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草重生
《卸下受難的枷鎖──原諒》

◎撰文/劉榮興

我的心像待斃的草,
原諒,讓它重又挺起青翠。


用毛巾輕拭去額鬢的汗珠,微濕的拂拭處,立即有股清涼透膚而入,在略
顯侷促悶熱的舍房堙A這是驅熱納涼最簡單的好方法。

身外之熱易除,然則自體的躁熱,又該如何袪除、如何安定呢?

初進大牢時,不安、沮喪、懊惱等情緒每隨著審訊而起伏,即便是判決確
定後,仍受到種種無明的煩惱折磨。白天可以藉著忙碌暫時躲避,但終究
逃不開暗夜的追襲,每當陷入安靜的沈思之中,悔恨和愧疚便一擁而上,
重重壓迫著我,以致夜夜失眠,彷彿一具行屍走肉。

所幸清靈未泯,我試著去反思:受害人蒙受損失後,仍在法庭上原諒我的
罪行,其中兩位還當庭勉勵我要重新振作,再走正途。若我如此自毀下去
,豈不辜負他們寬諒的美意?

我收拾起潰散的精神,審視過去,漸漸看清了自己內在的良知和能力。「
卿本佳人,奈何為賊?」我在心媕Y對自己說,過去的已成歷史,那些錯
誤的思想和行為,將作為往後行事的一面鏡子。這次,原諒自己,就以切
實的懺悔和真確的行動來彌補過去,開創未來吧!

就這樣,我選擇書和筆重新起步,在平淡樸素的空間堙A用亮彩為時間的
流光增色。我的心像待斃的草重又挺起青翠,儘管無法和那蒼松相比,但
復甦的喜悅卻令我如沐春風。

我在一筆一字間體驗了踏實的滿足,更學會了真正的思考、自我觀照,試
著降伏那時隱時現的念魔。雖知離成功尚遠,但我時刻努力著。

藉由他人的原諒,進而懺悔,讓我擺脫妄執地糾纏,踏出紮實的步伐。我
想,現在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吧!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