨朝鄏h時的淚珠,終於不聽話地滾了下來,陳金桂還未來得及拂去,淚
水便成串地在滿是皺摺的臉上,彎彎曲曲地爬行。

回憶過去,很多老友忍不住淚眼婆娑。每當想起與上人初遇、和慈濟共患
難的往事,就像一幕幕重新倒帶的電影,教他們難忘且回味。

共度克難歲月

當年上人隻身在普明寺旁的小木屋修行,住在佳民村的李阿花、林桂英及
梁阿完三位原住民少女,常藉地緣之便親近上人。由於年齡與上人相近,
三人又同為基督教女青年隊的隊員,充滿服務熱忱,自然義不容辭地幫忙
瘦弱的上人提水、圍籬笆、砍柴、種玉米等。

「小木屋設備簡陋,蚊蟲又多,但師父都不准我們傷害生命。」林桂英還
見過上人拿糖果餵螞蟻。梁阿完和李阿花則喜歡跟著上人學法器、做早晚
課,有時晚上睡不著還跑到小木屋聊天,儼然把精舍當自個兒的家。

功德會還未成立前,就常至精舍走動的陳貞如,當年才二十五歲,她常騎
著摩托車載上人四處訪視貧戶,足跡甚至遠達壽豐鄉的志學村。

「跟在師父身邊,學到的就是『慈悲』兩個字!」陳貞如提及有次訪貧,
一位照顧戶血流如注,上人只顧奮力攙扶對方上計程車送醫急救,並未理
會自己的袈裟沾染血污,那一幕真令她感動。

人稱「阿妹」的廖榮妹,想起功德會草創初期,她在和仁經營小雜貨舖的
生活雖吃緊了些,但見到上人和幾位出家師父艱困過日,憐惜之情油然而
生,一口氣便和媳婦載著兩百斤米和兩桶沙拉油,沿著驚險陡峻的蘇花公
路一路開到了精舍。

事隔二十多年,德慈師父帶著慈青至和仁進行居家關懷,途中在一家雜貨
舖買水給慈青們解渴,沒想到這家店正好是阿妹開的,昏暗的光線中,阿
妹仍一眼就認出多年未見的德慈師父,驚喜之下,二話不說地向前抱住德
慈師父。

年前,阿妹不慎出了車禍,右手臂至今還略為浮腫,稍微舉高或做個動作
就痛得眉頭深鎖,糖尿病也纏身多年。儘管如此,看到德慈師父再度帶著
一群人來看她,令她高興地似乎忘了身上的病痛。

民國五十六年,常住師父用土地權狀貸款買下精舍一甲半的土地,需償債
三萬多元。原擬以稻作收成來償還,卻因不諳農事,施肥過量,導致米穫
少、質又差;正當遍尋買主不得時,經營碾米廠的黃阿萬夫婦適時伸出了
援手。

「我們只是看到出家人上門,突生善念,便出高價收購所有的米。」黃阿
萬夫婦說,當時看到慈師父的衣角都磨破了,不忍心他繼續奔波,才出手
相助,沒想到因而紓解了精舍的困境。

當年家開塑膠行的李秋鳳,有顆慈悲心腸、十分禮敬出家人,只要出家師
父來買東西一律免費,但有次她卻碰到一位說什麼也不肯白拿東西的出家
人。「我不拿錢,他就不買。後來,我跟師父說,就讓我有機會供養一次
吧!」

李秋鳳訝異怎麼會有這麼「性格」的師父,堅持不接受供養,回家後便對
家人提起,兒子楊振隆聞言,不假思索地說:「這麼好的師父,我們應該
要跟著他一起學佛!」

為了聆聽上人講《地藏經》,母子倆常關起店門暫停生意,有人好奇何人
有此魅力,能讓這對母子放下生意不做,跑去聽經?便決定也跟著去瞧瞧
!一傳十、十傳百,跟去精舍聽經的人愈來愈多,楊家的貨車便成了載送
信眾往返的交通工具。

除了載送信眾,每次《慈濟》月刊一出刊,楊振隆都幫忙載運至郵局寄送
。當時月刊的發行量約六千份,眼見每到出刊日,精舍師父就為包裝刊物
忙碌不已,楊振隆便出資買了一部自動包裝機,方便大家打包。

最早的醫病醫心

民國六十一年,慈濟附設貧民施醫義診所成立,每週在花蓮仁愛街舉辦兩
次義診,後來足跡遠至台東豐濱和花蓮鄉下,參與的醫護人員雖不盡然出
自同一家醫院,但醫治病人的熱忱卻是一致的。

在花蓮八○五醫院服役,退役後仍選擇留在花蓮服務的李武寬中醫師,毫
不考慮地就答應加入慈濟義診行列。

「義診是義不容辭,也是職責所在。」李武寬說,早期在花蓮城隍廟旁一
間不起眼的房子替貧民看診,面對的多半是重症病患。「真的是貧病交加
!」參與慈濟義診,讓他深刻體會到偏遠地區民眾對醫療的需求,這也是
他決定留在花蓮執業的原因。

「師父,您以前抱過的那個孫子,醫學院快畢業了!」五月二日的老友聚
會中,九十七歲的張有傳老醫師興奮地說。這讓上人憶起一段往事──

當年對棒球相當風靡的父子檔醫師張有傳和張澄溫,即使世界少棒賽打得
正熱,仍不放棄義診,總隨身攜帶著小收音機,邊看病邊聽少棒賽,中華
隊打贏了,全場便歡聲雷動。

有一次義診,剛好張澄溫的太太即將臨盆,「今天可能會生喔!如果快生
的時候就趕快到醫院去。」張澄溫交代太太及家人後,照樣出門義診。結
果連生了好幾位千金的張太太,那一胎生了個男孩,讓經常抱憾「媳婦生
一堆女兒」的張有傳,開心極了!

