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塑
《慈濟33周年慶.接棒系列》

◎撰文/葉文鶯

十戒,就像榕樹枝幹上的小鐵絲,
曾伴隨每位慈誠隊員一同成長,
修正各形各樣的習氣與偏執。
但修行若能達到不執戒而不犯戒,
這才是真功夫!


盆栽堛漱p榕樹,長得有模有樣,不難想像那不斷成長的小小枝幹,曾經
被培植者圈捲細小鐵絲,隨著時間方才自成一格,擁有令人賞心悅目的景
觀。

慈誠隊,也可以說是慈濟團體吸引人的景觀之一。這群男眾不論動、靜,
舉手投足皆予人深刻印象──穿著與動作整齊卻不呆板、紀律嚴謹不遜於
軍隊、溫恭謙良更不失為大丈夫。

來自不同身世背景、成長環境,行為、素質如何提升至同一水平?在同一
式制服下如何表現出團體的特質?慈誠隊剛柔並濟之美,無疑受到上人及
慈濟大環境薰陶;然而論及養成「方法」,還是離不開上人制定的行為準
則──慈濟十戒。

戒不戒看決心

「男人的壞習慣最多了!」即使男人也不諱言地這麼說。而且「習慣」乃
日久成自然,最是難改。據說在未加入慈誠隊前,有人甚至對他人的勸誡
譏諷道:「菸、酒、檳榔,才是我的『三寶』(註)哩!」或自吹自擂:
「我除了吃喝嫖賭抽、詐矇拐騙摸之外,沒有其他不良嗜好。」至於嗜賭
如命、風流成性、愛說大話、語言暴力等等,因父權社會結構、同儕影響
等因素助長之勢,種種惡習如何戒得掉?

一位男眾來到上人面前請求「加持」,希望把酒癮戒掉,並表示願意成為
慈誠隊員。「既然你有心改變,我也祝福你,不過戒不戒還是在『你』啊
!」上人如此表示。很多人期待藉外力改變,殊不知欠缺的「臨門一腳」
是自己的決心,其次才是外在因素的配合。

打從初三就開始抽菸,菸齡四十有餘的高震,回想加入慈誠培訓之初,便
徘徊於「我要做慈濟,還是要香菸?」的抉擇。他知道很多慈誠師兄面臨
如此交戰,往往盤算著魚與熊掌兼得的辦法,即「香菸慢慢戒,慈濟照樣
做」,卻被上人一句:「慢慢戒,就不用戒了!」給推翻。

打定主意追隨上人,高震很訝異居然不需要口香糖、花生當替代品,菸癮
即不再發作,這個經驗讓他證明一件事:「戒菸的種種方法,只不過是給
不想戒的人一種藉口;想戒的自然就戒了,戒的本身就是方法和過程。」

願心懇切,是戒斷的動力。陳金發有感於上人的德行與願力,頓時毫不猶
豫地戒酒、茹素。「我向來做什麼像什麼,既然決定進來慈濟,就得完完
全全符合團體要求,決不造成團體的負擔!」陳金發堅守「最高品質」原
則,連做慈濟人也不馬虎。

內化才能轉化

莎士比亞名劇《威尼斯商人》中,放高利貸的商人咄咄逼人地要求還不出
錢的借貸者割肉抵債,後來法官規定他必須一刀割下不多不少的肉,才知
難而退。

慈誠隊也有一位過去被稱作「大漁翁」的放高利貸者,北區慈誠副中隊長
郭丁榮目前已經老實以「正業」維生,不再經營地下錢莊坐收高利,因為
放高利貸算來犯了慈濟第六戒「投機取巧」,不但賺取不義之財,還可能
害人破產自殺、身敗名裂、家庭破碎。

郭丁榮結束錢莊並非受到《威尼斯商人》的教訓,而是被「好人」嚇一跳
,才改變想法。當年,郭丁榮的姊姊想捐一筆錢給慈濟,他擔心姊姊被騙
,特地到慈濟探個虛實,就在一場榮董聯誼會中,被一位善心不落人後的
清道婦感動,決定加入慈濟。

