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舍拾穗》

木工房的吳阿伯

◎撰文/釋德暘

「活動!活動!要活就要動!」
八十高齡的吳阿伯,十三年來只有星期日休假,
平時無論風雨多大、氣候多悶熱,
總不缺席地在精舍埵ㄓW忙下,善用他的生命功能……


靜思精舍有一處非常特殊的地方──木工房,約一坪左右的空間,低低矮
矮,僅一個人高,卻發揮很大的功能。負責木工房的吳阿伯,是一位八十
歲的老居士。

民國七十四年九月,吳阿伯剛從花蓮鐵路局退休不久,即來精舍「爆薏仁
」。早期,爆薏仁的機器完全依靠人工操作,密閉的爆粉間,總是細粉飄
飄、機器聲隆隆,在炎炎炙酷的夏季,又不能吹電扇,一向怕熱的吳阿伯
卻從不喊熱說累,只是拿著毛巾頻頻擦拭汗水。

吳阿伯在爆粉間工作一年多,上人不忍年近七十的他繼續爆粉,而師父們
也發現了他的另一項才藝──精舍的門窗、桌椅等家具壞了,經他整修後
,居然比新的更美觀耐用。便請他協助精舍悹堨~外的門戶修繕。

十三年來,吳阿伯一直只有星期日休假,平時無論風雨多大,或是氣候多
悶熱,每天上午七點多即抵達精舍,從不缺席,且常常與大眾分享他的生
活原則──活動!活動!要活就要動!

木工房原位於小木屋內的一個角落,頂棚及牆壁緊塞著各種不同尺寸、質
材的木料,這些都是惜福來的資源。附近居民若有丟棄不用的木料,吳阿
伯就去搬運回來收進柴房;前陣子精舍擴建工程進行時,木工房暫遷移至
柴房旁,更加方便挑選木材。

撿拾回來的木頭分成四種用途──吳阿伯選出較好的木料利用傳統接榫法
,製作細緻又牢固的家具;慈師父細心地挑選樹枝,當作結緣品的美麗素
材:形態特殊的枯木,是普師父插花的最佳造景;剩餘不能再生的木材,
則成為精舍三餐不可缺少的燃料。

雖然已經八十高齡了,但吳阿伯卻捨不得放下目前的任務,假日在家休息
,反而讓他覺得全身筋骨痠痛,所以還是不辭辛勞地往返精舍;每次看到
他,若不是在「木工房」敲敲打打,就是手拿著捲尺,移動著不太靈活的
雙腳,一步一步地在各辦公室來回忙碌。

凡是參訪過木工房的人,都親切地稱呼他:「阿伯!」可愛的小菩薩則以
稚嫩的童音圍繞著:「爺爺!爺爺!」吳阿伯笑咪咪地說:「因為來精舍
,今日才會擁有這麼多孩子!」

由於廣結善緣而不孤獨,他深覺自己是一位幸福美滿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