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修共成
《慈濟33周年慶.接棒系列》

◎撰文/黃鵬宇、葉文鶯

不同於應酬場合上的mens' talk,
在慈誠隊的大大小小聚會中,
他們禮佛拜經、勤練手語,
他們交流經驗、凝聚共識,
更重要的是關心彼此,不退道心。


禮佛經 生願心

晚餐過後,十多位慈誠隊員共聚一堂,二人手執木魚、引磬擔任悅眾、維
那,引領唱誦佛號、禮拜法華經序。音聲渾厚、表情平和,由外而內自成
一股安祥的氛圍,安定著每一顆心……

「藥師佛有十二大願,其中第七願提到,『若諸有情,眾病逼切,無救無
歸,無醫無藥,無親無家,貧窮多苦,我之名號,一經其耳,眾病悉除,
身心安樂……』每誦經至此,我就想到訪視照顧戶、到醫院當志工、參與
賑災的經驗。」當平時參與慈濟工作所見的人間貧病悲苦一幕幕閃過,總
令北區慈誠第十五中隊副中隊長潘福隆喉間一緊,哽咽起來。

「藥師佛發願若人聽其名號即可獲致圓滿,這種慈悲濟眾的精神也正是慈
濟人救貧濟苦的目標,所以拜經共修使我更加肯定在慈濟所做的一切。」
潘福隆說。

禮拜經懺是慈誠隊共修中的一項。所謂「共修」,即是集合大眾一同精進
,藉團體的凝聚力,使學佛修行的目標更加得力。共修的目的雖然一致,
但在形式上卻不限於佛堂堛獄w經拜佛;就慈誠隊共修的內容而言,大致
可分為提升心靈、著重實用,以及理念傳達三種形式。

「透過禮佛拜經,可懺悔己過、啟發智慧。」負責培訓及共修的北區慈誠
副大隊長周政雄說,拜經使他的心能夠沉澱下來,而眼前所禮拜的佛菩薩
,更是他學習以慈悲心待人處世最佳的導師。

禮佛拜經的體會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然而多數慈誠隊員認為,拜經除了
讓他們獲致心靈的平靜與昇華,更有助於維持「學佛」的道心不退轉,力
行慈濟菩薩道的願心也愈發堅勁。

此外,還有法器共修。有人是基於本身對法器的興趣,再者為因應常態性
的拜經共修不一定每次均能延請精舍常住師父帶領,所以隊員之間必須培
養熟諳法器的成員,以便領眾;另一方面,遇有他人往生需要助念的場合
,使用法器配合佛號助念也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法器研習可說是兼具心
靈及實用性質的共修。

理念聚 共識凝

每當上人行腳至各分會、聯絡處,各地慈誠隊也會安排「共修」時間,簡
報會務,並恭請證嚴上人開示。

從早期呼籲建醫院、辦學校、推動資源回收、骨髓捐贈、大體捐贈……到
國際賑災、建設醫療網等等,上人都利用此類共修時間,親自向弟子詳細
說明,並綜合眾人意見、解答疑問、凝聚共識;如此一來,身為慈濟團體
核心之一的慈誠隊員才能向廣大會眾傳達,即使面對一般民眾的詢問或不
同意見的質問,也能逐一解釋。

上人對慈誠隊員的期許,也是藉著共修開示,若投石入每個人的心湖,激
盪起層層以同一方向波動的漣漪,讓慈誠隊員在在提起進入慈濟的初衷─
─「以佛心為己心,以師志為己志」。

「上人的開示內容,有時是針對當時重要會務或大型活動提出看法與說明
,更多時候是以淺顯的例子解說深奧的佛法義理。」中區第七中隊長郭東
成至今仍記得多年前上人所講的「佛法很好,但更要實踐它!」一語道中
「解行並重」的學佛關鍵。

每月固定舉行的大隊月會、中隊共修時間,除了討論日常工作勤務,最大
的功能在於促進隊員之間對慈濟理念的交流,特別是新進成員對於慈濟和
佛教尚未建立完整而正確的認知,這時,資深隊員的傾聽與分享顯得格外
重要。

小聯誼 大溫馨

相對於出席人員眾多、氣氛較為嚴肅的大隊或中隊共修,存在於各小隊之
間家庭式聯誼會,就顯得輕鬆有趣且溫馨多了!「最重要的是讓師兄們暢
所欲言,發抒感受!」周政雄強調,小隊聯誼的特色是:輕鬆、不拘束!

