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我愛您!
《卸下受難的枷鎖──原諒》

◎撰文/劉正雄

母親染患精神病已屬不幸,
我怎能再對她苛責?

「家堨膳尪買厝,要來去大甲將你賣掉!」母親的聲音劃破寂靜無聲的
清晨,那麼清晰而駭人,她孔武有力的手把酣睡中的我拉醒,半懸於空中
。我被母親突來的舉動嚇得魂飛魄散,冷汗浹背地放聲大哭!

我盡畢生之力反抗,仍被母親拉到大門檻,千鈞一髮之際,祖母及哥哥、
姊姊被我的哭聲驚醒,火速趕來緊緊捉住我,和母親形成一場拉鋸戰。

經過一番對峙,我終於被救回祖母的房間,而母親仍在房外徘徊叫囂。那
是我一生當中最長的破曉時刻。

最後母親放棄,走出家門。當陽光從窗櫺射入房間的那一瞬間,我竟不知
如何形容重見陽光的喜悅。那年,我才七歲。

成長過程中,我內心時而忿忿不平,恨老天爺對我不公平,讓母親得到精
神疾病,更憤怒母親在幾個子女中,唯獨如此對我。這陰影一直伴隨著我
,甚至影響我日後和異性之間的交往。

剛退伍時,我愛上了一個女孩子,內心深處卻有個陰影──害怕娶到和母
親一樣的老婆,也擔心自己結婚後會像母親一樣發病,若是這樣,我的孩
子豈不將步上我的後塵……由於莫名的害怕、恐懼,最後只好逃避對方。

儘管難過、怨恨、憤怒、痛苦糾結,可是我不曾放棄過自己。進入大學就
讀,我一直反省這種恐懼害怕的心結,不僅報名參加學校心理輔導生涯規
畫,也不斷閱讀相關書籍,漸漸發現自己的問題。在心理輔導老師的引導
下,我不再逃避,選擇勇敢地面對自己的傷口,治療受傷的心靈。

漸漸地,我發現若能以同理心、感恩心來看待世間的一切,心中將有無限
的豁達,也慢慢接受母親罹患病症的事實,以及曾經對我造成的傷害。母
親染患此症已屬不幸,我怎能再對她苛責?如果沒有母親冒著生命危險、
忍受劇痛的生產過程,就沒有今日的我。

我誠心地感激所有遇過、幫助過我的人,更感激我的父母、祖父母、家人
。此時,我只想大聲地說:「母親,我愛您!」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