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兩次萬分之一的幸運
◎曹麗雲
「要成就捐髓這件事,需要很多人共襄盛舉。
其實捐髓者是出力最小的。」
捐髓夫妻檔張福琳、黃美玲認為,
捐髓讓他們真正懂得知福、惜福:
「表面看來我們是付出者,
實際上我們的收穫遠勝於付出。」




非親屬骨髓配對成功的機率是萬分之一。
黃美玲和張福琳是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成
立以來的「首例」捐髓夫妻檔,相隔一年
先後捐髓。對於這樣的「幸運」,黃美玲
幽默地說:「這是菩薩的慈悲和智慧,讓
我們這種『懶惰』的人,可以用捐髓來做
點兒事。」

黃美玲任職幼教十多年,高挑的身材下,藏著一顆晶瑩童心。開朗風趣的
個性加上絕妙的口才,每每開口說話,總引得另一半哈哈大笑。

黃美玲是這樣自我介紹的:新竹市土著,已婚,家有老爺一尊,小犬一個
,愛犬三隻。最驕傲的事就是把三隻流浪狗教導成稀有的「導忙犬」──
導致主人十分忙碌,增添生活情趣。

張福琳頭髮微白,眼睛深邃,鼻樑高挺,身材高瘦;靜默不語時,散發著
一股修行人出塵的飄逸。他話語不多,但一開口笑果十足,頗有冷面笑匠
的風采。

這對已達不惑之齡的夫妻,就像不識人間愁滋味的「高中同學」,相互揶
揄而後哄然大笑,鶼鰈之情盡在這一答一和的琅琅笑聲中。



他相信慈濟,她相信他


張福琳從學生時代就定期捐款給慈濟。一九九五年冬天,聽到固定向她收
善款的委員張紅玲說,慈濟將在中壢國小舉辦一場捐髓驗血活動。

「張師姊對捐髓、抽髓講得很清楚,我想應該沒什麼危險性。」張福琳說
:「而且我對慈濟很有信心,絕對不會傷害捐髓者的健康,所以決定參與
。」

至於黃美玲,聽到先生要去做捐髓驗血,只因相信「他」,儘管對捐髓、
抽髓一無所知,也捲起袖子,抽了十西西的血。

「我當時只是愛跟,一心想出去玩,所以先生大略的解說,我都沒聽進去
。到了現場,志工向我解說時,我根本心不在焉,因為難得的假日,只想
快抽完血和先生出去玩。」黃美玲回憶八年前,自己像孩子般的心情:「
所以我一走出中壢國小,就將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那時,我已經捐血十多年,心想,捐髓只是比捐血程序繁複一點而已。
」張福琳平淡地說:「這輩子我最敬仰、最佩服的人是史懷哲醫師、德蕾
莎修女和證嚴上人,他們對我的影響很大。所以隨緣做功德已成為我生活
的習慣。」

在一旁的黃美玲笑指著張福琳說:「行善還想著功德!貪念哦!1」

經黃美玲這麼一糗,讓學佛十多年的張福琳有一些尷尬,但隨後又和太太
一起哈哈大笑。



幸運「中獎」


三年多後,一九九九年四月,黃美玲接到慈濟骨髓關懷小組新竹區志工曾
碧玲的電話,恭喜她的HLA和一位血癌患者初步配對相符,如果同意捐
贈的話,需要再做一次血液複檢,確定後再到花蓮慈院做移植前的體檢。

「一接到電話好興奮!我第一個念頭就是:當然好啊!只有我能幫他,怎
麼可以說不!」黃美玲開朗地說:「雖然電話那頭志工講得頭頭是道,但
我的心就像飛出籠的小鳥,只想著可以去花蓮玩、想著要去做一件從沒經
歷過的事……就像要去冒險的小孩似的,心堸ㄓF興奮還是興奮!」

母親節前夕,黃美玲由夫婿陪同,到花蓮慈院體檢。

「志工開車來家堭窗A送我們到松山機場;花蓮下機後,又有志工接我們
到招待所……我覺得自己好像公主一樣,被照顧得無微不至。」黃美玲說


體檢後,志工帶他們進精舍參訪。

「第一次到精舍,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志工總是逢人就說:『這是即將捐
髓的菩薩。』常住師父聽了,還特別進去拿福慧珍粥和我結緣,那種被愛
的感覺,好幸福!在精舍的流通處,看到許多喜歡的書、環保餐具……還
買了五穀粉、蠟燭、心燈等等,好像採購團似的。」

「接著,我們受邀參加骨髓相見歡典禮,座位被安排在最前面。我興奮又
好奇地東張西望,發現來賓個個正襟端坐,只有我們的蒲團四周放著大包
小包……」

相見歡感人的場面,增強了黃美玲對捐髓的信心。

「我看到捐髓的人比受髓的人更歡喜;而當司儀報出沒有成功的個案時,
捐髓者難過地掩面哭泣。當下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捐,沒有反悔!」



老爸的臉色


張福琳因任職於氣象臺,需輪值的關係,沒有天天回家;所以和娘家住得
很近的黃美玲,只要先生值班,便回娘家吃飯。

快樂需要有人分享。配對成功後,滿心興奮的黃美玲,每一回到娘家,便
不停地講著捐髓的事。

「我竟沒察覺七十多歲的老爸爸忽然沉默不語,而且從那天起不和我正面
說話。」黃美玲回想當年的景況:「去花蓮體檢前一天,爸爸說:『妳就
當作去花蓮玩一玩,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平時講話很會和爸爸『互別苗
頭』、逗來逗去的我還很輕鬆地說:『不會啊!我只要注意飲食、血紅素
不要太低,應該可以順利捐。』」

