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集結現代藏經
◎釋德
◆十月十三日《九月八(日)》


【靜思小語】

慈濟人以無私大愛行走菩薩道,其慧命的成就歷程,就是現代藏經。




探索慈濟家譜

台北合江街一百三十巷,全長不到五十公尺,在約兩百多戶人家中,因為
慈濟人占八、九成以上,故早在十多年前,即被上人命名為「慈濟巷」。

慈濟巷人情濃郁,上人曾多次言及並稱歎不已;而在一九九六年推動「社
區志工」後,更以「慈濟巷」居民守望相助、和樂融融的景象,作為模範
社區的樣本,希望每個社區都能如慈濟巷般,家家戶戶都是志工。

緣於大愛台於八月中旬推出「大愛劇場•夏夜精選」系列,十三齣戲劇以
每齣二到四集的清新小品型態播映,其中「難忘慈濟巷的壞孩子」共四集
之精采好戲,主角即是在慈濟世界眾所周知的「林徽堂」。這位為上人熟
稔、疼惜的志工,以其守正不阿又隨和風趣的個人獨特風格,在他以專業
本事忙碌於多項志業建設工程以外,復投注心力於慈濟會務,是慈誠隊成
立初期奠定紀律與組織的一大功臣!

上人在看過全集戲劇後,緬懷這位貼心之已故弟子,大有四集之小品不足
以深刻描繪林師兄一生事蹟之嘆;也緣於林師兄居於「慈濟巷」,巷內多
人早已是慈濟重要幹部,乃至於由慈濟巷延伸至鄰近街道所帶動出來的慈
濟人也多不勝舉,故由林師兄所牽引出的「慈濟家譜」,直如天上繁星,
閃耀熠熠光芒!因此,如何藉由林師兄動人的故事,全面鋪陳這些如今依
然在慈濟舞台身任要角的志工的感人情事,是上人縈懷不已的心願之一。

在上人居中牽線下,今日「慈濟巷」堛漱狻d檔王松波與楊玉蓮、黃昭南
與游彩霞,加上最早在巷堭嶽i慈濟的資深委員林勝勝,上午相偕回來花
蓮,與大愛台總監姚仁祿、數位負責戲劇節目的同仁們,追憶在慈濟巷的
過去與現在種種。

上人在說明今之聚會緣起時,以《法華經》言及的「已度、當度、未度」
觀念,表示慈濟人當是佛世時法華會上之有緣人。

佛陀在王舍城耆闍崛山開示《法華經》時,前來聽法的有比丘、比丘尼、
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
羅伽、人非人,及諸小王、轉輪聖王等,所謂「萬二千人俱」、「復有
學無學二千人」、「與眷屬六千人俱」、「菩薩摩訶薩八萬人」、「與若
干百千眷屬俱」等等無以計數的聽眾。

上人表示,佛陀宣講《法華經》時盛況空前,有人不免疑惑:何以聽眾如
此之多?佛陀回答,無始劫以來,其累生累世在六道中不斷地修菩薩行,
廣度一切眾生,而今前來聽法者,莫不在過去生曾有結緣,故已度、當度
的眾生多到「無量百千萬億」。

「也許我們都曾經在法華會上聞佛說法,因此結下甚深因緣!然而,過去
在法華會上,我們是接受佛陀『教菩薩法』之精神面的教導,現在則是藉
由慈濟菩薩道的開拓,身體力行走在人間菩薩道上。意即過去是體解佛道
、是聞法者;現在是深入經藏,是行道眾。」

上人強調,「經者,道也;道者,路也」,慈濟人是將經文與生活結合,
落實「菩薩人間化」的理念,肯定人人皆有自性三寶,透過菩薩道以完成
佛道。慈濟人以無私大愛行走菩薩道,其慧命的成就歷程就是現代的藏經
。「慈濟文化工作同仁身負結集經藏的使命,必須將慈濟菩薩行者的生平
事蹟以文字與影像留存下來,在初步筆錄後,再經當事者加以仔細確認,
如此所留下來的就是完整、詳實、真確的歷史。」

