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工地一天

【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安身計畫】

◎撰文/賴麗君

夜堙A一陣大雨滴滴答答敲打著帳棚,
嗡嗡的飛蚊聲更是擾人清夢。
所幸清早起床,陽光灑了一地燦爛,
師兄姊陸續戴上工地帽、拿起工具,
忙碌的一天又要開始囉!


清晨五時,大地仍沈睡在朦朦朧朧的霧氣中,許多師兄姊已經陸續起床、
梳洗儀容。六點半用完餐,休息片刻,指揮中心傳來一陣柔和音樂後廣播
:「各位師兄、師姊上工了!」大家魚貫戴起工作帽、拿起工具,展開忙
碌的一天。

這是南投埔里鎮信義路大愛屋的施工地點。埔里鎮是此次集集大地震中受
創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老闆搖身變工人

四面環山,鳥瞰宛如一朵蓮花的埔里,如今美麗不再,青山千瘡百孔,百
分之七十的房子幾成斷垣殘壁。為了幫助災民有個安身之處,慈濟預定在
此建造三百一十戶大愛屋。

自動工後,每天幾乎都有三百多人投身在這塊三點三公頃的土地上。廣闊
的工地上,看去是整齊的一片藍;身穿藍衣的志工們來自全省各地,也來
自各個階層、年齡層。

家住宜蘭的吳宏泰,是家具業老闆,看他釘木板、和水泥的樣子,十足「
工人」架式,「這些工作難不倒我們的!」說著,便扛起一根鐵架,矯健
地走過狹窄的通道。

像吳宏泰這樣大老闆身分,幾乎占此地造屋成員的四分之三,但是來到工
地,他們立刻轉換角色,成為稱職的工人。

「平時他們都是坐辦公桌、吹冷氣、指揮別人,來到這堳o是做粗工、聽
人家指使,但他們都很配合、認真學習,這種精神令人敬佩!」埔里大愛
屋工地工務組長張明貴說,在這堨L看到不一樣的工地文化,每個人都彬
彬有禮、井然有序地進行工程,願意包容、接納別人,「其實在工地上,
如果很多人都是生手一定會很亂,但是師兄們完成不可能的任務,而且很
有效率!」

「肉」女子非弱女子

仔細觀察工地每一個角落,可以發現其中有些師兄已白髮蒼蒼,我好奇地
詢問其中一位的年紀,當他說:「七十有八!」我不禁脫口而出:「我的
天!」他卻一本正經地說:「不要看我老,我的力氣不輸少年郎!」說著
他扛起鋼鐵架,臉不紅、氣不喘地從我面前經過,讓我不禁嘖嘖稱奇。

還有一群戴著工作帽的女英「雌」,也和慈誠師兄一樣做著搬運鋼鐵基座
、推運水泥等粗重工作。原本師兄是不讓她們上工的,「因為她們大都是
家庭主婦或只做些辦公工作,有些還是少奶奶呢!一輩子沒做過這種粗活
,怎受得了這種苦!」總指揮中區大隊長羅明憲說。

但是她們神情愉悅,邊唱歌邊將泥沙剷入畚箕,如果使不上力,就吆喝一
聲,「藉聲使力」將重重的泥沙搬起、倒入桶子中;當需要搬運工,她們
也不落人後。

「我們這群弱女子雖是第一次做這種工作,但是大家都搶著做!」黃淑芳
說完,另一位師姊捉狹地說:「什麼弱女子,看我們這一身福態,應該是
『肉女子』!」語畢,大家笑成一團。

阿根廷、索羅門的慈濟人,也特地從海外搭機前來建屋。來自索羅門的阮
志展輾轉搭機、驅車,歷時十多小時才抵達埔里,他打算留到工程完成才
回去,「既然我本身從事營造工作,可以在這埵h盡一點心力!」

另外,中華民國工地主任協會、台灣區水電工程會宜蘭辦事處等專業團體
的相繼投入,更發揮了相當重要的功效。

遠道而來獻勞力

工程初期是最吃重的階段,必須將三百一十個超過一噸重的鋼鐵基座一個
個「各就各位」,需要相當多的人力。「抬轎的,來哦!」每當有人這樣
吆喝,一下子就有五、六十位師兄姊聚集過來,合力扛起基座,昂首闊步
,一同喊著「嘿咻!嘿咻!」穿越工地,聲勢有如千軍萬馬。

工地堙A還有一群穿著新穎、講日語的年輕人,一問之下才知他們是來自
日本的國際志工學生協會(IVUSA)的學生。成員之一的力石國倫說,從
日本媒體得知台灣發生大地震,他們立刻透過慈濟日本分會,到台中、南
投一帶協助興建房屋。

