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愛,讓陌生不再陌生
◎歐君萍、邱淑絹
劉素美,一位旅居印尼的台商夫人,
一九九二年接觸慈濟,現任慈濟印尼分會執行長。
她樸實、堅毅、謙恭內斂,不露鋒芒;處理事務果決、有條不紊,
憑著不畏艱難的精神,逐步將慈善的腳步延伸。
雅加達大愛村歷經一年多籌建完成,
在居民領鑰匙、搬遷的第一天,劉素美流下了感動的眼淚:
「看到居民安定下來,自己也覺得很幸福呢!」




置身於陌生的國度,習俗沒按既定的認知表現、食物
沒有迎合習慣的味覺,就連紙幣握在手中都缺少一分
真實感。國情、文化的不同,往往予人一種距離感。

一九九二年,劉素美跟著從事製鞋業的先生蔡秋鋒舉
家移民至印尼投資設廠。對陌生環境的警覺心,讓劉
素美每天都親自到離家不遠的「台北學校」接送孩子
上下學,因此認識了同樣來自台灣的梁瓊。

梁瓊向她介紹慈濟,劉素美便和許多台商夫人一樣,
定期捐款成為會員。

原本她們只將善款匯回台灣,在愈來愈了解慈濟後,便有人提議:「何不
也在印尼做慈善?」於是,她們由梁瓊帶動,從一戶戶訪貧做起,開始在
雅加達落實濟貧工作。



先生的支持:
「要做,就用心把它做好!」



一群娘子軍,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國度從事慈善工作,靠的是直心和勇氣。
劉素美說:「只要人家提報那埵酗H需要幫助,我們就親自去拜訪、了解
。」

初時,梁瓊居住的工廠宿舍聚會不便,劉素美便提供住家作為會員們固定
聚會之所。「每天都有很多人在我家來來去去,又是烹飪、唱歌,又是比
手語、打中國結;在蘇哈托總統時代,集眾活動會受到監控,還曾經有警
察因而找上門來呢!」劉素美說。

當年做慈濟的困難還不僅只於此,由於政府實行華文禁令,慈濟的中文出
版品自是在嚴禁入關之列;劉素美只能利用每次回台灣的機會,隨身少許
地帶進印尼。「因為每種書都只有一本,我就把它們編號,像圖書館一樣
,讓大家借回去看。」

一年多後,梁瓊因先生工作調動而舉家返
台,臨行前,把慈濟託付給劉素美。「當
時我雖然還在適應中,但心想慈濟的工作
既然已經開始,放棄實在可惜,只好承擔
下來。」

承擔責任後,壓力緊接而來。原本在先生
公司幫忙的劉素美,難以兼顧事業與志業

,便和先生商量。先生只給她一句話:「要做,就用心把它做好。」然後
一肩挑起事業重擔,讓她全心全意投入慈濟。

他鄉生活本就不易,更遑論要深入當地的慈善工作,劉素美說:「語言不
通、地理環境不熟悉,是首要面對的問題。我們抱持著無所求的態度去付
出,語言不通就用微笑溝通。」因著誠摯與用心,她們慢慢取得當地人的
認同和加入,慈善工作也漸漸踏出腳步。



走過動盪與不安,
志工說:「有心就不難!」


一九九三年,印尼慈濟志工開始投入孤兒院、養老院及痲瘋病院等機構慰
訪,補助貧困兒童學雜費、幫助學校修繕等,遇有各種天災急難也迅速給
予災民援助。如一九九四年西朗縣(Serang)發生水患,志工憑藉有限人
力緊急前往發放物資,從此也展開對此地居民的長期關懷。

此外劉素美談到,肺結核是印尼第二大死因,在貧瘠的鄉村中,民眾面臨
這種需要長期治療的傳染病,沒有能力也不知如何治療。於是慈濟從一九
九五年開始,與當格朗縣(Tangerang)、西朗縣衛生局合作掃「咳」,
定期提供每位肺結核患者六個月的藥品和營養品。這項長期施藥計畫成效
卓著,以西朗縣為例,病患的痊癒率達到百分之八十八。

在志工們的努力下,一九九六年十一月慈濟印尼分會獲准在雅加達成立,
慈善工作更邁開大步。

「上人早年在台灣訪貧時發現,很多窮人是『因病而貧』;我們發現印尼
也是如此,由於政府沒有健康保險,醫療費用又高,窮人多數沒錢看病,
因此我們便有了小型義診的想法。」劉素美表示,慈濟從一九九七年開始
與西朗縣衛生局合作,每個月提供一次巡迴義診服務;這也是慈濟在印尼
義診服務的開端。

一九九七年起亞洲發生金融風暴,印尼許多工廠倒閉,失業人口遽增。兩
億人口中原有兩千萬貧民,一舉躍升為一億人;一九九八年雅加達「五月
暴動」後,經濟愈加蕭條、物價高漲、醫療費用節節上升,貧民因而面臨
更艱辛的生活考驗。

