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門三部曲
《慈濟33周年慶.接棒系列》

◎撰文/李委煌

如何成為一名慈誠隊員?
見習是入門的第一步;
培訓是為未來打基礎;
受證是承擔更是使命。


問他們為什麼要加入慈誠隊?有人說,好奇嘛!見朋友加入慈誠隊後,變
得「柔和悅色」,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於是也想「見賢思齊」囉!有人則
是承受出任慈濟委員太太的殷切期盼,加上周遭慈濟友人敲邊鼓,便勉強
「參加看看」,就這麼「不可自拔」,從見習到培訓、進而別上慈誠隊員
證。

純粹想加入如此罕見且「正派」的男眾組織,藉團體的大力量疏遠損友、
戒掉不良習氣的人雖不在少數;然厭倦職場上充斥的「權」、「利」、「
名」,決定放棄不必要的爭逐與互別苗頭,寄望在信仰與慈善天地找尋生
命意義者,更大有人在……

用心投入就是資深

慈誠隊成立的時間至少比委員組織晚二十年,然而今日能與委員的角色功
能並駕齊驅、相輔相成,男眾重視組織架構、行政效率的特長實為一大助
力,而這種特質也表現在慈誠隊的培訓模式上。

正式培訓前,首先是一段「見習」的過程。只要經慈誠隊員引薦,且本身
參與意願高,便可以開始年度系列課程──認識志業發展、精神研討、學
佛行儀、慈濟十戒、訪視與勸募……;另外,也安排準隊員於各項活動中
機動性支援勤務,如布置會場、交通指揮、派車駕駛、分會值班等。

從見習、培訓到受證的過程有多長?

這得因人而異,一般說來總少不得兩年,這段期間足以考驗個人志向與團
體性質相符與否,以及兩者間的信任與認同程度。

「投入慈濟可不是一天、兩天,或一年、兩年的事。」北區慈誠副大隊長
張順得進一步詮釋:「且不管加入早晚,要投入才叫資深!一旦因緣成熟
,生生世世都會發願做慈濟、走菩薩道的!」從最初小小的意願,激發出
長長久久的願心,過程轉折耐人尋味。

排除萬難接受培訓

從加入培訓開始,隊員們便註定了甘願樂受的付出,畢竟這是志願選擇的
一條服務之路。

「培訓這條路,不是那麼好走的!」上校退伍、民國八十五年正式受證為
慈誠隊的倪世凱說,當年參加培訓,正好遇到出差到南投,為了趕上晚間
的培訓課程,他不得不在當天下午四點多驅車抵達台北分會,晚間九點再
提早告假離席,於宿舍十一點半關門之前回南投報到。

「有人家住北縣貢寮鄉,每次都得花近三小時車程往返,那才更不容易呢
!」倪世凱不得不讚歎隊員的恆心和毅力。

「也有人即使臨時有事,就算課程進行到只剩半小時,還是匆匆趕來;甚
至有車禍受傷、拄著拐杖,仍堅持出席的。」負責大隊培訓工作的林慈明
表示,從參與培訓課程出勤態度,即可看出隊員都很有心。

慈誠隊員中,多數正值需要為事業衝刺的青壯年期,既要投入慈濟,更要
掌握時間規畫,否則忙碌生活所帶來的衝突便如北區慈誠副大隊長邱奕練
所說:「若想懈怠或退轉,那是每天都可以找到理由的!」

雖說「投入才能深入」,但是證嚴上人可是期待慈誠隊員個個皆是「賢夫
良父」的典範,所以經常叮嚀他們:「要記得回家吃晚飯呀!」「做慈濟
,要把家庭先照顧好」等語。

誠然,服務人群的願心貴在「細水長流」,慈誠隊員為人群奉獻的善行若
能獲得家人隨喜讚歎,才算圓滿。

受證是承擔的開始

「有一種找到家的感覺!」黃千里難忘接受上人授證那一刻的心情,不由
自主地哭得稀瀝嘩啦,還麻煩一旁的委員攙扶離去呢!

問他在見習、培訓和受證三階段的心境?他說,見習只是「跨進門檻看看
、多少幫忙做些事」;培訓時,「發現慈濟不只是慈善團體,更是個修行
團體」;受證則是提醒自己配戴起「佛心師志」,擔負「為佛教、為眾生
」的使命,因此他強調:「一定要受證!」

中區慈誠副大隊長洪武正說:「受證固然是種鼓勵,卻不是領取畢業證書
!」他認為,受證不僅是肯定學習成果與傳承志業精神,更代表慈誠隊員
個人對於團體責任的承擔。

「證件本身沒什麼,倒是上人親自為我授證的那一剎那,心頭有種和上人
極為親近的喜悅感,那大概就是接棒、承傳的心情吧!」倪世凱回憶道。

不管接受上人親自授證那一刻的心情,是慨嘆人生路上迷惘過,而今方才
重回母懷的悲欣,或者找到真正屬於團體的神聖與榮譽之歡喜,短暫的受
證儀式之後,才是「承擔」的開始而已。

勇於承擔樂於配合

而承擔責任更為重大的,莫過於不斷培植新進的慈誠幹部。

面對培訓學員來自各階層,甚至是社會上的高成就者,負責培訓的各區幹
部也曾擔心:「我們要給新人什麼東西?」「只要說你們平日所做,力行
你們平日所說的就可以了!」上人簡短一句話,眾疑盡釋。

「帶人,是使命,也是傳承。」東區慈誠大隊部培訓幹事邱澄文的作法是
,把培訓隊員當成同事或兄弟一般關懷,令他們的熱心不至於冷卻。

同樣用心帶領新人的東區慈誠隊員王明河也說:「培訓的重點,在於理念
的紮根與心情的陪伴,我們希望營造一個溫馨的大環境,讓隊員的 心可
以安住在此。」

今年七十八歲,在元月初受證的中區慈誠隊員文震南認為,在慈誠隊媥
任幹部並不容易,畢竟每位成員都是志願前來,幹部無法像在軍中帶兵指
揮一般直接命令人,如何凝聚大家的感情和共識?帶領者的精神令人大豎
拇指。

「幹部的頭銜與職稱,只代表責任的加重。」邱奕練說,志工組織貴在共
識,而非「誰聽誰的」,如此一來才能推動團體的理念。

從「發號施令者」變成「被帶領者」,少將退伍的楊冠新說:「帶軍人並
不稀奇,能夠放下身段讓人帶,才真了不起。」此話正好切中上人常講的
「勇於承擔,樂於配合」──唯有幹部勇於承擔,隊員樂於配合,團隊運
作才能順暢。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