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疼惜,不只那一天
◎張錦雲
畢竟那些特別的紀念日一年中也不過幾天而已;
夫妻該珍惜的,
是兩人平日相處的時光。




數月前,因騎摩托車不小心摔了一跤,額頭撞傷,一道不規則的裂口有十
四公分長。當場鮮血有如泉湧,濕透了頭髮和肩膀,所幸救護車及時送我
到醫院急診。

一位隨我來的朋友打電話通知先生,可能因為太緊張了,她告訴先生:「
你太太車禍受傷,很嚴重,目前在加護病房!」正準備上班的他,頓時腦
筋一片空白,心想: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呢?

傷勢其實並不嚴重,我只住院一天就堅持返家;因為凝固在髮際上的血跡
,讓我非常不舒服。儘管先生用濕毛巾很仔細地擦,還是擦不掉。看他平
日粗手粗腳,一點也不浪漫的大男人,為我做這樣的事,心堿O頗感動的


回到家,他堅持要我好好休息,家事就由他和小兒子兩人包辦。看著兩個
男生做著洗衣、晾衣、拖地等工作,內心感受他對我的疼惜。我常埋怨他
永遠不會記得我的生日,情人節或結婚紀念日就更別提了;但是,此時我
卻感受到他記得的是我的每一日。

事情過後幾天,我們兩人一起坐在餐桌前吃飯,我心想:如果這次車禍很
嚴重,我就這樣走了,現在他就得一個人煮飯、吃飯了,所以就特別珍惜
當下擁有的時光。想到有些夫妻將兩人相處的寶貴時光浪費在吵架、爭執
上,就替他們覺得非常惋惜。能這樣好好在一起吃一頓飯的時光,有一天
終究會成為過眼雲煙的。

我有位好友家住花蓮,先生則在台北上班。有一次,她開車上台北接先生
回家,先生累極了就一路睡到家,她小心翼翼地行駛在九彎十八拐的北迴
公路上,一邊開車一邊念佛。回到家,先生問她:「累不累?」她展顏而
笑地說:「怎會累?我把你當作是一尊菩薩,我是在護送菩薩回家啊!」

她告訴我:「先生修養非常好,所以我很疼惜他。」

聽到這樣的話,讓我十分感動,現在的社會已經很少聽到這麼傳統的話了


十多年前,初嫁到屏東滿州,對當地人十分草根性的大嗓門頗不能適應,
尤其那埵悀@輩人家不論男女幾乎人人口嚼檳榔。但他們若來我家,總會
隨口問一句:「恁的人呢?」他們指的是我的先生,他是「妳的人」,是
屬於妳的人,卻讓我感覺十分溫暖。夫妻的情誼,不就是這樣長長久久,
平淡中自有一分相惜嗎?

還好,我也不是一個會在乎生日或結婚紀念日的人,畢竟那些特別的紀念
日一年中也不過幾天而已;我們該珍惜的,是兩人平日相處的時光。

「疼惜一個屬於你的人」,不是一件美好的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