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兩周年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詩的記憶
◎撰文/子魚
操場上的彩虹


我每天在學校都很快樂
上課看老師講台上表演
下課換我球場上出招
日子過得很有趣

大地震過去了
我很快就把害怕
丟進垃圾桶
我才不要為害怕煩惱呢!
我要換上球鞋
到學校的操場上
和蜻蜓「瘋」

學校的日子真的很有趣

──和平國小黃日炘




這是一年前我到南投和平國小,指導在此併校上課的集集、和平兩校小朋
友童詩創作時,小朋友的作品之一。





那是九二一大地震周年,慈濟在中部重建區辦了多場祈福晚會,因緣際會
,我以慈濟志工的身分,認識了集集國小校長簡泗淵。我告訴校長,希望
能到校指導孩子們童詩。一番討論之後,我們敲定一週後在和平國小大禮
堂上課。

九月二十八日凌晨,我們一群志工自台北出發。星星隨著我們的前進,慢
慢閉上眼睛;晨曦在路途上,揭開新一天的帷幕。

進入和平國小,校工正在駕駛除草車,割除操場上的青草。季末的蟬聲,
把和平國小叫得很響亮。青草香,把我們台北人醺醉了。

正逢學校下課時間,孩子們以飛快的速度跑去玩溜滑梯、盪鞦韆與地球儀
。孩子見到我們,都很自然地打招呼,很有禮貌,令人印象深刻。

我說:「小朋友!我要找集集國小的校長。」話剛說完,還來不及告訴他
們我是誰,已經有四、五個大大小小的同學飛奔去找校長了。純樸、天真
、可愛,是這兩個國小學生給我的印象。

集集鎮,質樸的小山城,古時候是貨物集散地。綠色隧道與集集火車站是
廣為人知且喜愛的地標。位在此間的和平國小,寬廣的校區漂浮著油綠的
氣息;校長熱情地歡迎我們,正如那嫣紅盛開的鳳凰花。

兩校的校長特別將第三、四節課留給我上童詩。孩子們陸陸續續進入禮堂
,兩個學校三到六年級的學生總共只有兩百多人,比在台北市一個年級的
學生都少。每個人經過我們身旁,都投以好奇的眼光。我也以微笑和好奇
回報,再加一個鬼臉,他們都哈哈大笑,笑得很燦爛。






這群孩子第一次接觸童詩課,我用詼諧的口吻,引導孩子們進入詩的情境
。我要大家開始「飆」想像力,把感情放到詩堶情C孩子們如癡如醉,第
一堂課是愉快的。

或許有些殘忍吧!第二堂課我帶動孩子回到九二一大地震當時的情境。我
觸動恐怖的記憶,有些孩子真的掉下眼淚,用感情的筆、童稚的心,點點
滴滴敘述當時狀況;他們很快寫下心靈感受,在童詩中閃閃發光。



變矮了


左晃
  右晃
    上動
      下動

地震把我家前面的那棟大樓
搖倒了

我們這條街
四樓變三樓
三樓變二樓
二樓變一樓
一樓變平地
我家就是這樣變矮的!

——和平國小林維彥



一下子


我覺得天和地
一下子交換位置
一下子又交換回來

我的家 來不及站穩
我的親人 來不及揮手
一下子 都在我模糊的眼
模 模 糊 糊

可怕的一下子 已經變成我永遠
擦不掉的記憶

——和平國小陳品潔



積木


嘩啦啦!嘩啦啦!
頑皮的地震寶寶
打翻了學校房子
樹木車子像積木一樣
掉落在整條路上

搞破壞的地震寶寶
真不乖
應該請慈祥的地球媽媽
好好地教教他

——集集國小陳俊宇



樹在害怕


秋天吹起一陣冷風
樹 脫去身上的葉子
說:「我不怕!春天來時,
我會變回綠色!」

大地搖動的那天晚上
樹大叫一聲 啊!倒下去了
牠沒有死 紅凸凸的眼睛
開始哭泣 好大聲

最後 樹說了一句話:
「救我!」

——和平國小葉家真



那夜


那夜 月亮和星星都閉上眼睛
因為他們不忍心看見破碎的小鎮

那夜 風和夜鶯都不說話
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說安慰的話

那夜 路燈和螢火蟲都不去照路
因為他們不願意照亮悲慘的世界

那夜 恐懼和焦慮爬上我的身體
我用哭聲度過 那夜

——和平國小張珮琪



地牛在抓癢


地牛很奇怪
選在九月二十一日凌晨 
起床抓抓癢
愈抓愈癢愈用力
愈用力愈抓愈癢
愈癢愈抓愈用力
地牛用盡全身力量抓抓癢
終於抓出一條痕跡
在流血

——集集國小劉美均



沒有房子住


凶悍的大地
將我們的房子 沒收
我們住在帳棚
看星星

慈濟人來搭組合屋
我們住得很安全
星星在我的夢
平靜地 睡著了

——集集國小陳子怡



校園不見了


那一夜
地牛張開大嘴巴
把我們的學校
吃掉了

幸好「希望工程」的叔叔阿姨
用大愛幫我們建學校
我們的校園
復活了

——集集國小陳莞筑



集集國小


集集國小轟隆一聲
被地牛撞倒之後
他們就來讀我們和平國小

一年了!
芒果樹又結了一次水果
以前不認識他們
現在 我們可以一起坐在樹下
吃芒果

——和平國小楊舜雅



經歷這麼大的劫難,每個人都是從恐懼之中活過來。集集國小校長簡泗淵
說:「學校全毀,我還在為重建的問題大傷腦筋,孩子們早已忘掉恐懼,
快快樂樂在操場上遊戲。有時會有幾個孩子跑來安慰我。孩子真是天使的
化身。」

當然了!孩子還是有自己的情緒,孩子能哭,就是表達感情的最好方式了


下課了!孩子們又一窩蜂衝出去玩。同行的志工嘉琦說:「孩子就是孩子
,早忘了前一刻還有沉重的心情。」





隨著時間的流轉,人們會慢慢淡忘掉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的大地震。
傾毀的房子重新蓋起來,刻意留下來的遺跡也會鋪上青苔。孩子們長大之
後,回想這段記憶時,或許已經模糊,但曾經用詩歌留下的這一段紀錄,
卻是最好的見證。每首童詩都有孩子最真摯的情懷。

記得那天要離開和平國小的時候,孩子們已經進教室準備吃中餐,時有人
探頭出來看看我們還在不在,我朝他們再扮一個鬼臉,他們迅速將頭縮回
去,不久就傳來一陣燦爛的笑聲。

祝福他們一生都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