五月暴動是印尼華人的夢魘,「上人擔心大家的安危,希望我們能回台灣
。」劉素美說,暴動之後,華人都減少外出,但肺結核的療程不能中斷,
印尼籍慈濟志工仍在預定時間內配送藥物到病患手中。

十天後,劉素美等人回到印尼,在台灣慈濟志工的支援下,援助十萬份米
糧予維護治安的軍警和鄰近村落貧民,以實際行動化解印華之間的緊繃氣
氛。劉素美說:「排華只是少數人的行動,其實印尼人多數是善良的,暴
動期間,司機和工人們把我們的家和工廠都照顧得很好,讓我們很安心。


而後,志工們又以大型義診、發放民生物資來改善印尼民眾的生活。如隔
年三月在當格朗縣的大型義診,受惠貧病患者將近萬人;當天在義診現場
,鄉民們露出天真的笑靨、熱情的回應,讓人彷彿看到族裔包容互助的美
好前景。許多慈濟志工表示,不後悔留在印尼這塊土地上灑愛。

持續的義診行動,更感動了當地的官員。一九九九年九月底,西朗縣最高
軍區治安長官班蒡(Bambang)在巡視義診現場時,對台灣前往的醫護志
工說:「台灣發生大地震,你們還來幫助我們,這種不分種族、宗教,一
起致力人道工作的精神,令人敬佩。華人和印尼人之間,本應相互關懷、
融為一家人,而非彼此仇視。」

以實際的付出行動,走過動盪與不安,劉素美強調一路走來雖然艱困,但
每遇到困難就會想起上人說的「有心就不難」。「這些年來我們把腳步放
穩,盡心盡力去做。走慈濟這條路,會有很多人護持與幫忙,困難也就迎
刃而解。」



華人企業家的投入,
增添力量



二○○二年元月印尼雅加達發生嚴重水患,數千人無家可歸,災民們終日
浸泡在污水堙A期間達一個月之久。

劉素美帶領慈濟志工們立即投入救災,涉
水或行舟穿梭在積水不退的雅加達市區,
發放日常用品、食物及礦泉水;迄至二月
底,計發放七次救濟物資、義診五次,並
協助學校打掃、清理工作。金光集團總裁
黃奕聰見災民受苦,心生不忍,亦指示餅
乾廠員工將所有存貨拿出來發放。

三月初,黃奕聰與兒子黃榮年,在劉素美

、高寶琴、賈文玉等慈濟志工陪同下,返台向證嚴上人報告災區狀況及志
工動員情形;並請示上人如何進一步協助災民脫離遇水則淹之苦。

上人見眾人如此發心,遂指示慈濟志工配合軍警和居民,在重災區紅溪河
畔的卡布莫拉村(Kapuk  Muara),以抽水、清掃、消毒、義診、建屋等
「五管齊下」的方式,投入災後重建工作。

一行人回到印尼後,首先為積水未退的災區進行抽水,然後又到市場買下
所有清潔用具進行清掃、消毒,以杜絕傳染病源滋生;黃奕聰與黃榮年也
親赴災區,捲起袖子、彎下腰,加入協助災民清掃行列。

在救災的同時,黃奕聰也思考著建屋問題:「五管齊下最花錢的是建設大
愛屋──能容納一千戶住宅的地在那堙H經費又在那堙H」因而和劉素美
商議籌辦茶會,來號召更多企業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共同參與紅溪河
災後重建工作。

接著,安達集團董事長郭再源也主動發起募款,企業家們個個都慷慨解囊
響應。

「我這張老面子還算管用,總算不負上人所託,不但募到了錢,也募到了
郭再源及熊德龍等企業家的大力幫忙。」黃奕聰說。

劉素美表示,整個災後重建計畫,都是靠志工們合心協力完成的,其中大
愛村的硬體建設由郭再源發心負責;居民搬遷溝通和大米發放工作,則由
黃榮年擔負;金光集團策略研發部門高階主管陳豐靈和眾多員工也因而投
入志工行列。

在居民領鑰匙、搬遷的那一刻,劉素美流下了感動的眼淚:「這一年來忙
募款、忙建設……如今,看到居民安定下來,自己也覺得很幸福。」





慈濟在印尼轉眼已十年了!二○○三年七月雅加達金卡蓮村堙A一千一百
戶大愛屋已然啟用;在國際機場的航道視線下,大型慈濟標誌在義診中心
的屋頂上,朝氣蓬勃地在向世人打著招呼。

大愛村落成了,五萬噸的大米,也持續在印尼各地發放著;印尼慈濟志工
在有限的資源下,踏出慈善的歷史腳印。回首來時路,劉素美心中有著踏
實的感觸:「人生沒有幾個十年,我很慶幸在人生第四個十年,能做對社
會有益的工作。很感恩所有志工們的付出、感恩家人給我的支持,讓自己
的人生沒有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