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芝風災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前進水里
走這段勘災路
◎撰文/賴麗君
山在流血,人在哭泣


「恁厝還在嗎?」

「恁厝堛漱H好嗎?」

七月三十日桃芝颱風肆虐後,這些話便成了南投鄉
親見面時的問候語。

素有「水都」之稱的水里鄉,一片好山好水變成了
窮山惡水,無情的土石流搗毀了這片美麗家園。

像一齣齣連續劇般,在九二一將屆滿兩年的同時,

他們再度遭受親離死別、無家可歸的悲劇,這場悲劇何時能了?不得而知
;但肯定的是,未來重建的路將更加艱辛漫長。




八月一日和慈濟志工一行十多人,再度前往水里鄉新山、郡坑、上安村三
個重災區勘察。

天剛亮,車子從慈濟埔里聯絡處出發,到了水里鄉,太陽已高掛上空。兩
個鐘頭顛簸崎嶇路程,五臟六腑也跟著上下左右舞動起來;但這群平均四
十五歲以上,以娘子軍為主的志工仍不改其色,繼續討論著勘災行程。

車子過了新山村,似乎無法再繼續前行,因為堆積有半樓高的大石塊堵住
了去路,我們只能以「十一號火車」──徒步進入災區。

「現在已看得到一些路。我們第一天來的時候,石頭堆積有一樓高,要進
入災區必須像攀岩一般!」志工沈順從說。災難嚴重的程度令人瞠目結舌


除了大石塊,厚重的爛泥巴也常令人閃避不及。「小心!別踩!」來不及
了!我已經踩進爛泥巴堙A看起來平坦的淤泥踩下去卻深及膝蓋,令人深
深體會什麼叫作「動彈不得」。如果不是志工們把我拉起來,我恐怕還要
繼續「陷」下去!

整個郡坑村像被爛泥巴洗過一般,多戶住家被大石頭蠻橫強佔,連縫隙都
不放過。這個地方也是五年前賀伯颱風重災區,現在又再度受災。

「這次比賀伯風災還嚴重十倍!」邱太太
驚恐地說,土石流是發生在七月三十日清
晨六點多,「睡夢中,聽到浩大的流水聲
,驚醒探頭一看,一尺高的土石流正從山
上沖下來。我趕緊叫醒家人,連滾帶爬往
樓上跑,才幾分鐘時間,土石流就沖了下
來!」

劉先生也餘悸猶存地訴說他的劫後餘生記,「看到大水已經沖下來,我心
堨u想到──完了!一家十幾口人全抱在一起,準備讓大水沖走。結果土
石流轉向,我們乘勢趕快逃出去,沒多久房子就被土石流沖走了!」

撿回一條命,劉先生更珍惜此刻能活著,常挨家挨戶協助鄰居清掃家堙A
「反正家也沒了,傷心沒用!不如將這些時間拿去幫助別人!」

劉先生的義舉,為黯淡的小村莊增添一點溫馨的光彩。

爬過土丘,一眼望去整個街上的房子,幾乎可用「毀滅」形容。

往上安村的路上,橋不見,取代的是兩堆泥土小丘;溪也不見了,取代的
是一堆疊著一堆的大石塊。爬過了土丘,一眼望去,整個上安村街上的房
子,不是被埋在土石堆堙A就是堆滿厚重淤泥,幾乎可用「毀滅」形容,
而且很多是九二一地震後剛重建好的新房。

經營電器行的郭先生,新家才重建沒幾個月,這次又被土石流搗毀,電視
賣品無一樣完整,損失不計其數,「之前重建的貸款都還沒還清,現在賴
以維生的電器行也沒了,以後不知該怎麼辦?」郭先生往後的生活擔子勢
必更加沈重。

以前有位南投縣長曾說上安村是個好地方,「以地名來說就知道住起來是
『尚蓋安(最安全)』!」如今,村民恐怕再也不相信村名可以為他們帶
來平安的好運勢。

「簡直比九二一地震還要恐怖、嚴重!」村民說,土石流沖下來,整個房
子天搖地動,好像要崩裂一般,第一次感覺生命完全無法掌握。

「房子毀了、田地淹了,連人也沒了!」張永岱說,這次土石流帶走了村
民二十幾條人命,也造成許多破碎的家庭。

緊鄰三廓溪旁一棟三層高的樓房幾乎被土
石流鑿空,只剩下幾片破牆勉強維持著,
屋主饒文忠一家六口在這場災難中全部慘
遭活埋,七天後才找到兩具屍體。

鄰居說,在事發前就打電話警告他們趕緊
撤離避難,但他們認為躲避在三樓應該就
沒事。「輕度颱風沒什麼好怕的!」沒想

到這句話竟成了饒文忠最後的遺言。

幾天後,前往信義鄉探勘,巧遇饒文忠的外甥女,她說住在地利村的父母
也遭土石流活埋。一次災變,她卻要為八個親人送終。

十年前,她的弟弟也喪生於一場水災,留下一個一歲的孩子,由她的父母
扶養,「現在連最疼他的奶奶也走了!他以後怎麼辦?」她哭啞了喉嚨,
那張蒼白如紙的臉龐常常在我腦中浮現。

脆弱的生命抵擋不住無常的無情,能夠與親人或最愛的人長相廝守到老,
能不說是一種莫大的恩賜嗎?

