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營隊特別報導》

我和孩子的輸贏

《親子篇》──國中親子營

▲母親的話──請允許父母也是人,我們只是用自己學來的方式愛你們。

◎學員/陳素婉口述(葉文鶯整理)

帶孩子的過程中,
我面對很多挑戰與挫折,
因為我無法面對孩子輸給別人!


因為成長背景的關係,我是一個非常孤僻的人,這麼大型的活動還是第一
次參加,心中不禁十分緊張。然而營隊進行到第三天,我已經高興得忘記
緊張,感恩我的女兒,讓我有機會在團體中暢談自己的感受。

我的父母思想比較傳統,他們要求我一切行為必須中規中矩,所以我向來
以「超標準」規範自己。原生家庭雖然給我很好的價值觀和資源,別人也
經常認為我很「讚」,但我卻為此付出很大的代價──相當拘謹。不知不
覺中亦要求孩子和先生拘謹,使他們憤而反抗、直想逃脫。

我的女兒發展遲緩,營隊剛開始,我很擔心她不時出現的大動作破壞形象
,造成別人的困擾。幸好親子小組的組員對我們非常呵護,他們告訴我:
「妳太緊張了,放鬆一點嘛!」

女兒在學習上帶給我很大的挫折感,我無法理解她為何老學不會,便對她
不斷指責、批評,甚至規定必須學會才可以出去玩。她從小學一年級開始
,便每天學習到晚上十一點。

發展遲緩的孩子本已輸在起跑點,別人的父母尚在趕鴨子上架,相形之下
我的孩子差人更多。帶孩子的過程中,我面對很多挑戰與挫折,這些多半
來自我內心的不平,原因在於我無法面對自己的孩子輸給別人!

我從小到大表現優秀,但是妻子、媳婦、母親等各角色卻都做不好,心情
跌到谷底,身體也隨之出現症狀,尤其椎間盤突出更折磨我十年之久。不
甘心自己居然沒有辦法經營好家庭,索性去學習心理輔導,經過自我探索
、了解自己與原生家庭的種種關係,才懂得回頭感恩女兒一路成就我。

營隊中,和講師、學員不斷分享親子溝通問題,也探討父母帶給我們的影
響與傷害,當重新回顧我與父母間的互動,我才理解父母也是人,他們只
是用他們學來的方式愛我,雖然他們的作法讓我感覺不舒服,甚至受不了


如今為人母,我已經懂得:要以孩子能夠接受的方式和她互動,進一步從
孩子的臉部表情和肢體動作中,感受孩子的回應狀況。我會問孩子:「妳
覺得怎麼樣?」而不是一味地讓孩子感覺她是被逼迫、被安排的。

其實我們和孩子的期待與需要,可以透過溝通浮到台面。曾在電視聽到一
位人士說:「我上司所謂的溝通就是──你可以說你的意見,但結果你要
聽我的,你的意見不會被我採納。」這不叫溝通,溝通應該讓出一個空間
給孩子。

父母不停地付出,卻很少問問孩子:「你要什麼?」我常跟孩子說:「我
很愛妳,我也期待妳能對我說:『我愛妳。』」這像條件交換,而不是給
她沒有條件的愛;彷彿我給了孩子什麼,又想跟她要回什麼似地,讓孩子
感到壓迫。

若不是女兒刺激我不斷學習,我可能一直抱持傲慢的高姿態。如今我願意
去看自己的脆弱點、面對自己的醜陋,內心變得柔軟許多。

希望所有為人子女,能夠允許父母也是人,他們只是用他們學來的那一套
方式愛我們,有些過程固然令人不適,但是子女可以真誠地表達自己的感
受,讓父母再次學習,使彼此間有再次面對面的交流,這是親子溝通堳
美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