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感心
每年到了歲末,總讓人感到時間的無情流逝,一年一年這樣地過去,令人
興起「吾生也有涯」的警惕。表面上看,人好像受制於時間,在世事中浮
沈也未必全然如意,然而,真正的主宰是我們的心念,我們如何看待人事
物?人用這顆心到底用到什麼地步呢?

在現代高度文明的社會,科技與資訊的流通給我們許多便利,但因為社會
分工趨細,人的角色也趨於分裂僵化。例如一個人可能在「職業我」和「
家庭我」的不同位置間疲於奔命,人際之間的相處囿於成見或習性,難以
變通改善,「個人我」在情緒和慾望的交攻下,必然產生許多煩惱。

這樣的人心當然不是本來面目,否則就無「覺悟」可言了。覺悟是看到自
己心的迷失和苦楚,願意謙虛改過,願意順服於「德」的指引,在言行上
修養調伏自己。

這種改變的關鍵力量,常來自於對已有所覺悟者作為的「感心」,感動於
其中顯現的人性的希望與美好,自身潛在的良善本性也被喚起,在行動上
跟隨相應。

這樣的感心是人心的交感共振,生命在剎那間看到了全局依歸。

慈濟世界處處洋溢著人心的交感共振,此心包括柔軟心、慈悲心、勇猛心
、歡喜心和感恩心。不忍眾生苦難,所以再偏遠的地方,或者烽火邊緣的
危險地帶,都去予以民生物資的救援。語言文化是否共通不是問題,無情
荒地有情天的膚慰,帶來明日生之勇氣與力量。

又如慈濟骨髓資料庫已累積二十三萬八千餘筆的志願捐髓者資料,完成五
百零六例移植。志工不計時間心力地宣導,鍥而不捨地遊說能捐者在最後
關頭付諸行動,儘管移植後未必百分百地獲得痊癒,但此事不能以成功率
計,因病人要的無非是希望。無數人共同為這希望做出最大努力,所以「
感心」。

另外,全省有三萬多名志工投入環保,以去年而言,光是紙類就回收了約
八千三百萬公斤。許多「草根菩薩」以原鄉的惜物情懷,辛勤回收資源,
他們經常彎曲的身影、變形長繭的手腳,看了令人震撼不已;小人物的委
身大地,做的是今後世世代代更需要的心靈深耕的工作,所以「感心」。

這些例子真是不勝枚舉,因為每日所見幾乎都是令人「感心」的動人故事
,所以慈濟人做得再辛苦,也說幸福。互道「感恩」,而不只言語禮貌上
說「謝謝」,是因打心底湧出無盡的謝意,「感恩」不是兩個字皆有「心
」嗎?說「感恩」也是自我祝福,祝福從以前小我的心跨出去,和他人的
心交感,以愛和諧共振。

慈濟的歲末毋須「感懷」,而要更加用心,以連綿更多的「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