因著共同的人生目標和長時間的相處,慈誠隊員之間的「法親」情亦不輸
手足情。在隊員家中舉行的聯誼,既不拘形式也比較隨性,像是在各自成
家的兄弟之間「走動」一般,哪位隊員何時方便,只要在小隊堜菮I一聲
,簡備些茶水、點心,幾個人就在客廳聊將起來。

其實男人之間也可以閒聊家務、心內話,更重要的是,彼此的家人隨時可
以加入聚會、共聊話題。這種「家庭式」的聯誼,不同於生意或應酬場合
的「mens' talk」,不但可以增進隊員家人對慈濟的了解,也可以讓小隊成
員了解彼此的家庭狀況,以便適時提供關懷或協助。

例如曾有隊員初加入慈誠隊時,家人誤以為佛教團體多鼓勵人出家,唯恐
一家之主遁入空門,以致每有活動便加以阻撓。經幾位慈誠隊員登門造訪
,以其加入慈濟多年依然以「在家」身分護持慈濟的經驗,便已勝過當事
人廢盡脣舌。

一旦認識、認同慈濟,一來家人放心,二來有可能「一人加入,全家加入
」,往後一有慈濟活動,像是淨山健行、戶外聯誼運動會等,就可見到慈
誠隊員舉家攜老扶幼,小家融入大家、小愛融於大愛,個個歡天喜地、情
感交融,慈誠隊員在護持志業與家庭之間的衝突,更消減於無形!

陽剛相 訴溫柔

凡是參加過慈濟活動的人,一定欣賞過手語歌的表演。手語,是慈濟團康
的主要特色,過去一向是女眾的專利,曾幾何時,那一雙雙指揮交通時堅
定而毫不猶豫的手、搬抬重物時青筋暴露的手、共修止靜時維持放掌不為
所動的手,竟也變得柔軟、多姿,在那粗大厚重的指掌與手腕之間,容許
訴說叮咚吟唱的貝江河、開在心田的一朵蓮花,或隨時幻化成牛的犄角、
小女孩插在腰間的忸怩樣態了……

有人覺得男生比手語,挺彆扭的,加上手指僵硬,總是有點好笑。初學手
語時,很多人左右方向分不清,手指頭還常打結呢!不過這也是學手語的
趣味所在。

在中區,每一位慈誠隊員都必須學手語,「每隔一段時間,我們會固定從
所有隊員中挑選出四十位特別訓練,然後在不同的活動場合堙A以抽籤方
式決定哪些人出來表演。」中區慈誠大隊長羅明憲說,即使是大隊、中隊
、小隊的幹部也不得以事務繁多為託辭,人人非學不可,而且還舉辦手語
比賽呢!

當手語表演成為即席、即興演出,任何成員為了顧及面子、堣l,平常便
不得不用功,難怪中區慈誠隊員手語表演之純熟,令人刮目相看。

值得一提的是,在依然陽剛的制服底下,中區慈誠隊員的手語表演可不只
提供餘興節目而已。學手語使慈誠隊員展現肢體與態度內外一致的溫柔,
羅明憲更指出其積極的目的在於「促進社區工作的落實」。

原來,慈誠隊手語表演往往能吸引社區民眾的好奇,在駐足、觀賞的同時
便是一種自願性參與,所以,慈誠隊的手語不但是推動社區工作的「推手
」,更是慈濟文化的代言人!



由於共修時間多在假日或利用晚間,對於工作時間不同於正常上班族,且
必須兼顧家庭的隊員來說,能夠參與共修,把握心靈充電的機會,必須將
時間作更妥善的安排,甚至得放棄賺錢的機會、取得家人的諒解。

對潘福隆來說,參加晚間共修固然已獲得家人的支持,不過就事業收入來
講,確實是得有番犧牲,但他認為所捨棄的只是「小我」,在學佛拜經中
獲得智慧、體悟人生的苦空無常而長養悲心,才是他所追求的「大我」。

周政雄也說:「兩個小時的共修,不管參與的人是念佛、誦經或執法器,
都必須專心,不能存有他念,所以是在學習放下與捨得。」

放下的是什麼?提起的又是什麼?參與共修的「捨」「得」之間,不但達
到共修的目的,同時也種下了未來成就的種子。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