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愛的行動語言



證嚴上人帶領慈濟信眾所作的種種關懷服務事蹟,最近成為美加地區中學
生的教材。課文中引用了美洲知名公益組織「聯合地球」創辦人葛雷斯.
諾貝爾的話,他說:「證嚴法師療癒性的愛和指引的光芒,設立了『新世
界文化』的舞台,在此人與人、人與世界可以和平共處。」

我們欣喜於見到匯集無數人力物力的台灣愛心行動,在三十四年默默地耕
耘後,在國際上受到進一步的肯定。這個「台灣製造」的人道產品無價亦
無量,它以亞洲佛教的一種新面貌,將不斷感召啟發更多人不分膚色種族
,為人類和平互助的福祉而努力。

課文中還出了一道題目供學生思考:證嚴法師的人道努力救了很多人的生
命,你認為為什麼她的慈善救濟工作可以克服政治藩籬,破除文化和族群
的區隔?

這個問題同樣也可以拿來問我們自己。慈濟人的答案可能很簡單,那就是
我們主動關懷,實際救苦濟難,即使語言不通,生活背景歧異,我們以愛
的行動語言,縮短人與人間的距離。

不管在國內和國外,慈濟從不是以一個宣教團體示人,宣教需要大量言說
,說教如未實踐,與日常生活發生關連,常易落入理論空談。慈濟是「以
做來代替說」,如證嚴上人所說,「以事顯理,以理行事」。

「理」是釋迦牟尼佛慈悲利他的精神,回歸清淨本性的教誨;「事」呢?
則是種種憐憫與救濟苦難眾生的行動。理很單純,事則繁複多樣,因時因
地制宜,做也做不完。

所以,慈濟從早年的救濟貧苦,推展到後來的國際賑災,乃至於投入醫療
、教育、文化志業,都緊緊掌握社會的脈動與所需,持續開展直接利益人
群的愛心行動篇章。

龐大的志工群中,能言善道者不多,只見樸實勤勞的身影忙碌來去,尤其
是許多中年女性常謙卑地表示,她們「不會說、不會寫、只會做」,再表
達也只是「感恩,做得很歡喜!」

行動是「無聲的說法」,其力量超過語言文字所能述說,宣說了整體的生
命體驗,原來每個人與生俱有布施的良能與潛力,而捨了以後,人們的溫
情交融,那種「四海一家親」的長情激盪,在為經濟政治利益爭鬥不休的
社會堙A益發顯得清新可貴。

去年九二一震災後,慈濟人對災民深入關懷,並迅速協建千餘戶大愛屋,
一路上帶動許多人加入大愛的行動。有行動才有希望,援建災區四十三所
中小學的希望工程,是慈濟難行能行的大承擔,我們所憑恃與寄望的,是
更多人心手相連的愛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