一如既往言及林徽堂師兄時總是充滿懷念與欣慰,上人於今再憶述林師兄
生前點滴,哽咽的聲音難以全然表達銘心的萬般感受……上人表示,整條
「慈濟巷」是個大家庭,人人都有感人的故事,人與人之間又有非常深厚
的因緣,而今希望住在巷子堛熒O濟人從頭說起,然後經由戲劇方式將點
點滴滴的故事串連起來,使「慈濟巷」成為整套長篇鉅構。

「以林徽堂居住的『慈濟巷』為主軸,將所有住在這條巷子堛熒O濟人做
完整的戲劇呈現,如此方顯『菩薩家譜』的綿長因緣。此類大架構的戲,
就如一棵樹有諸多分歧的枝條,枝條相互連屬且又在同一樹幹上;又如一
大串粽子,顆顆粽子飽滿充實,且皆紮束於一條繩索堙C」上人期待大愛
台同仁們發揮合心、和氣、互愛、協力的慈濟精神,共同實踐這「集結現
代藏經」的理想!




回憶「慈濟巷」的故事

那發生在六、七十年代,宛如史詩般的「慈濟巷」故事,就在現場「慈濟
巷」資深委員口中娓娓道來,眾人跌入過往時空,縷析自己的慈濟歷程以
及與林徽堂師兄結識的經過……存在其中的真實情感緊扣在場聽者心弦,
使人得以一窺慈濟家譜亙古不易的法親之誼。

「『慈濟巷』緣起於上人的法,是上人的法雨甘露滋潤了我久涸的心田,
改變了我的人生,進而接引更多的人同耕福田。我曾問上人,要如何推動
慈濟?上人說,要先讓人歡喜你,人家就會歡喜你的團體、認同你的宗教
,此即『人能弘道』。在慈濟巷堙A大家說上人、談慈濟,有著共同的話
題,相親相愛如一家人。」

「相較於天主教和基督教,早期台灣佛教投入社會福利的不多。自己雖信
仰佛教,但為此很感自卑。七十年代正遇台灣退出聯合國以及中美斷交之
際,社會人心惶惶,經濟大跌,我有很多經濟能力較好的結拜姊妹都移民
異邦。就在此時,因緣拜訪精舍,很驚訝上人以一女眾之身,竟然要在當
時的社會背景下,於偏僻的花蓮廣邀大眾建設慈濟醫院!走訪了慈濟一趟
,深受感動,覺得台灣因有慈濟而希望無窮,所以不安的心就此定下來了
。」

「林徽堂有肝病宿疾,常來我藥房堨敦w消除肝臟水腫。水腫消了後,他
又馬上回去花蓮幫忙慈濟工程。我常勸他,慈濟路若要走得久,身體就要
顧好,不要熬夜。但他總不聽勸,每次水腫消了,再投入慈濟時,他就做
得更賣力!他在往生前兩年,有一次病得很嚴重,他太太打電話給我,我
馬上去他家,將他從樓上背下來,再由另一位志工開車送他就醫。我那時
候再次告訴他要好好保重啊!否則再緊急病發,來不及送醫怎麼辦……但
是,他身體才好,又去做慈濟了……」

「我娘家在慈濟巷,所以我很早就認識林徽堂。他投入慈濟之後,十句話
中有七句是『師父怎樣、怎樣……』,我還笑說,不曾聽他說起自己的母
親如何如何,卻是滿口的『師父』!自從他做慈濟之後,前後判若兩人,
改變非常多!」

「林徽堂健康極差時,醫師交代他要多到空氣新鮮的地方,我們幾人就常
開車載他到陽明山,沐浴在新鮮的空氣堙C」

「林徽堂是在下午三點多斷氣,來為他助念的人很多,只見整條巷子滿滿
是人,甚至等候的隊伍排到附近的建國南北路上,大約有一百公尺長!只
好規定每個人只能助念三分鐘。約助念到深夜十二點多,大家才一起目送
林徽堂上救護車離去,就此一路啟程回花蓮捐獻大體。」

聞及此,上人欣然歎道:「林徽堂感動了許多人投入慈濟。他給了你們慧
命,你們則照顧他的生命啊!」

永恆的慈濟巷,永遠的林徽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