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一身紅

《醫病之間》.5

◎撰文/張端容

紅帽、紅衣、紅指甲的「全紅」裝扮,是田永南予人的第一印象,「沒辦
法耶!我的指甲都變黑、變硬了,我想塗成紅色會比較好看……」他一臉
無辜地表示。

的確,全身百分之八十二的燒傷面積,如今卻能行動自如且神情自若,可
以想見他得花多大心思進行復健,也能體會他急於恢復原有的身體狀況,
並盡量掩飾燒傷後留下的嚴重傷疤。

民國八十七年初春下午三點,從事造林工作的田永南,由於抽菸疏忽導致
油箱氣爆,熊熊烈火直撲上身,讓他根本無法閃躲。一旁的工作伙伴都嚇
壞了,無人敢趨前救他,加上地處高山地帶,聯絡極為不便,直到傍晚五
點才被送進急診室,更增加治療的困難。

住院半年,田永南覺得自己好痛苦、好難受,不僅失去身體健康、也失去
工作能力,他開始胡思亂想,頹廢、自卑的心情揮之不去。「放開心胸,
只要有信心,沒有做不到的事!」志工的話如當頭棒喝,說到他的心坎


「慈院醫師醫好我身體上的傷,慈院志工則醫好我心堛滲f,慈濟真的救
了我的命!」田永南認為,如果不是慈濟,他恐怕無法活下去。

為他操刀的整形外科主治醫師孫宗伯表示,以他當時的狀況,存活機率相
當渺茫,就算存活下來,復原治療的過程亦相當繁複。

田永南剛進加護病房時,屬急性復甦期,必須輸入大量水分,注意液體平
衡及每小時尿量排出問題;兩個月後轉入一般病房,著重處理傷口,注意
是否潰爛,然後將死皮除去,從身體未燒傷之處挖皮來補,植皮、脫落反
反覆覆進行。受傷至今,田永南已前後進出開刀房達三十多次。

燒傷面積最大、情況最嚴重而存活下來的田永南,算是慈院一個罕見的案
例。孫宗伯醫師微笑地說:「像他這種危及生命的燒傷治療是相當不易的
,幸好他的求生意志很強,配合度不錯,身體條件也可以,恢復情況相當
良好;不過從他的案例來看,也可以證明我們醫院的醫療團隊處理的還不
錯!」

由於田永南家中經濟狀況並不好,醫藥費是一項龐大的負擔。當初全靠慈
院社工員幫忙打點住院手續、醫療費用補助等事宜;對此,他亦心生感激


今年,田永南的大女兒參加五專聯考,他交代女兒一定要考上慈濟護專:
「爸爸的命是慈濟醫院救回來的,將來你畢業了,也要到醫院救人!」他
坦言,自己不知該用什麼方式回報,只有寄託女兒幫他完成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