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轉念
◎慮皇
僵持的氣氛在空氣中凝結的剎那,我立刻反省到:
「非得要力爭到底嗎?
要讓這突發事件將心情推落谷底嗎?」




轉了兩次車,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從山區來到城市,準備繼續搭客運車返
家。一上車,疲憊不堪的身體就整個癱在「總統座椅」上,閉上雙眼,只
希望再張眼時已抵達熟悉的生活圈。

才一眨眼功夫,突然有人叫醒我,原來是客運公司的服務人員,我還摸不
著頭緒,就聽見他對我說:「請你先下車,讓這位小姐坐,你搭下一班車
。」

「為什麼?」我直覺反應說。

「這輛車專為你一個人在○○交流道下,你一定會被其他乘客罵。」

這時我才稍稍會意,原來客運公司為了多搭載些旅客,總是在長程旅途中
再設幾個小站,而今天很不巧的,整部車的旅客只有我一人要在小站下車
;更不巧的是有位旅客要趕搭這部車,在沒剩餘座位的情況下,服務人員
希望我能讓座,換搭下一班車。

可是聽到後面那句「會被罵」,心中的無名火不由得燃燒起來,馬上拉高
嗓門回問:「我會被罵?誰會罵我?我也是花錢買票,依照你們的規定排
隊上車的。」如果當時有鏡子,我可能會被鏡中自己氣憤的臉孔嚇著了吧


僵持的氣氛在空氣中凝結的剎那,我立刻反省到:「非得要力爭到底嗎?
一定要讓這突發事件將心情推落到谷底嗎?」於是,我從座椅起身並走下
客運車,目送這位旅客搭乘這班車離去。

這麼寒冷的天氣,天空又不斷飄著細雨,沒上班的我大可安穩地躲在溫暖
的被窩,為什麼清早五點就摸黑出門,在城市與山區間往返共轉六趟車呢
?因為昨晚臨睡前接獲友人的電話,說以前的老鄰居阿婆一週前在山堛
故鄉往生,告別式就在今天早上。八十幾歲的阿婆待我情同親生母親,老
人家往生前不能見她最後一面,無論如何我都要趕去靈前為她拈一炷清香
,送她一程。

阿婆留給我的是許多溫馨的記憶,我卻差點在參加她告別式後的返家途中
,為一點小事與人爭執,連一點點小方便都不願意成就他人,這實在是有
違阿婆的本意了。

雖然是為了拚業績,服務人員大概心底也過意不去,一邊安撫著我說:「
另一班車很快就來了。」一邊頻頻走到沒有遮棚的街道上,心急地望穿路
的盡頭,試圖在迷濛的雨中搜尋車的身影。

看著服務人員沾滿雨水的頭髮和漸濕的衣裳,我告訴他:「沒關係啦!」
心堳h默默向他道歉:「對不起!請原諒我剛才的壞臉色和火爆口氣。」
並感謝阿婆在臨別前又授予我這寶貴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