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交流道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心靈交流道
好文章如好友,心煩時開臆解悶,失意時驅愁釋懷,
字埵瘨﹛A有歡笑、有溫暖,句逗篇章中,有真情、有大愛……
《心靈交流道》是交會談心的好所在,
不論是心情的回餽或是意見的參考,都竭誠歡迎您來分享。
來函經刊登,將致贈慈濟出版品。
被祝福的感覺,真好!


從十月十三日上午九點十一分開始,由慈濟發起的「一人一善、遠離災難
,愛灑人間植福田」運動展開之後,我就和幾位志工挨家挨戶去拜訪民眾


走入社區才深深體會到人間真的是苦啊!東邊那條街有人年紀輕輕就得了
口腔癌;西邊這條街先生往生多年,媳婦跑了,留下四個孫子待養……

走過大街小巷,有人響應加入慈濟會員,有人想參與社區志工,有人隨喜
布施,還有人讚歎慈濟的付出──尤其是九二一大地震之後,接連的災難
頻傳,不管上山下海都可見到慈濟人的蹤影……

人生幾何,能走出去傳播善的種子,還有被人祝福的感覺真是美好、幸福
。祝福大家!

南投 簡麗真




與大自然共生共存


看完第四一七期月刊「桃芝過後,大愛見晴」專題報導,讓我感觸良深。

土石流,這個已成台灣最大夢魘的怪物,絕非從天而降,而是人們多少年
殘虐山林,有法無治,只重經濟開發與生活富足的單一思考,以及錯誤觀
念所導致的惡果。今天我們若不再自我覺醒的話,那麼曾經風華絕代、養
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福爾摩沙山林河川,將在台灣人的過度欲望中成為吞噬
人們的煉獄。

因此,唯有我們選擇與大自然共生共存,大自然的土石流才會真正遠離,
生命的土石流也才會永遠消失。台灣的子民們當前最重要的思考與行為,
應該是保護孕育我們生命的這塊美麗的土地,讓那曾被葡萄牙水手驚豔的
「福爾摩沙」能永續經營下去。

馬來西亞 沈國聯




心靈SPA


常常在想──能加入慈濟走進大愛的人,是最幸福的人。幸運的是,我也
是那最幸福的人之一。

基於參與慈濟就要先把家庭照顧好的理念,也許有很多人跟我一樣,暫時
無法承擔更多的事情,只能量力而為。但我們時時刻刻都關懷著所有的慈
濟人、慈濟事。

月刊堛漕C一篇章,可說是豐富我們心靈的精神食糧。透過阮義忠先生的
攝影及文字,讓我們彷彿親臨重建區的校園;慈濟人面對生命轉折的親身
經歷,總讓人讀後熱淚盈眶、感同身受;晶瑩童心的「看故事念童謠」,
令小朋友的心變得更柔軟、更有愛心。

衲履足跡的「靜思小語」,上人的句句叮嚀是我必修的功課,不時拿來鼓
勵自己、修正自己,也是走在慈濟路上不可或缺的心靈瑰寶。

每次看完了月刊,就好像洗了一場心靈SPA。

台北 黃玉芳




學會「感恩」


生產那天,我畢生難忘!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眼科會同小兒科
醫師大批人馬忽然出現眼前;在科學儀器的檢查下,他們告訴我,小兒因
早產引發視網膜剝離,將導致失明。

那晴天霹靂到現在依然記憶猶新,還等不及醫師步出門外,淚就像決堤般
潸然而下,好像到了世界末日。千百個日子就在悲傷、自責與絕望中度過
,猶如墜入萬丈深淵。

事情經過四年了,在很多朋友眼堙A這段日子我付出很多、也失去很多。
剛開始,我自己也是如此覺得;但在《慈濟》月刊與大愛電視很多真實故
事的感動下,我學會了感恩。

不論孩子在他有生之年是否有機會看看這個世界,我都下定決心要好好用
心陪著他,踏實地走過往後的每一步。

我走過來了!感恩所有幫助過我的朋友。儘管我的孩子全盲,但相信他日
後也能在社會上發揮一己的力量,他會是我的驕傲!慈濟志工母子二人組
,是我最大的努力目標。

台中 楊菁雅




從「心」開始


慈濟人的慈言善行及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讓我深受感動與敬佩,
深深渴望能成為慈濟人。儘管目前身繫囹圉,但從未忘記發下的心願,因
此每個星期六早上九點台視播出的「人間菩提」節目,便成了我從「心」
開啟良知善念的動力,並期勉以寫日記的方式來鞭策自己。

每次觀賞人間菩提時,都令我感動落淚,善念瞬時充滿整個心靈;一旦電
視關掉,這股善念又如潮汐般逐漸湧退,當生活出現不如意時,又不由自
主地口出穢言,像如此惡習若無法從內心重新分解組合成善的基因,就算
如願成為慈濟人,也是外表虛偽的老鼠屎。

有同學說,能否「悔改」,環境很重要。但我覺得他只說對了一半,環境
固然重要,但有心更要緊。不管環境好壞與否,我們都該分分秒秒喚醒自
己的真心,因為這念心會時時牽動著我們的一舉一動,只有照顧好自己的
心念,才能改變命運及個人的習氣。

台中監獄 游振旗




「哇!好多師公!」


我家兩個小朋友,喜歡學爸爸拿書看,其中最愛看《慈濟》月刊,但是他
們看月刊的方式卻與眾不同。

儘管看不懂文字,但由於堶探△e多、照片多,又張張精采,經過我的解
說後,記憶深刻。姊姊便常拿著月刊,指指點點,煞有其事地對妹妹「說
故事」,妹妹也常有模有樣地學著翻。

不過,最受他們青睞的,還是「證嚴上人衲履足跡」單元。每當爸爸將月
刊拿回家,姊姊第一件事,就是翻到有上人放大照片那頁,然後,再去找
出其他期的月刊,每本都翻到那頁,把月刊排成一列。完成這項大工程後
,她就滿意地望著這一長排的師公照片說:「哇!好多師公!」

有次,拿到最新一期的月刊,姊姊和妹妹兩個搶著要,結果姊姊「拔得頭
籌」,趕緊翻到師公的照片,然後對妹妹說:「妹妹,跟師公頂禮!」妹
妹果然應聲撲倒,叩了個響頭。這就是我家小菩薩,看月刊的方式。

花蓮 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