他們一行共六十三人,成員有百分之九十是東京國士館的大學生,平均年
齡只有二十出頭,但已有多次參與國際賑災的經驗,也曾投入阪神大地震
重建工作。

「我們並不是很專業的人才,但是我們可以貢獻勞力!」力石國倫說。最
難能可貴的是,他們的機票、旅費都是自己打工或募款得來。

從地震至今,他們多次與災民接觸,感觸頗深,「我們覺得災民很親切,
重建意志很堅強!」這幾天與慈濟志工一起工作,也令他們印象深刻,「
我們從來沒看過這麼多志工投入賑災工作,而且動員這麼迅速,可能是國
際上規模最大的!」

洗大澡堂夜宿帳棚

下午,一些受災戶前來觀看組合好的樣品屋,一位林太太帶著五歲及十六
歲的女兒來,她說花盡畢生積蓄的房子全倒,現在還睡在帳棚,有時洗澡
是趁沒人的時候去溪邊洗,「我知道這樣衛生不好,但是我們不好意思一
直到朋友家洗,都一個月了,我們真想擁有一個家!」

當師姊向她們介紹大愛屋是三房兩廳,設有衛浴設備,十六歲的女兒高興
地說:「這樣爸爸媽媽可以睡一間,我和妹妹睡一間,弟弟睡一間,剛剛
好!媽!我們趕快去登記!」

七十歲的程永年一家四口,房子也在地震中毀壞,他說,全家都想住大愛
屋,「現在埔里的房子有誰敢住?況且租金都調漲了,根本租不起!慈濟
的大愛屋設計得很好,住三年應該可以讓我們調整經濟狀況。」

六點停工,大家用膳、梳洗。洗澡間男眾兩間、女眾一間,必須袒裎相見
。我初次洗這種「公共澡堂」,覺得很難為情,師姊們卻泰若自然,「如
果你表現得扭扭捏捏,其他人心堣]會起疙瘩,所以就假裝什麼都沒看見
吧!」一位師姊說。

因為埔里聯絡處寮房不夠睡,一百多位師兄姊都是睡帳棚。睡帳棚並不好
受,不僅蚊子多,夜堣@陣大雨滴滴答答敲著帳棚,擾人清夢,就這麼半
夢半醒直到天亮。

步出帳棚,朝陽灑了一地燦爛,新的一天開始了,大家又投入工作崗位。
我相信只要匯聚眾人力量,大家心相繫,埔里這朵美麗的蓮花終將再度盛
開!


建屋小故事

◎南投中興新村光明南路的大愛屋,經過十多天的搶建,已經到完工階段
了。整齊明亮又壯觀的雙併屋在藍天白雲中顯得好突出。

一大早,附近的居民總會主動過來問候慈濟人:「吃過早餐了嗎?」或是
送早點過來;黃昏時,阿公、阿嬤也會來散步;到了晚上,年輕的爸爸媽
媽更是帶著孩子來這媄M腳踏車。

這堶鴐O他們的生活圈之一,但是為了災民,大家寧願犧牲一些休閒的空
地,卻因而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慮挈)

◎一個陰冷的早上,雨下得很大,師兄姊的雨衣不夠穿,正當大家在籌措
的時候,一位阿嬤冒雨送來十幾件雨衣:「師兄、師姊緊來穿哦!不要淋
到雨,會感冒哦!」

雨衣是一家慈善機構贈送給她和附近的災民,大家卻一致同意將雨衣送給
建造慈濟大愛屋的志工,「這幾天看你們很辛苦,下雨還在做工,實在很
不忍心!」(賴麗君)

◎香積組的師姊到雜貨店買了一瓶沙拉油,商家硬是不肯收錢,過沒多久
又送來兩大桶的油。

師姊順便問他:「哪堨i以買到掃帚?」老闆說:「現在雜貨店都損壞沒
有開張,你們需要多少支?」「約四、五支吧!」午後,老闆便送來六組
掃帚與畚箕。

還有位蔬果中盤商幾乎每天都送來新鮮的蔬菜和素料,並留下電話說,如
有任何需要可以撥個電話過去。

有些食物容易壞掉,有人便送來了一台冰箱。隔天,他還跑來詢問:「可
以使用嗎?冷藏度夠嗎?不行的話,我可以請水電工來修理!」(許靜月


◎一個燥熱的中午,大家口乾舌燥,開水怎麼喝都退不去一身的熱氣,一
位災民帶來了十盤冰豆花,「這清涼退火啦!這種天氣吃這個最好!」大
家都不好意思收下。

「你們幫我們這麼多忙,也該讓我們表達一點心意。」他的堅持與熱心讓
大家不好拒絕。當冰冰涼涼的豆花化入口中,全身都舒暢了起來。(賴麗
君)