時光匆匆,當時才剛滿月的孩子,如今就快當醫師了。

現任省立花蓮醫院院長的鄒永宏,民國六十三年就參加慈濟在仁愛街的義
診,利用每週二、週六午休時間幫貧民看病。

犧牲休息時間看病的鄒永宏說:「愈做愈有興趣啊!」他還記得當年的醫
師群如黃博施、朱隆陽、張有傳父子檔,以及護士鄧淑卿、林碧芑等人,
都是因義診因緣慢慢熟絡的;他也和許多常來看診的病患成為朋友,「與
其說那是醫病關係,還不如說是朋友關係。」

義診期間,常可發現很多「老病人」。「其實不見得真的老,而是他們很
喜歡參與這樣的聚會,就算沒病也會來看看醫師。」鄒永宏說在看病之前
,慈濟委員都會對病患說些關懷之類的話,宗教與醫療結合,既醫病痛、
也醫心。

第一代夢想實踐家

民國六十八年,慈濟計畫在花蓮籌建醫院,經費嚴重短缺,很多人都覺如
空中樓閣,根本不可能達成;但也有人相信夢想會實現,總在緊要關頭使
把力,堪稱是醫院的催生者。

「每當我開車經過慈濟醫院時,看到自己年少的夢想終能實現,內心真有
說不出的激動!」蘇美珠一面端視著「慈濟之光」的獎牌,一面回溯起當
年的情景。

從蘇美珠第一次踏進精舍,看見常住師父利用裁縫店丟棄的碎布一針一線
縫製嬰兒鞋,內心就打定主意要幫忙慈濟做點事。當得知慈濟要蓋醫院,
便想機會來了。

蘇美珠經營的舞蹈社,每年都會排定一次公演;為了幫慈濟籌募建院基金
,民國七十年特別盛大舉辦,鮮少登場的蘇美珠還破例第一次和先生張鵬
同台表演「琵琶與傘」。兩晚兩場演出全部爆滿,所有門票收入全數捐出
,這項善舉也帶動民間團體如獅子會的共襄盛舉,總計募得二十八萬五千
四百五十元。為此上人還回贈一面「慈濟之光」的獎牌。

從上人發起建院至民國七十二年動土為止,還募不到三千萬,距六至八億
的預算還有一大段差距;但當時中央日報卻以顯著頭條新聞刊出:「慈濟
已募到八千萬,開始動土了。」

「這位邱記者是誰?我又沒有募到那麼多錢,他怎麼這樣寫,我到哪堨h
湊足八千萬?」上人為此擔憂不已,便找人去了解狀況。

「你們師父太單純了,要蓋一間八億的醫院,如果現在還募不到八千萬,
誰有信心再捐?起碼也要說已經募到十分之一了,人家才會對我們有信心
。」原來邱錫英的用意是想帶動大眾捐款。不僅如此,邱太太還捐出退休
金三十萬元贊助建院基金。

中國時報記者石常輝擔任花蓮外勤記者總幹事時,正巧碰上慈濟醫院動土
,他便以在地記者身分,義務為慈濟承攬起接待外賓之責。後來,慈濟醫
學院建地的取得,他也出了「臨門一腳」之力。

「慈濟是大家的,不是花蓮人的,慈濟座落在花蓮就表示與花蓮有緣,如
果因為土地問題不能解決,而無法在此蓋醫學院,那將是花蓮的一大損失
。」石常輝當年就憑著這番話,奔波各單位遊說。

從事毫芒雕刻的樓永譽,當年曾義賣作品捐作慈濟建院基金。多年前他罹
病,經檢查是肝硬化,慈濟醫院啟用後,重新診斷才知是膽結石,而後也
是在慈院治癒。「我以前替慈濟醫院義賣募款,現在慈濟醫院救了我,因
緣真是奇妙。」

實質的財施是立即、顯而易見的效果,文字的傳播卻是無形且長遠的力量
。有鑑於此,當初因採訪認識慈濟的邱錫英、張新舟、侯蔚萍等記者,後
來都成為慈濟的文化志工,長達兩、三年的時間,他們都為《慈濟》月刊
撰稿或編輯,將慈濟理念藉由文字傳達開來。

當時年少意氣風發的張新舟,還召集一群花蓮師專的學生成立「炬光會」
,每逢過年過節便協助慈濟送禮給照顧戶,並幫忙獨居老人打掃房間。該
組織的型態有點類似今日的慈青團體。

身為基督徒的印刷行老闆林清材,當年有感於上人「愛無邊」的寬容胸襟
,遂發心助印《慈濟》月刊「徵信名冊」、慈院創院簡介等刊物,並為當
時經濟困窘的慈濟設計了「在一朵青蓮中慈航普渡」的識別標誌。曾有人
開玩笑說這艘船看起來像海盜船,他回答說:「沒關係!師父的愛可讓海
盜船變成慈航普渡。」沒想到,如今這個標誌已傳遍全世界!



談起往事,老友們時而神采飛揚、時而緬懷感歎,畢竟經過二、三十年歲
月的洗鍊,大家都已不再年輕;每說到風光之處,漾著笑的紋路就從眼尾
一直延伸到嘴角,看起來是那麼地和諧。歲月雖在他們的外貌留下了刻痕
,但慈藹的神情始終未變!

編按:

三十三年前,慈濟因許多有心、有願的大德護持,才能在花蓮生根、滋長
,由台灣一隅延伸至世界各地……在歡度慈濟三十三歲生日的同時,為感
念這些當年的老友,特地舉辦「慈濟老友回娘家」活動,在五月二、八日
兩天,近百位與慈濟相識二、三十年的老友,相偕至靜思精舍敘舊。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