居民為了躲避地震才搬到山下居住,如今卻被活埋。

遙遠崎嶇的路程讓志工們濕了衣衫,但身體的疲乏卻比不上心情的沈重,
每個悲傷的故事都像顆巨大的石頭,壓在我們心中。

正在救災的中華搜救總隊隊員看見慈濟志工,連忙告知災情;他們說下游
溪邊有八戶住家十八人被活埋,許多親人都在那兒等待消息,「有人哭得
好傷心,我們真怕他們想不開,你們能不能去關懷一下?」

一位隊員帶領我們走向溪邊,可是溪在那堙H只見一大片比人還大的石塊
一個挨著一個散布著,上頭還露出幾片變形的屋簷。

陡峻的石塊通行不易,我們常常必須以四隻「腳」爬行,上了年紀的志工
身手可相當俐落,大概是多次救災經驗「訓練有素」,有人還身輕如燕地
一個石頭跳過一個石頭,才二十多歲的我卻落在後頭拚命追趕。

幾個家屬坐在大石頭上,茫然地看著挖土機一次又一次挖出房子的殘骸,
只是一天過去了,仍不見被掩埋的親人屍首。

「我們的斗笠給你們避避太陽,你們一直坐在這媯扑|曬昏的。」志工們
說。

「沒關係!我們不熱!」滿臉通紅的家屬們視線仍然落在搜救現場,也許
他們的心早已被無情的災難寒透,再大的太陽也溫暖不了他們那顆冰冷易
碎的心。

「我婆婆、大伯、大嫂及他們三個孩子都還在堶情A死也要見屍啊!」婦
人哭腫的眼睛再度潰堤,志工陳麗華握住她的肩膀,只是靜靜地傾聽,沒
有太多言語,因為曾經面臨丈夫遽逝,她更能體會旁人再多的安慰對傷心
至極的人來說是徒勞無功。

隨著時間分秒過去,失蹤者的生機愈加渺茫,儘管
遺體尚未尋獲,家屬們已經放棄希望。他們陸續提
著香、紙錢前來祭拜,有人在石頭堆中試圖搜尋房
屋遺留下的殘骸,一遍又一遍,來來回回,但是一
點蹤跡也找不著,土石堆早已吞噬每一寸土地,將
所有一切紮紮實實地「滅跡」了;分不清楚是汗水
還是淚水,把他們的衣襟給染濕了。

「原本父親節要接爸爸去玩,現在呢?爸媽還埋在
堶情A我一直祈求,他們都不出來……一定是我不
孝,他們才不想見我!」一名中年男子泣不成聲,

提著紙錢的手一直發抖。

「千萬別這麼想,救難人員一定會盡力找!」志工輕拍他的肩膀,心中有
千萬個不捨。

一位趴在馬路水泥牆上望著救災的阿婆嘆氣說:「可憐哦!他們為了躲避
地震才搬到山下居住,如今卻被活埋。我們這堣郎~三次大災難,你看可
不可憐!」

土石流在一向平靜美麗的上安村烙下死亡的黑色記憶,隨著每個下雨的日
子,這些記憶恐怕會再度鮮明地在他們腦中浮現,像針般刺痛他們充滿傷
口的心靈。

脫下雨鞋,志工們的腳都腫脹翻白,湛藍的制服也泛出黃白色的汗漬。

路上有人將搶救出來的衣服以山泉水沖洗,有人將家堬J泥一堆又一堆往
外倒,這一場殘局可能要耗費多日才清理得完。

「你們需要什麼?米糧、礦泉水、棉被夠不夠用?」碰到每個災民,志工
總會一問再問他們的需求。統計出災戶所需的物資,沈順從便立刻致電慈
濟台中分會運送進來,期望帶給他們最及時的協助。

路再次被土堆堵住了,挖土機正在清理,我們走進被淹沒的葡萄園,但只
能以近乎匍匐的方式前進,因為頭一抬起來就撞上葡萄架,娘子軍再度展
現她們矯捷的功力,兩三下就穿梭而過。

往信義鄉沿途,許多人徒步趕路回家探望親人,通訊中斷,親人音訊杳然
無知。電視報導一個個傷亡名單讓他們坐立難安,看到慈濟志工,他們興
奮地招手,「你們辛苦了!謝謝你們大老遠趕來看我們!」

志工們將礦泉水、雨衣、乾糧送給他們,「路途遙遠,多帶一些乾糧補充
體力!」他們再三稱謝,感動寫在滑下來的淚珠中。

走了四個多鐘頭,我們原本還要再繼續前進,但眼看就要下雨,此地土石
鬆軟禁不起大雨,為安全起見,只好下山。

回到車上,脫下雨鞋,志工們的腳都腫脹翻白,湛藍的制服也泛出白色的
細粒,原來是流失太多汗水的關係。問他們累不累?他們卻回答:「那些
山地村落堶惜ˇ撅o怎麼樣?」

不知那輛車上的音響傳來一曲南投小調──南投是個好山好水的地方,美
麗看不完……

此時此刻聽在心堮璆~辛酸,一掬淚也無法洗去心中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