◎一個夜晚,蔡能通正要回家,不料車輪破了,附近的災民為他叫來修車
員,修車員大老遠趕來為他換輪胎,卻不收一毛錢。

「我不收慈濟志工的錢,因為我很敬佩你們的精神!」他說,今天最快樂
的事,就是為慈濟人服務。(賴麗君)

◎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後,在美從事營造建築多年的謝雷諾立即自加州搭機
返台,投入大愛屋的興建工程。

「當我決定回來的時候,朋友都勸我台灣還餘震不斷,現在返台不是太危
險了嗎?」

謝雷諾站在大愛屋預定地上,仔細地灑上石灰粉,忙著測量放樣的準備工
作,他說:「我回到台灣後反而覺得心安理得,特別是身處災區,還可以
做許多有意義的事,我覺得相當高興。」

眼看著大愛屋即將落成,這一個多月來的奔波與忙碌讓謝雷諾幾乎忘了歸
期。他說:「只要還用得上我的地方,我就繼續留下來。」(楊倩蓉)

◎家堥漺肊苳l全倒,妻兒尚寄住在親戚家的客廳堙A中興新村光明南路
工地大愛屋承包商宋奇易其實相當憂急家園的重建,但是他指著眼前一大
片大愛屋預定地說:「將來房子蓋好是一千多人受惠,連我的妻子都鼓勵
我要盡力幫慈濟蓋房子,她說家堛漕ぁ瘚髡o處理就行了。」

為此,宋奇易甚至婉拒了承包其它工程,「如果你們願意等就等吧!現在
最重要的是先把慈濟大愛屋蓋好。」(楊倩蓉)

◎「不要插隊喔!」不仔細聽還以為是為了買票而發出的警告聲,原來是
四、五十位師兄姊排在貨車前搶著要工作──搬窗框。(卓瓊英)

◎新竹曾海洋師姊等十一人原本要來幫忙香積組,因人手已經足夠,所以
就幫忙做小工,搬運材料、鎖螺絲等工作。(李容珠)

◎蔣東坤是鹿港人,從事室內裝潢,從電視報導中得知慈濟在南投為災民
建屋,因氣象局預報這幾天會下大雨,他怕工程進度落後,可能需要人手
,便來工地探詢需要什麼協助,隔天就帶來了工具,他說一定會盡力來幫
忙完成大愛屋。(李容珠)

◎兩位摩門教長老騎車拜訪教友,經過工地看到在蓋房子,側面了解後,
進來詢問是否需要人力支援;他們說,摩門教在台灣有一百五十位左右的
傳教士,必要時可以動用教會的人力,一起來幫災民們建屋。(林芳美)

◎「Go Back!Go Back!」在砂石堆的那一頭不時傳出中、英文混雜的歡
呼聲,一位金黃色頭髮的少年,頭頂著單輪推車朝著砂石堆走來,一群身
著黃背心的年輕人敏捷地將砂子剷至推車上,少年又快速地將快溢出單輪
車的砂石推走。

走向前一看,原來是一群埔里當地基督教末世代教會的教友,當他們得知
此地正在建屋需要人手幫忙,在傳教士的帶領下,騎著腳踏車就趕來參與
了。(卓瓊英)

◎「欠什麼料,我再去搬……」因三位小孩都在日本求學,使得黃淑釵可
以跟隨先生林棟才一起參與建屋工程,而且她總是一馬當先扛起粗重工作


「坐在家中也是浪費一天,能出來做一些利益眾生的事也很好啊!」在週
休二日的假期堙A埔里信義路的工地湧進許多像黃淑釵同樣想法的志工,
只是為了要為這塊土地奉獻一己之力。(卓瓊英)

◎集集大愛屋的周邊環境非常優美,旁邊有一條清澈小溪,溪中有數條錦
鯉魚,在其中悠游,偶有白鷺鷥在覓食,遠處可見青山,可說是好山好水


工地需使用大量手套,每天香積組的師姊都必須負責清洗,原本在水龍頭
下,須頂著大太陽,後來發現了小溪,便跑到橋下跟著村民們一起清洗,
彷彿回到四十幾年前在鄉下洗衣的樂趣。(許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