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根沐愛
印尼華裔青少年來慈濟過暑假
《千江映月》

◎撰文/莊淑惠

「太陽光大、父母恩大、君子量大、小人氣大……」
當聽到這群九歲到二十歲的青少年,以稚嫩的華語齊聲朗誦時,
陪同孩子迢迢而來的父母,臉上綻露了欣喜的笑容。


「學中文難嗎?」九歲的印尼華裔黃雪珊害羞地回答:「不會。」

「學會了什麼靜思語?」她想了一會兒說:「學會……口要……說好話!


五月二十一日到六月九日,在花蓮慈濟本會舉辦的「印尼慈濟華語文化研
習營」,六十二位學員中像黃雪珊這樣原本完全不懂華語的,就有二十七
位;另外十五位印尼華僑子女算是「略通」華語;相較之下,就讀雅加達
台北學校的二十位台商子女,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了,可以擔任小小助教協
助印華語的翻譯。

不過這樣的差距在長達三週的課程結束後拉近了,你可以聽到這群九歲到
二十歲的青少年,以稚嫩的華語齊聲朗誦:「太陽光大、父母恩大、君子
量大、小人氣大……」

【根】

他們一起學習華語、一起體驗中華文化之美,
並且感受慈濟的大愛精神。


印尼國會大選六月七日甫落幕,面對這次號稱印尼四十四年來的首次自由
選舉,所有印尼人此刻都在等待這遍布一萬七千多個島嶼、約一億一千三
百萬張選票的漫長開票結果;而整個亞太地區華人關心的焦點,則集中在
印尼選後的政經變化,期待印尼社會能遠離暴動和金融風暴的陰影。

因為選舉,印尼學校提前放暑假。服務於金光集團(SINAR  MAS   GROUP
)慈善部門的黃慧玲,曾參與慈濟在印尼的發放與義診,她提出了不妨利
用這段假期,讓華僑子弟回花蓮學習華語與慈濟人文的構想。此舉獲得她
的老闆黃榮年以及慈濟印尼聯絡處負責人劉素美的大力支持,遂合力促成
此次營隊的舉辦。

「上人希望印尼學員回台除了學習中文與慈濟人文,也要落實生活教育,
讓學童成為愛的種子隊,將慈濟大愛種子帶回僑居地。」劉素美說。

在印尼,許多華人家庭都聘有佣人,也因而養成子女「茶來伸手、飯來張
口」的習慣。

加入慈濟已五年的黃瑞花,這回便帶著弟妹的七個子女回台,希望姪兒們
藉由營隊中必須自己洗衣、洗碗筷、摺被子,學習獨立的生活能力。十歲
的黃暐婷說:「媽媽希望我來慈濟學習獨立、學習吃苦精神,才會有成就
。」

加入慈濟兩年的劉吉珍,在印尼鄉下探訪貧民時發現,不少印尼華人雖已
不知自己的中文姓氏,但門口仍貼著春聯,婚喪喜慶也照著中國傳統習俗
進行;因此,她希望祖先早已在印尼落地生根的華人後裔,仍有機會了解
中華文化以及慈濟愛的文化。

葉淑麗的雙胞胎兒子和黃妙香的兩個女兒都略懂華語,母親專程帶他們來
台灣,主要是希望讓他們有機會在慈濟感受到人與人之間愛的真誠交流。

父親來自廣東梅縣的梁碧源,以不甚流利的中文說:「我在印尼出生,一
九六五年前曾受過四年中文教育,印尼政府中斷華教後,直到去年接觸慈
濟,才又開始說中文。

這次帶小孩回台,希望他們能把中文學好;未來,希望有機會讓孩子回台
灣讀慈濟中學,讓慈濟將我的小孩教育成一位有愛心的人!」

十一位家長就是懷抱這樣的期望,帶著六十二位華人子弟迢迢來到台灣「
尋根沐愛」;透過活動,他們一起學習華語、一起體驗中華文化之美,並
且感受慈濟的大愛精神。

【學】

以印中文對照方式學唱中文歌,
生澀的聲歌迴盪在教室堙K…


「我來自印尼是個好地方 (  SAYA  DATANG  DARI  INDONESIA   SUATU
NEGARA  YANG  BAIK)」,孩子們以印尼文對照中文方式學唱中文歌曲
,「我來自慈濟是個好地方  (  SAYA  DATANG  DARI   TZU  CHI  SUATU
NEGARA  YANG  BAIK)」,生澀的聲歌迴盪在慈濟人文社會學院教室
……

此次營隊課程是由未來慈濟中小學兩位校長曾漢榮和楊月鳳負責設計,並
親自擔任教學工作。勇氣班的學員具基本中文能力,信心班則是完全不懂
華語的;上午研習中文、靜思語與認識慈濟志業,下午學習花道、茶道與
傳統工藝等。

