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交流道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心靈交流道
好文章如好友,心煩時開臆解悶,失意時驅愁釋懷,
字埵瘨﹛A有歡笑、有溫暖,句逗篇章中,有真情、有大愛……
《心靈交流道》是交會談心的好所在,
不論是心情的回餽或是意見的參考,都竭誠歡迎您來分享。
來函經刊登,將致贈慈濟出版品。

一位和平醫院護士的感恩

當和平醫院醫療防護網被攻破的那一天,接獲行政命令的第一線工作人員
皆重返崗位,全員被隔離在籠罩SARS彌漫氣氛的醫院內,心中莫名的
恐懼油然而生,因為沒有人知道這一關將有多少人會因此病倒。

就這樣,煎熬的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心中的恐懼魔不停亂竄,心防似乎即
將被攻破,天啊!我們就快崩潰了,所有員工哭成一團。

還記得督導召集我們所有專科護理師時說著:「醫院已被封院,在沒有任
何醫療團隊支援之下,我不求你們成為偉人,我只希望我們所做的事問心
無愧。」短短的幾句話,讓我的淚水不聽使喚地落下,當下我多希望這一
切不是真的!

封院的第三天,因有醫療團隊的進駐,使我們得以有機會至替代役中心休
息,雖說環境的威脅不再,但心中依舊不時掛念著仍在B棟奮戰的同袍,
許多好友皆因為對抗SARS一一倒下,心中好掙扎,真希望能多幫她們
分攤這些危難,好害怕有不幸的消息傳來。

為了確保大家平安,我們天天都以手機互通訊息,就在五月一日,不幸的
消息傳來──陳靜秋護理長病逝!好大的打擊,重挫了和平醫院原本已經
低迷的士氣,再多眼淚也不足以訴說失去好友的痛楚!沒有人希望這就是
這場戰役的結果。

因為對抗SARS使我們身心俱疲,社會善心人士的關切讓我們感受到人
情的溫暖,尤其是「慈濟」,更加讓我感動;除了物資上的供給,她們還
貼心地照料著我們的心靈,不時以歌聲及行動引導我們抒發心中的哀傷,
並慰藉著、鼓勵著我們,祈求上蒼祝福這一群抗疫勇士,成功戰勝病魔,
打倒SARS。

還記得另一位好友在台大病危,我因為仍在隔離期間無法探視,心中深怕
她有個萬一,無法送好友一程;所以就拜託慈濟媽媽幫我寫張卡片,委託
照料的護理人員代為轉述,告訴她:「一定要堅強、要堅持到最後,我們
這些好友一直都在你身邊支持你,我們一定會等你、歡迎著你回來!」雖
是短短幾句話,但我相信有朋友的支持,會讓病人意志更堅強,更有勇氣
走出這一關卡。

雖然好友至今仍未清醒,但我對於慈濟的幫助非常感謝,感恩大家為我們
所做的一切,我會一點一滴刻在心頭,再將這分愛散播給需要關懷的朋友
,讓大家為對抗SARS繼續勇敢走下去。

台北 陳美璇



自私的人心,才是真正「感染源」

一到辦公室,收到在醫院工作的妹妹轉寄來一封  e-mail,上頭寫著一位在
仁濟醫院看過診的病人,到高雄長庚醫院急診就醫時未告知就診史,住院
觀察了兩天,直到需插管治療,才「供」出是來自仁濟,成為南部SAR
S疫情的「感染源」。

郵件上還義憤填膺地寫著:「這個自私的病人應該請政府公布其姓名、住
址,即使法律無法制裁他,也應交由輿論聲討,不是嗎?」

看得出寫這段文字的人是多麼強烈的憤怒。但我在想,若不是社會普遍將
SARS或疑似的病患,當成瘟神般排斥,甚至將其家屬視為散布病毒的
「感染源」,給予無情的指控,人們還會因害怕成為「千夫所指」的「罪
人」,而隱瞞病情嗎?

若社會、媒體能更平實詳盡地宣導SARS的正確防護,讓人們普遍體認
到隱瞞病情將使病毒一發不可收拾,對自己、親友甚至社會也將造成很大
的傷害,那麼,這種切身相關的感受,就會驅使人們去做正確的事,防疫
工作才能真正落實。

無知脆弱的人們,不就是因為害怕病毒危害自己,才一味對隔離者有著避
之唯恐不及的態度嗎?但是,這樣的態度,能改善疫情擴散的現況嗎?當
然不能,只是徒然讓病人更不敢吐實,以致疫情總在氣憤、懊惱和交相指
責聲中,持續地擴散開來。

無謂地指控病患為「感染源」,公平嗎?罹病受害已夠無辜、夠折磨人了
,心還要被萬箭穿射嗎?找出了「代罪羔羊」,就能控制住疫情嗎?恐慌
、排斥病患及其家屬,SARS就會從身旁消失嗎?

如果大家無法用包容和戒慎的態度防護身與心,任何形式的生理和心理病
毒,隨時都能乘隙而入。

當大家拚命想逃離SARS陰影時,有中南部醫護人員自願北上投入第一
線抗疫,防堵疫情擴散,搶救病患生命;有人願意盡己之力,去維護隔離
區的環境整潔;慈濟人投入關懷隔離者及其家屬的生活及心靈,並發起五
月齋戒,虔誠為台灣、為全世界祈福。這樣的溫暖,一直存在社會許多角
落,卻尚未普遍散播開來,何其可惜!

當今的社會已冷漠太久,若大家還要持續地離心離德,歷史還會重演。希
望所有的指責聲能到此為止,所有的疑問和不滿,轉化為虔誠的祝福和思
考防疫的對策,讓這波令人心疼又恐懼的災難,能快快平息。

花蓮 懿念



加油!抗SARS勇者

當夜幕低垂、銀光閃爍的台北城堙A一座與和平醫院同等相望的「孤島」
──替代役中心,住著約四百多位因封院而必須連帶隔離的和平醫院醫護
人員。

這群醫護人員在四月二十四日晚上住進替代役中心,每天早上有專車接他
們到和平醫院繼續照顧SARS和一般病患,晚上再送回接受隔離。

面對無影無蹤的隱形殺手,在第一線工作的醫護人員如臨大敵、戰戰兢兢
,除了體力的透支、無法與家人相聚,更背負著沉重的壓力和天人交戰─
─生死關頭,由不得自己。生命在這媗亃o如此渺小、卑微。

為了給這群和平醫院醫護人員加油打氣,及致上崇高的敬意,五月二日晚
間八時,北區慈誠大隊長黎逢時帶領八、九十位慈濟志工齊聚替代役中心
「愛灑人間」,大家手捧心燈虔誠祈福,獻上感恩與祝福。

儘管彼此遙遙相對──醫護人員或於二、三樓隔著窗戶俯視,感動地揮著
雙手;或三、四十位站立於中庭圓環的彼岸跟著合唱。不同以往的關懷模
式,沒有肢體的撫慰和熱情,但這分祝福與關懷,卻橫越距離深深地烙印
在這群醫護人員的心坎堙C

「……他們不忍地球受毀傷,他們心疼蒼生多苦難,他們永遠陪伴膚慰人
間。」如同這首「愛灑人間」的歌詞,也一如地藏菩薩「我不入地獄,誰
入地獄」的大悲大願,這群醫護人員捨身為人的情操,確實令人動容與感
佩!

今夜,在這「孤島」的天空有點不同,這群抗SARS的勇士並不孤獨。
在他們隨時可能面臨生死存亡之際,慈濟志工獻上了支持與祝福。

台北 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