最初,錢莊生意照做,郭丁榮還等著把放出去的錢連本帶利收回來,他想
:「只要不再放出去就好了!」每天仍有道上兄弟上門泡茶、賭博,他只
要一贏錢就捐給慈濟,自認這樣已經不錯了,可是太太卻說:「賭博賺來
的錢不正當,師父不會喜歡啦!」

決定加入慈誠培訓,郭丁榮才結束錢莊另尋工作。由於缺乏一技之長,剛
開始做推銷員,後來在路邊擺攤位賣餅,「老實做生意,卻常要跑警察,
違法的事不符合佛教戒律,只好再換工作。」最初的幾年間每個工作幾乎
都做不到一年,收入變得不穩定,甚至出現入不敷出、經濟拮据,想起以
前往往是人家有求於他,而今為了生活必須放低姿態,可是他從不後悔。

大磁場影響深

改變之後的郭丁榮不但人人稱讚,而且不斷有人找上門請他幫忙戒掉不良
習氣,其中以酒癮最多。直至目前為止,有兩個半的人(一個尚在培訓,
今年可望受證)因他的帶領而成為慈誠隊員。

「我介紹你去培訓,任何時間你要喝就喝,但是不要醉醺醺跑去上課,被
擋在外面不說,連我也在冒險讓人家說我無故招個酒鬼去慈濟。等全部課
程上完,如果你還要繼續喝,那就當我們之間沒這回事!」郭丁榮軟硬兼
施,給有心改過的人機會,卻不濫作人情。他說,個人決心之外,大環境
是個大磁場,男人之間充充面子也是很大的激勵監督,而人在磁場中不受
影響也難!

一般說來,菸、酒、賭博、嚼檳榔是一般人最普遍的不良嗜好,不過張文
郎認為十戒之中最難做到的是「聲色調和」和「遵守交通規則」。很多人
一趕時間,就顧不得踩剎車,難保不闖紅燈、黃燈;至於聲色調和尤其難
上加難,這不但與個人習氣有關,更受到各種情緒操控,對內、對外要做
到時時保持好的臉色聲調,即使是已經受證的隊員,還是邊走邊修飾的人
居多。

「不過,我不認為一定要十戒已守才能進慈濟。」張文郎說,十戒可以提
升個人心靈層次,但是每個人習氣不同,需要時間改進,而團體對個人影
響力的優勢也在這堙C因此,想要見習者只要具備修行的心,自願以遵守
十戒為目標,再配合上人法語的滋潤及隊員的提攜鼓舞即可。

張文郎因長期參與訪視照顧戶、國際賑災,接觸過許多貧病無依、需要關
懷的人,出身鄉下、與父母互動保守拘謹的他,無形中也在慈濟團體學會
了愛的「行動」。雖然以前也很孝順,不過自從對長輩的愛可以化為動作
表現出來之後,孝順父母的層次又提升了!

戒律不是禁令,雖然有來自於個人及團體的壓力和約束力,但是積極面的
意義,往往令人嘗到倒吃甘蔗的滋味。

不執戒真功夫

持戒進展各有不同,有的慈誠隊員憑著男人的氣魄或死愛面子,一句「堂
堂五尺決不輸給短短的三吋(香菸)!」便在一夕之間戒掉;至於功夫稍
差一點兒的,像在治療慢性病,必須兼看中、西醫配合食療、運動,秉持
意志力,才能逐漸戒成。

郭丁榮認為,即使現在的行為變好了,並不代表以後就不受誘惑、不走偏
差,只要外在環境一改變,隨時都可能走回頭路。他坦言:「加入慈濟六
、七年,不敢說十戒都守得很好,但至少在行為上不犯戒。例如看到人家
開大轎車經過,心埵陵氻]會想:這種車開起來一定很舒服!這種攀緣美
好的事物與享受,就是意念起了貪。」如何淨化意念?郭丁榮相信,經常
接觸慈濟大環境,修行的功夫自然一日千里。

以「十戒」當作行為準則,固然塑造了很多「好兒子」、「好丈夫」與「
好爸爸」,有人甚至將這種行為改造過程喻為奇蹟;但正如一度是榕樹枝
幹上的鐵絲一般,修行若能達到不執戒而不犯戒,才是真功夫!