「慈濟面霜是……微笑。」楊月鳳一字字慢慢地念,信心班學生大聲跟著
讀,在反覆練習與多元化教學引導下,學員們很快地就能將一些日常用語
朗朗上口。

另外,唱歌學中文的效果也不錯,下課後,孩子們都會哼哼唱著:「我家
有好爸爸,也有好媽媽,他們養我育我,送我到慈濟……」

勇氣班則多採取講述、思考、討論、有獎徵答等方法進行。像國際賑災課
程,主要是希望孩子們能體認到愛不應分國界、宗教與種族。討論時,學
員們熱烈地表達意見,有人說:「慈濟很偉大,不只救台灣,也救印尼人
和全世界的人!」但也有人表示:「暴亂時,有些印尼人很壞,為什麼要
救?」

聽到孩子們不同的想法,曾漢榮也藉此機會啟發他們:「既然生活在印尼
,頭頂人家的天、腳踩人家的地,要懂得回饋和付出;也唯有愛,才能化
解一切紛爭和動亂,社會才能邁向安定。」

五歲即舉家移民到印尼的戴雨君,原本對台灣學生的印象「很壞」,不過
,由於課程中安排了一場與明廉國小文化交流活動,她改變了對台灣學生
看法,「台灣學生好熱情,他們一直問:『你們從哪堥荂H可以留下聯絡
的電話號碼嗎?』離開時,他們還依依不捨……」

與印尼學員相處三週以來,曾漢榮教授發覺這群孩子與台灣小孩非常不同
,可能是因為這兩年印尼社會動盪的影響,具有強烈的憂患意識。「希望
他們感受到慈濟無怨無悔的大愛付出,將愛的種子帶回僑居地,並愛自己
居住的地方,力行慈濟的愛、感恩與實踐精神。」

【祈】

圓緣時,她許了一個心願:
「祈禱印尼平安,窮人不再貧困……」


「雅加達台北學校的學生中文程度好,上課時,他們會幫我們翻譯;吃飯
時,也會幫我們把剩下的東西惜福吃掉。」十五歲的王鯧提以生澀的中文
說。

生在台灣,隨著經商的父母到印尼讀書的黃詩鈞,在花道與手工藝課中,
常細心地協助大家完成作品。他說:「雖然我們和土生土長的印尼華人語
言不通,但大家都能和樂地玩在一起,不會區分『你是印尼人,我是台灣
人』。」

在印尼,華裔子弟與台商子女其實沒什麼機會接觸,除了語言隔閡,生活
圈也少有交集;此次華語文化研習營為他們製造了一個彼此了解和相處的
機會。

「我從老師與輔導爸媽身上學會什麼是用心;長這麼大,第一次體會到被
人用心對待的感受!」十六歲楊景聿說,活動中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拜訪慈
濟醫院輕安居的老人,「當我們認真的表演手語給他們看、唱印尼歌逗他
們開心時,不知怎地,他們卻默默流下眼淚。」

圓緣時,黃雪珊許了一個心願:「祈禱印尼平安,窮人不再貧困……」

十三歲的張宣元學中文非常認真,此行最大的收穫是認識更多中文字、學
會唱中文歌;個子嬌小的他自信地站到隊伍前,以不太清晰但宏亮的發音
引導信心班二十七位學員朗讀手中的中文稿,表達參加慈濟活動後的心得
與收穫:「我們有信心,把慈濟大愛帶回去,讓印尼的明天更好。」


華語教育在印尼

◎撰文/莊淑惠

印尼華人有從大陸移民或土生土長的華僑,也有從台灣遠赴印尼經商的台
商和專業技術人員。

隨著政府推動「南向政策」,加深印尼對台資的仰賴,一九九一年印尼政
府破例於雅加達成立台北學校,讓一九六五年因印尼共產黨政變而關閉了
二十六年的華語教育,終於重現曙光。

七年前隨先生赴印尼工作的李淑娟,曾於雅加達台北學校任教。她指出,
印尼教育部雖解禁了華語教育,但對台北學校仍設下不少規定,如:只能
招收擁有中華民國國籍的學生,印尼籍華僑不准就讀;從國小四年級開始
,每週需上一堂印尼文課……等。

事實上,印尼籍華僑家長都非常希望子女學習中文。李淑娟表示,有次她
還因一位華僑母親的堅決請求,而義務幫她的子女補習中文。

十八年前隨在榮工處服務的先生到印尼赴職的金玲俐,也曾任教於雅加達
台北學校。

她指出,早期該校師資多為台商眷屬,後來為了提升教學品質,特別從台
灣聘請師資,以期在教學理念、課程內容上,避免和台灣的教育環境脫節


校地約佔零點一公頃、學生人數曾高達三百多位的雅加達台北學校,去年
因印尼經濟風暴與政治動亂,不少台商攜家帶眷離開印尼,使學生人數銳
減,目前從幼稚園到高中約只有一百五十位左右。

印尼有數百萬華人掌握著當地的經濟動脈,印尼政府近年來逐漸對華語教
育做適度開放,如對觀光或餐廳飯店從業人員開放中文補習教育,甚至有
些印尼學校還開設中文課程。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