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希望在當下
將屆秋涼的季節,令人想起九一一與九二一兩個刻骨銘心的日子。回首總
是覺得傷痛不捨,時間證明,最大的復原力量來自每一當下都不放棄希望


天搖地動,屋宇崩裂傾頹,人命隨灰飛湮滅,這是天災。飛機攻擊摩天大
樓,濃滾滾的火焰吞噬多少性命和人類智慧結晶,這是人禍。天災人禍看
似無堅不摧,但靠一個個搶救生命、呵護生命的行動,我們得以在絕處逢
生。

三年來,我們深刻體驗到,在人與人的互助中,有情終會勝過無情。災難
發生後,有許多救援的感人場景,而人們用心用情接續地伸出援手,使受
苦的人身家心靈重新安頓,荒地拉出有情天,成了最新的記憶。

現在走訪九二一的中部災區,固然早已不復見災變之初的斷垣殘壁,明顯
的新生座標是中小學重建落成的屋宇。慈濟援建的五十所學校,除兩所外
,已從一年多前就陸續完成,年輕學子復得快樂成長的新園地,讓人感到
欣慰與希望無窮。

這個定名為「希望工程」的援建計畫,出自證嚴上人不忍教育出現斷層的
慈悲心量,下一代是我們的希望,而浴火重生,我們更要藉重新打造千年
不倒的校園,許一個再不因地震擔驚受怕,許一個安定與希望的未來。

然而,希望不是放在未來,而是在每一個當下的心念和祝福。鋼筋包鋼骨
的建築結構如何步步充實,景觀特色的經營與塑造如何進行,在在都需要
眾多人力的心形投注,才得築夢踏實。

在本刊連載兩年多的「希望工程攝影筆記」,由攝影家阮義忠拍攝執筆,
黑白對比的照片散發出歲月沈澱的質感,和讓人百看不厭的人情流動。相
片中或有滄桑的容顏,更多的是專注忘我的菩薩身影,來來去去數不清,
襯托歡笑如向日葵般的童稚臉孔。

畫面能捕捉的有限,阮先生即使辛勤走動,也慨嘆「最好的那一瞬間,我
總是錯過」。畫面故事無法表達目睹平凡人的不平凡付出時,那當下的心
靈悸動。工地住居簡陋,一批批專業的建築志工,非專業的鋪地磚草皮志
工,以及香積志工蝸居在此而甘之如飴。若非懷抱希望,步步踏實做,也
無法造就具體的「希望工程」。

這些菩薩志工,就如《妙法蓮華經》「從地涌出品」中所述:「志樂於靜
處,捨大眾憒鬧,不樂多所說,如是諸子等,學習我道法,晝夜常精進。
」他們將時間利用在利他的修行,捨嬉戲的泛泛娛樂。這樣自成的世界,
任何的災難皆無法摧毀,它指向人類心靈的未來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