「慈濟制定戒律給我們很好的方向,自我清淨、攝心,若能做到『不壞』
自身習性才真叫『金剛』啊!」楊中喜巧喻十戒與「護法金剛」慈誠隊之
間相加得利的效果。

他說,做生意時免不了應酬,但是客戶知道他是慈濟人,絲毫不勉強進酒
,這歸功於團體受人肯定,而戒律更帶給他「方便」,不需要任何藉口就
獲得對方諒解,反倒是慈濟團體對於個人的貢獻呢!

楊中喜認為更重要的是大家應共同遵守戒律,否則有人不自我約束,外界
誤以為有雙重標準,一句「他也是慈濟的,人家也沒這麼嚴格」的話,十
戒就不再是一道護身符了。



慈誠隊員自「本來」面目還原至清淨本性的過程,不難體會上人制定十戒
的用心。小至個人修養、家庭與人際關係的改善,大至代表慈濟在外活動
,若連自身的惡習、迷障都破不了,停留在未改變前的「原形」,哪還談
得上度化眾生、淨化人心?

「慈誠隊重質不重量,著重以身作則;守戒是考驗大家的毅力和勇氣,菸
、酒傷身也傷志氣。」上人對慈誠隊員有鼓勵,也有要求。

儘管慈誠隊員的服從、守紀律不遜於正規部隊,上人卻指出,慈誠隊員應
具備「威德」,而不是「威嚴」;應「以德服人」,而不是「以嚴制人」
。以嚴整的儀表規範樹立一道清流,進而擴及社會大眾,是上人對慈誠隊
的深切期許,也是慈誠隊足以不斷吸引有心人加入的原動力。

註:「三寶」係指佛教徒所尊敬供養之佛寶、法寶、僧寶。


慈誠十戒

十戒,曾是榕樹枝幹上的小鐵絲,伴隨過每位慈誠隊員一同成長,幫助他
們去除各形各樣的習氣與偏執,漸漸塑造出慈誠隊一貫的「誠正」形象。

在一般佛教徒應守的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五戒」
外,上人因應時代生活增訂五戒──「不抽菸、不吸毒、不嚼檳榔」,「
不賭博、不投機取巧」,「孝順父母、調和聲色」,「遵守交通規則」,
「不參與政治、示威遊行」。

然而「十戒」不全然以「不!」為開頭禁令,它其實包含諸多積極面,諸
如:不殺生是「尊重生命」,即使物品也有生命,使用時應惜物感恩;不
偷盜是不取不義之財;不妄語則不僅不搬弄是非、口蜜腹劍,還應時常口
吐蓮花、讚歎他人。

第六戒是為維護個人形象與健康;賭博視同投機行為;侍奉父母如堂上活
佛是做人的根本,理直氣「和」、慈顏愛語能減少與人衝突,多結好緣;
騎乘機車戴安全帽、開車繫安全帶可以保障性命安全;至於第十戒,並非
教人不關心政治,而是重視理性和平、不主張抗爭,再說若個人參與卻遭
人解讀為團體意圖,豈不招致無謂的傷害?

「十戒」似一道身、口、意業的護身符,不造作惡因、傷人害己,得以保
護個人及團體,這是「有所不為」的「止惡」面;若能戒除不良嗜好,則
小至做好一個人、發揮健全的家庭功能,進而參與社會公益、廣泛度眾,
則是更積極「有所不得不為」的「行善」面;如此自利、利他,就是真正
的人間菩薩!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