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風雪中的阿富汗難民營
◎阿富汗賑災小組報告•李委煌撰文
下雪的夜堙A發放物資終於運抵,
苦候多時的難民紛紛走近,
他們手中提著煤油燈,
一盞盞亮光由遠而近閃爍,
照亮前方的路……




發放前竟下起雪來,志工們心焦急,難民們更憂苦!

一位母親坐在剛領得的米糧上,顧不得酷寒就坦露胸膛為幼子哺乳,吮著
吮著,孩子竟在飄雪中睡去;正趨前收取物資領取單的志工陳金發清楚看
見,母親所擁有的禦寒衣物,就只有兩件披著的單薄衣紗,以及掩頭的一
片花布。
在阿富汗難民區堙A那塈銆o到溫度計呢?但常往寒
帶賑災的陳金發說,當時至少攝氏零下五度……

元月十八日黃昏,阿富汗賑災小組結束十一天的行程
返台,團員們直接到慈濟台北關渡園區,向正在全省
行腳的證嚴上人面報;從八天未洗澡、兩天刷一次牙
的團員神情上,望得出阿國難民悲淒的身影。

「在雪地堙A難民穿著薄衫,孩子褲襠破了,媕Y卻
連內褲也沒穿……」陳金發才講幾句,嘴角便開始抽
搐、語不成句;儘管長年賑災看盡人間疾苦,但憶及

難民營堛漫t兒與寡婦,陳金發還是忍不住落淚。

返家梳洗後,他整理著拍攝的四百多張照片──雪地赤腳的孩子、哀求眼
神的婦人、傷手斷腿的病患、蜷縮角落的難民……一幕幕彷若歷歷在目,
終夜竟無法成眠。



天灰濛、地黃澄、人孤伶,
何處為家?



二○○一年十月,慈濟與騎士橋國際救援組織(Knightsbridge  International
)合作,前往阿富汗難民營馳援;同年十二月,騎士橋組織主席愛德華.
阿提斯(Edward  Artis)偕團員華特•拉特曼(Walt   Ratterman)再度返阿
,為慈濟賑災發放作先遣。

二○○二年元月八日,八位來自台灣、美
國的慈濟志工,搭機前往烏茲別克首都塔
什干(Tashkent) 與騎士橋組織會合,再
輾轉經由烏、阿邊境塔梅茲(Termez),
進入阿富汗北部大城馬薩雪瑞夫
(Mazar e Sharif) 東南方的艾巴克市(
Aibak)。

沿途兩個多小時車程,盡是空曠荒涼之景。戰後淒零的道路,少見人車,
十年前蘇聯自阿富汗撤退所留下的老舊坦克車,就散擱在路邊。

經騎士橋組織配合慈濟重點、務實、及時等賑災原則評估,擇定薩曼干省
(Samangan Province)艾巴克市內戰後的廢墟、學校、醫院及附近的哈茲
拉地薩頓(Hazrati  Sultan)難民營為援助重點;這些都是目前聯合國糧食
組織(World Food Program簡稱WFP)未能照顧到的地方。

難民或數百戶、或數十戶,聚集於商店、劇院、電影院等廢墟;約三坪大
空間擠坐著全家人,戶與戶間,僅以破布或斷牆作區隔。

志工走進廢墟,只覺寒風無情亂竄,難民們就在媕Y升火取暖,整座廢墟
彌漫著刺眼、激鼻的煙霧。一位婦女正賣力煽動餘燼不使火堆熄滅,身旁
三位幼子則伸出雙手,緊靠火堆取暖,那媞瑄o著彌漫的煙霧是否刺鼻傷
眼?

