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跟著病人手舞足蹈
菲律賓•江前驊
◎撰文/歐君萍
老婆婆的感謝像念咒語般喃喃不休……
每每工作至夜深,
江前驊想起老婆婆的笑容,
就忘了一天的疲累。


從小出生在佛教家庭的江前驊,小學、中學到大學都在教會學校就讀,談
起自己信仰的宗教,他笑說:「雖然我是佛教徒,對佛教卻是一知半解;
若要我講解聖經,倒是可以講上幾個小時。」

江前驊表示,菲律賓一般民眾大多信奉天主教或基督教,對於佛教的印象
往往只停留在「拜拜念經」的層面,能夠像慈濟這樣舉辦大型義診的佛教
團體,幾乎成為菲律賓社會的「異數」。

事實上,早在一九九五年,江前驊的妹婿也是菲律賓慈濟志工施議淞,就
已多次邀請他參加義診服務;當時,他因為剛出來創業,診所工作繁重,
一直婉拒妹婿的好意,不過也正因為施議淞的鍥而不捨,終於促使江前驊
於一九九七年參加了呂宋島中部泰拉克(Tailac)的義診。

「第一次參加義診,其實是拗不過妹婿的好意;真正參與後,我發現慈濟
是真心想要幫助那些貧病的患者。」

江前驊指出,慈濟並非是第一個在菲律賓舉辦義診的團體,但許多團體辦
的義診通常只有內科或健康檢查,醫師給藥也只是象徵性地給一點。「慈
濟志工卻能尊重醫師的專業,我開幾天藥,他們就給幾天,這分『誠正信
實』的作法打動了我。」

參加了一次慈濟義診,江前驊從志工和病患身上得到相當多的啟示;第二
次參與民答那峨島的三寶顏義診,更讓他有無比的震撼。

「三寶顏是菲律賓最亂也是最窮的地方,很多當地原住民甚至活到七、八
十歲都沒見過醫師,到了那塈琱~真正感受到民眾『有病沒處醫』的痛苦
。」

江前驊說,三寶顏是多元民族聚集的地方,各族語言並未統一,居民多半
信奉回教。光是看診,旁邊就坐了一整排翻譯人員,有時候翻得不靈光,
病患便摻雜著比手畫腳和臉部表情敘述自己的病況。

江前驊笑說:「從來沒有想到過,醫師看診竟然還得跟著病人手舞足蹈!


在三寶顏三天的義診中,大約有四、五千位民眾掛號就診,平均每位醫師
一天要看一百五十位病人。

「我們忙得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可是看到那麼多等待看診的病患,實在
也不忍心讓他們白走一趟,他們的病苦可能是我們疲累程度的千萬倍,所
以儘管再辛苦還是得咬牙撐下去。」

辛苦總是有代價的!江前驊表示:「每個看完病的患者,都會流露出歡喜
和雀躍,我們的出現對他們而言,就像是阿拉派來的使者!看到他們臉上
綻放的笑容,身為醫師的我很自然就會感染到那分喜悅。」

「像有位七十多歲的婆婆,講的話連翻譯都聽不懂,好不容易看完診,她
便一直向我鞠躬,嘴媢閉O念咒語一般嘟嚷個不停,我知道她是在跟我說
謝謝。」江前驊一直把這位婆婆的笑容印在心版上,每每工作至夜深,婆
婆的笑容浮現腦海,就能讓他忘卻一天的疲累。

個性直爽的江前驊,對人說話始終直來直往不加潤飾,對待自己的病人也
常這樣,不過自從加入慈濟義診後,他學到了志工的柔和聲色,以及設身
處地替病人著想的醫病相處模式。

「I cry because I have no shoes until I met the child without his feet.(我渴望擁
有一雙鞋子,直到我看到別人沒有腳。)」這是江前驊在幾次義診中得到
滿滿收穫的最佳詮釋。

他表示,這次回台灣參加 TIMA 年會,看到了全球各地人醫會的努力,讓
他覺得自己對於義診的付出還不夠,因此二○○二年的新年願望,他自許
能成為愛的種子,遍灑在菲律賓的每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