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光》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看見希望之光

◎撰文、攝影/阮義忠



〈點燃希望之光〉


二○○○年四月八日,慈濟的「希望工程」舉行點燈儀式。九二一災區學
校的重建計畫,已步入新階段,就等破土動工了。

當天下午,一群穿著藍天白雲的慈濟人,在台北市仁愛路敦化南路圓環旁
布置會場,展示援建學校的模型和相關資料。由於重建經費龐大,在當時
尚缺二十多億,因此,點燈儀式也有附帶的募款作用。

老遠,我就看到了被空置多年的前財神酒店外牆的巨型看板。那是我的作
品──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替南投縣集集國小鄭粢予及和平國小王麒軫同
學所拍的合照。這兩位可愛小女孩的笑靨被放大成十幾層樓高,還真的使
功利世俗的台北東區,憑添了幾許清新與希望。

晚上的典禮,企業家侯博文代表東和鋼鐵捐出五千噸鋼骨給慈濟,作為重
建學校的建材。統一超商也捐出數月來各加盟店募集到的三千六百萬。而
一位坐在來賓席的阮女士,以個人名義捐出五千萬,並且表示還要向友人
勸募五千萬。她一個人就要扛起一所學校的重建經費,真是令人感佩!

集集國中的王瑞珍老師領著十二位學生,代表災區被援建的學校,來向慈
濟感恩。三年甲班的吳佳蓉同學在致詞之後,與當時的教育部長楊朝祥、
台北副市長歐晉德、慈濟副執行長林碧玉及企業家侯博文一同主持點燈禮


五隻手掌按在一只水晶球上,在眾來賓的「……五、四、三、二、一」倒
數聲中,水晶球亮起「慈濟希望工程」的螢光字樣,像走馬燈般地迴轉閃
爍。而對面財神酒店大看板上的探照燈也乍然全亮,把兩位小女孩的純真
照出一片燦爛。

那一夜,慈濟功德會點燃了很多很多人心中的希望之光。



〈光和熱〉


當晚的儀式結束在慈濟人及眾來賓相互引燃手中的一小盞蠟燭。這項肅穆
虔誠的祈福禮,在車水馬龍的圓環旁進行,具有濁世中一股清流的寓意。

我的相機鏡頭堨X現了一張熟悉的臉孔──慈濟發言人、大愛電視台總監
姚仁祿先生。雖然我只見過他一面,但大愛台「書林漫步」節目中,他那
溫文儒雅、侃侃說書談理的風采,已深烙腦海。

此時,四周一片黝暗,姚仁祿從逆光中浮現出來。他手掌捧的蠟燭剛被點
亮,正要迎向前去,把薪火傳給下一位。這一剎那我按下了快門,因為我
想拍出他把光和熱傳給別人的畫面。

我一直認為藝術家有兩類:一類是放大個人才情光芒,讓大家覺得他是多
麼嶄亮的一顆巨星,不由得仰望他、為他喝采。而另一類藝術家,不僅綻
放光芒,也會傳達熱力,讓別人從他的作品中感受熱情與溫暖;然後,人
們會把感受到的溫熱傳給別人,這是一種分享。

我在拍照的時候,總希望捕捉人性中這項可貴的品質──把生命化為光與
熱,去照亮與溫暖別人。



〈第一次親眼看見上人〉


二○○○年六月一日上午十點半,我站在竹山鎮延平國小的操場上,頂著
大太陽守候著。我想拍一張證嚴上人前來主持「希望工程」動工典禮的照
片。

雖然半年多來,我一直自願替慈濟拍照,並且在《慈濟》月刊上連載發表
照片和短文,同時也和不少慈濟人結緣,但一直沒見過上人。我不知道這
回有沒有辦法拍到一張「不會失敗」的照片。

我拍了二十五年的照片,卻覺得越拍越難。我認為,照片應該為「精神造
像」而非只是「紀錄外貌」。我要求自己:用相機去肯定自己相信的價值
,而不是漫無方向的隨意捕捉畫面。

雖然到目前為止,我一直沒皈依任何宗教,但我心媕Y是有信仰的,而拍
照就是我的修行之道,這回我卻一點把握也沒有。我要如何取景,才能把
上人那種無私的大愛精神凝為影像?

突然,校門口響起一陣歡呼,上人領著隨行的師兄姊,走向學生排在跑道
旁的迎接行列。十幾台錄影機與照相機相互搶著鏡頭,同時也彼此妨礙取
景。

這一張照片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上人的記錄,是在忙亂中躲開了四面八方
干擾畫面的攝影機才拍到的,根本無暇去構思什麼角度最好。有時,不求
多只求不失,也是一種方法。



〈平凡和偉大〉


那一天,證嚴上人一共為五所學校主持動工典禮。雖然我拍了不少照片,
但大多覺得不甚滿意。隨行的攝影人員實在太多了,使每一項活動都成了
攝影比賽。而拍這類照片的本事,我實在是欠缺。

只有這一張照片,我覺得稍稍捕捉到上人和災區學童之間流露的真情。這
是延平國小二年丙班曾彩琴老師,帶著班長蔡宜庭上台,將全班學生寫的
感恩卡片獻給上人。由於這件事沒列在典禮的進程上,算是突發事件,所
以沒有引來照相隊伍圍在四周,而我又剛好在最近的位置目睹經過。

蔡同學很緊張,而曾老師一直摸著她的小脖子給她打氣,並向上人說明來
意。此時,上人舉起了左手,用掌心貼著宜庭的胸口,那種從內心浮上來
的疼惜,觸動我按下了快門。

我百拍不厭的正是人與人之間的真情,這時平凡和偉大之間是沒有界限的
。偉大的人要是有了真情也就不平凡了;平凡的人有了真情也就偉大了。



〈最有希望的一代〉


我拍的這張照片也被印成海報,張貼在全省各地,同時也散布到全球的慈
濟聯絡點。而此刻,它正貼在集集國小動工典禮的禮台上。照片堛瑣G粢
予,此刻正坐在台下的草坪上參加盛會呢!

事隔數月,粢予瘦了不少。她皺著眉頭說:「最近牙疼,天氣又熱,吃不
下東西,也睡不好。」聽了令人心疼不已。我經常會想念那些被我拍過的
孩子們,有時人在台北,心堳o想著台中、南投鄉下的某張臉孔。

為集集國小設計新學校的姚仁喜建築師,特地從台北趕來,接受學生致贈
的感恩狀。

被慈濟援建的四十五所學校,都是由全國最好的建築師來設計,並且由證
嚴上人親自監督著每一環節。施工品質也將是台灣建築工程上的新標高。
大家都知道:從地震中浴火重生的這些學校,將是台灣最有希望的一代的
孕育所。

學校重建的經費,來自全球慈濟人和全國民眾的善款。九二一地震毀了很
多人的性命與財產,但也讓這些孩子身受著這麼多人的愛心。他們長大後
,一定比其他的小孩要更懂得大愛的精神,更知道感恩。十幾二十年之後
,步入工作崗位的他們,將有機會使台灣社會風氣產生決定性的好影響。

我一直認為我不只是在為災區的學童作現況報導,同時也是為「台灣最有
希望的一代」之童年作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