由於沒電,雖是白天,仍覺陰暗潮濕,陣陣霉臭味撲面迎來。陰暗中只見
婦女蜷縮一角,小孩則伸手要東西。

一處廢棄教室埵穔菪|十六戶人家,乍見
慈濟賑災團員到來,頻頻請求「能給什麼
就給什麼」──因為他們什麼都沒有、什
麼都缺。此情此景,叫志工們看傻了眼,
恨不得自己有個百寶袋,難民需要什麼,
當場就能變出什麼。

來自美國德州的志工曾敦化說,有帳棚者算是幸運,不然就只能撿枯枝作
樁,再鋪以帆布作頂;或者像土撥鼠般於土堆堳鶿},上覆帆布遮掩,過
著如原始人的穴居生活。

當雪勢大時,枯枝上所撐的布頂也常會被壓垮;由於白雪覆著布頂,志工
們不察便直接踩著「屋頂」走過,個頭最大的愛德華就曾這麼「栽」進洞
堙C

在前往薩頓難民營途中,一位身穿傳統「布卡」服──整塊布從頭罩到腳
的婦人,拿著一封求救信函請團員們務必收下。雖看不懂上頭的文字,但
不難想見其求援內容,團員們鼻頭一酸,為戰亂人禍帶來的悲苦感到無奈

隨後進入難民營區,發現一帳棚埵野|個小孩,最大
的才五歲。經翻譯人員解釋,得知他們在此生活了九
個多月,母親已往生,父親多在外地打零工,五歲的
長子形同戶長,得擔負起照顧弟妹之責……

帶著沈重心情離開沒幾步,又見一婦人蹲坐於地洞前
,長期營養不良加上感染風寒,讓她更顯羸弱。接連
幾則悲景,讓志工黃思賢與曾敦化轉頭掏出手帕,悄
悄地拭去淚水。

黃思賢說,這堛漱悁Ш衈菕B地黃澄澄、人孤伶伶、

家不像家。「這是我十年賑災路走來,最難過的一次。」黃思賢說,黃澄
澄的貧脊也好,白茫茫的默然也罷,阿富汗如今有的似乎只剩飢餓、疾病
、寒霜與看不見希望的未來。

曾敦化則說,出發當夜,兒子還叮嚀他不要太愛哭,當時他回答說:「已
經去過那麼多國家賑災,不會再哭了啦!」沒想到他不但哭了,還哭了許
多次。



寒雪落,燈盞盞,
扛著物資,心暖暖



那天雪夜堛熊o放,更是讓團員們印象深刻。

初抵阿富汗時,氣溫尚有攝氏十餘度,元月十三日發放當天,竟飄起雪來
……原是泥濘黃塵的艾巴克市,變成了一片潔淨雪白,此情此景,教大家
心情全沈了下去。

裹著厚外套、圍巾、手套、甚至熱包等禦寒裝備的團員們,仍因冷風透入
體內而微顫;然想及難民僅著薄衣、甚至赤腳,眾人的心更寒了……

寒雪不斷飄落,氣溫持續下滑,原本預定中午運抵的發放物資,卻遲遲未
見蹤影;由於阿富汗卡車司機沒有任何通訊設備,團員們只能在焦急中靜
待;而亟盼這批「救命物資」的難民們,就站在遠處兩眼直瞪著團員。

等待物資車運抵期間,本身是執業中醫師的曾敦化,隨身帶有針灸器材,
臨時決定借頂帳棚當診間,為婦孺病患看診。從帳棚、土洞堶禸茠漱繯
、墊子,已遭融雪溽濕,阿富汗人民身處這般劣境,只能用身體去承受飢
寒,這般耐病能力令他印象深刻。

皮膚病、眼疾、感冒、腸胃不適、痠痛、風濕關節炎……曾敦化盡力以針
灸舒緩症狀。他無奈地說,以目前低劣的生活環境,就算有較好的治療,
恐怕癒後也差;許多疾病一看就知道問題來源,根本毋需翻譯。

他注意到難民隨地解決的糞便,多是稀水而不成形,足見當地飲食、衛生
條件之差;尤其寒夜奡N這樣薄衫外出排便,豈能不受風寒?

一位先生伸出已嚴重潰爛的手,鑲著一支
鋼釘、深可見骨的傷口,傳出陣陣惡臭。
曾敦化表示,若不馬上開刀處理,只有截
肢一途;然身處難民營,連個簡單的醫療
站都沒有,何況施行外科手術?莫可奈何
,曾敦化只能為他擦些外傷藥。

天色漸暗,聽說聯合國的運糧車曾遭搶劫,陳金發忍不住問身旁的阿富汗
人:有沒有任何物資的訊息?「No  news  is  the best news.(沒消息就是最
好的消息!)」這樣的答案令他不知是該喜或憂?

