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善用科學
◎撰文/善慧書苑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十月二十日《九月初四(六)》


【靜思小語】

以尊重生命為前提的科技,才能保障生命的平安。




善解眾生心


晨語,上人從《藥師經》經文「受劇苦已,從彼命終,來生人間,作牛馬
駝驢,恆被鞭撻,飢渴逼惱,又常負重,隨路而行」,談及一則水牛突然
發狂,撞傷飼主阿嬤的事件──

一位阿嬤被牛撞傷送來醫院急診。家屬說,父母在田堣u作,那隻牛突然
發狂,去追撞老夫婦。志工納悶,這頭牛是他們自己養的,應該很乖,怎
麼會傷人呢?詢問後才知道,原來他們是牛販,將買來的牛養肥以後,就
賣給人宰殺。

「畜生受盡極苦,有苦說不出,有怨也無法表白,便將那分恨發洩出來。


上人舉例,農業時代都是用牛犁田,牛拖著重重的犁將土一畦一畦犁開,
動作慢一點,主人就用鞭子打牠;交通不發達的時候,馬也是人的交通工
具,趕路趕得慢,同樣也要受人鞭撻;還有駱駝,在高山峻嶺中馱負著那
麼重的東西,行走在危險難行的山路,除了要有耐力,還要能耐飢、耐寒
、耐渴,真是苦不堪言。

這些牛、馬、駱駝不論路途多麼遙遠、所負的擔子多麼沉重,還是要隨著
主人走。為人類付出還要被打,上人感嘆,「牠們為人服務,受諸苦難,
是不是就能自然地命終呢?不是。當牠們體力微弱了,下場就是被人屠宰
食用或是剝下皮毛製成用品;牲畜也是生命,人類對牠們,實在欠缺知恩
、報恩心!萬物之靈無法體順一切眾生,有時真不如眾生!」

上人說,如果心中有愛、有智慧,自然能把愛心普被天下,愛惜生靈。心
念照顧得好,就不會犯錯;心念如果有一點點偏差,充斥無明、癡念,往
往就會「無量千歲,受諸劇苦」,不只是苦,要結束這種長久的苦難時日
,很困難。

「現在的孩子很多是喝牛奶長大的,所以對牛更應該有一分感恩心。」上
人表示,顧好知足、感恩、善解這一念心,才能每天過著平安的日子。



科學根基是愛


當今科學日新月益,許多屬於尖端科技的研究,超乎普通人的想像與理解
範圍。在花蓮慈院慈濟部,骨科于載九與神經科劉安邦醫師,以電腦投影
向上人深入淺出地報告醫學成果。

「醫師不是神,我們應該敬畏上天!人與生俱來的自然癒合能力,遠超乎
我們的想像,所以手術時,我總是儘量保留病人自身的東西,非必要不裝
設其他人工替代物。」在慈院骨科服務十三年,開刀八千次的于載九醫師
說。

相較於于醫師之「敬畏上天」說,劉醫師則致力於「希望改變上天不小心
造成的錯誤」,企圖以「基因治療」為病患矯正先天的缺陷。

「每粒細胞約有三萬個基因,數億個號碼,各有功能;人體基因是『大同
小異』,疾病是基因引起,人的性格也是由基因所決定。『基因治療』便
是從小異中尋找治療的方向,將正常基因利用細菌來繁殖,藉改變細胞中
的基因以制止病症再發。」劉醫師表示。

上人向來即對基因有莫大興趣,聽劉醫師說人體生成是由基因所決定,且
基因亦能繁殖、複製,不免想及《無量義經》中「一生無量,無量生於一
」之理;無量包含於一毫芒種子中,這粒微小種子可化為無量無數!

「科學上的基因就是佛教的業種。」上人表示,就佛教所說,人在過去生
帶來的業力,也就是所種下的業種,決定人的性情是溫和或粗暴。修行就
是在改變累世以來所薰習的習氣、所種下的業種;這也就如醫學所說改變
基因,以徹底根治疾病。

上人慨嘆,科學的成就若沒有真誠對萬物的愛心、沒有尊重生命的高尚情
操作後盾,則不僅無法保障生命的平安,甚且變成科學愈發達之際,愈是
摧毀世間的時刻。

「懷想艱辛中創建慈院,目標便是希望解除病人苦痛,這是自始至終決不
更移的理想;很希望臨床、教育、研究三方面平行發展,相輔相成。」

而今慈院作為教學醫院,肩負醫學院學生實習的所在,上人寄望醫師們要
挑起培育良醫的重任。「醫師們對學生應本著『亦師亦父』的情誼,傳授
學生醫學常識外,必定要同時啟發智慧,免使學生們因觀念偏差而走向激
進害人的路途。」

「宗教是人生宗旨、生活教育,身為醫師須懷抱宗教情操與理想,才能在
醫學之路上達到盡善盡美的境界。」上人勉勵醫師們,先從自己的儀容整
理好,顯出「對人是尊重,對己是自愛」的品貌,教育學生也要形儀端莊
,如此才能長養良醫的使命感,不致走入缺乏智慧、觀念偏差的泥淖中,
反成為利用科學為害世界的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