物資車終於在黃昏平安運抵難民營區。儘管天寒飄雪,但面對難民苦候的
焦急眼神,團員們決定立刻卸下糧食摸黑發放。

由於每袋物資皆重達五十公斤,要將它們從車上扛揹下來,並置放在雪地
上排列、分類,實在不是件易事;曾敦化說,想到難民就快拿到物資,肩
上的沈重是愈扛愈輕,而難民喜悅的臉龐,也叫他愈扛愈感溫暖……

看到慈濟志工不畏重地扛著,當地部隊指揮官也趨前協助搬運。轉頭之際
,黃思賢發現他臉頰掛著兩行清淚。

在下雪的夜堙A只見等待領取物資的難民紛紛走近,一盞盞亮光由遠而近
閃爍著,原來難民們手中提著煤油燈照路……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忙碌,終於完成一千多包食物、六百餘桶食用油與四百
多條毛毯的分配。



聲聲Tashker,是感恩,
亦是最美的回饋



在戰事方歇的阿富汗賑災,對團員來說其實頗感緊張。從進入阿富汗到離
開阿富汗,一路上都有武裝人員保護;等待物資車運抵期間,也曾因前方
發生戰事,而讓眾人擔心發放是否能順利進行。

幸好此行發放還算順利,且物資相當豐富實用,有煤油、糖、鞋子、茶葉
、豆子、大米、小麥、食用油、毛毯、醫藥包等,足夠難民三個月過冬所
需。

除了發放物資給難民,團員們也勘察了艾巴克市一所女子學校及醫院。

在塔利班政權時代,女子受教權被剝奪,該校幾被破
壞殆盡,四年前被改為養馬驢之廄。圖書館的書全被
燒毀,教室媯L一張課桌椅,黑板也只是將水泥牆面
塗黑權充……地上積了十英吋厚的馬糞,直到近日因
學校復課才完全清除。團員造訪時,依稀還能聞到馬
糞的味道。

至於當地唯一一家省立醫院,院內無水無電,除暖爐
、無法進行手術的手術台、簡單藥品器具外,什麼東
西都沒有;而這所「不像醫院」的醫院,卻擔負著七
十萬人口的健康照護職責。

院埵酗Q四位醫師,七位住院病人。院長表示,阿富汗人的交通方式十分
原始,距離遠者不可能前來就醫,只有附近村民才會來看診。

除了當場捐贈一批醫藥及醫材,慈濟也將評估未來針對當地教育、醫療進
行重建的可行性。

賑災任務結束,團員在離去前,掏出隨身現金交給仍留在阿富汗工作的騎
士橋組織採購米糧;至於隨身禦寒裝備,則紛紛脫下送給阿富汗友人。

阿富汗難民從初時看到團員的不安、閃躲,到團員離去時,紛紛走出帳棚
揮手致意,連婦女也從帳棚中探出頭來,牽著孩子向團員們展露歡顏;難
民們一聲聲Tashker的「感恩」之語,是團員們此行最美的回饋。



◆援助阿富汗難民物資一覽表

日期 地點 發放物資 發放人數
2001/10/28
∼11/11
胡記馬拉難民營
查阿柏鎮
高加巴丁醫院
小麥四十五噸、糖六噸、
食用油六噸、毛毯一千件
、帳棚十頂、醫療器材一
箱、心電圖儀器
約兩千戶,
一萬兩千人
2001/12/28

2002/1/19
薩曼干省艾巴克市
境內廢墟及哈茲拉
地薩頓難民營
米三十八噸、小麥一百三
十七點五噸、大豆十噸糖
八噸、茶八百包、食用油
一千零五十桶、煤油四百
桶、煤油爐八十五個、毛
毯一千一百條、鞋子四百
雙、慈濟醫藥包六百六十
八個、醫療器材一箱
約一千五百
五十戶,九
千三百人



資料/慈濟基金會宗教處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