複檢通過、排定抽髓的日子後,「有一天,媽媽跟我說:『妳爸爸說,這
件事情最好不要去做!』我那時突然就像被雷轟了一樣,很確定的知道爸
爸不贊成!更可怕的是他不親口跟我說,而由母親轉達,表示事情更嚴重
。」

然而,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怎能反悔不捐呢?黃美玲只好告訴媽媽:「此
時說不,會讓等待我骨髓的人性命難保……」拜託媽媽勸勸爸爸。

「整個過程中,就那兩三天讓我很擔心,很怕爸爸親口明講──反對我去
捐髓。就在要去抽髓的前一天,爸爸突然問我:『福琳會陪你去嗎?』那
時我既感恩又害怕,怕爸爸接下來說不准;我小心翼翼地回答:『會的,
而且志工都有安排,會有人來接……』口氣是從沒有過的溫柔。」

黃美玲很感恩父母在最後關頭,還是尊重了她的決定。

「捐髓回來,我一切都很好,第二天就去上班,風光地參加學校的期末聚
餐。看我一切正常,爸爸整個表情才輕鬆下來。」



輕鬆抽髓


配合黃美玲工作上的方便,抽髓安排在就要放暑假的六月二十八日。

前一天,關懷小組如同做體檢時一樣,安排了志工到黃美玲家門口接,送
他們到松山機場。

「志工為我們提行李、開車門,親切的服務就像是五星級飯店的禮車。」
黃美玲回憶:「那天晚上李政道博士從台北開會回到花蓮已經晚上八點了
,還特地到病房看我,很多關懷小組的志工也來祝福我。到很晚我才拿出
從家堭a來的《地藏經》,誦到後面周公也來湊熱鬧,先生糗我是大雞啄
米抱佛腳。但我還是很虔誠地祈求地藏王菩薩,保佑那位即將接受我骨髓
的病患,能順利移植成功,平平安安的回到家庭、回到工作崗位。」

「聽說他是大陸一位中學老師,年齡與我相仿。想到一個正值青壯年的男
人,得到了這樣的疾病,打擊一定很大,我應該為他打氣、祝福。所以第
二天一早我就起來做卡片。我是幼教老師,做勞作是我的專長,我要親手
做張卡片,寫幾句勉勵的話送給他。」

預定七點手術,花蓮關懷小組的志工很早就來,「她們什麼都要幫我做,
只差沒有幫我盥洗!」活潑的黃美玲說:「志工要我坐在輪椅上,推我到
手術室。我很高大,讓人家推輪椅覺得很過意不去,更不忍心志工們搶成
一團……於是就便宜了老爺,撿個現成的神氣英雄當,一路推送我到手術
室。」

六點四十五分,黃美玲進入手術室後,張福琳說:「我開始覺得時間過得
非常慢,心繃得很緊,偏愛往壞處想,念頭不斷冒出來……雖然我一點都
沒後悔答應讓她去捐髓,卻不由自主地求起菩薩來……」

「大約中午從手術室出來,回病房後,就立刻能吃能喝。志工燉東西為我
進補、買東西來看我……我又被照顧得像公主一樣。」黃美玲說:「大家
一直問我會不會痛?我是超級怕痛的人,奇怪的是真的一點都不感覺痛,
我還以為自己不正常呢!」

第二天他們夫妻倆到精舍參加志工早會,黃美玲上台分享後,以輕鬆的小
跑步回坐蒲團。張福琳分享時則說:「我的腳好麻,我看起來比較像捐髓
者。」他的幽默引起了一陣笑聲。



開啟智慧門


捐髓後,黃美玲對人生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因為出身窮苦,我的人生目標就是要多賺錢,擺脫窮困的生活,以為這
樣就會得到幸福和快樂。」因此黃美玲很努力念書、很辛苦工作,讓存摺
堛獐あr一直增加。但不知為什麼,她卻覺得人生愈活愈狹窄,好像卡在
瓶頸堻Q擠壓著,非常不快樂。

「我發現錢多並不是我人生的終極目標。我想到自己師專畢業是不夠的,
既然愛讀書,就存錢出國留學吧。有了目標後,心情覺得好一點。後來存
到錢,應該可以如願以償去念書了,但年歲日增,父母關心我的終身大事
,這又成為另一個瓶頸。結婚後,以為兩人共同建立一個小家庭,後半生
就會幸福快樂,但事實又不如自己想像的順遂……我的人生好像一直都在
混亂中,我一直努力要找一個出口,卻一直在痛苦的深淵中打轉。」

當黃美玲接到骨髓捐贈通知消息時,她覺得心好像從谷底跳出來了。

「當我知道有一個人需要靠我那一點骨髓才能活命時,對我是很大的震撼
!那一刻也才徹悟到,生活其實很簡單,最重要的就是健康、快樂地活著
。」

「經歷捐髓後,我深深感覺到自己過去一直都在『要』,一直在『求』,
甚至得到了還覺得不夠或不滿意,所以痛苦與日俱增。我找到自己痛苦的
根源──一直要,沒有捨。」

以前,黃美玲總覺得上天對她不好,現在如果有人怨天怨地,她都會勸人
說:「老天爺很難當耶!賣扇的要晴,賣傘的要雨,聽誰好呢?」

黃美玲說,捐髓另外還有一個收穫,就是身體變健康了。「以前經常得更
新健保卡,捐髓後,健保A卡都用不完,所以我父母特別高興呢。」



幸運再度降臨


二○○一年六月,萬分之一「髓緣」配對成功的幸運,再度降臨黃美玲的
家,這次的幸運者是張福琳。

「我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張福琳說:「電話那頭的志工嚇了一跳!她
還特別強調:您了解捐髓的過程嗎?」

這時,張福琳才表示:「我老婆已捐過,我很清楚,我太太是一百二十一
例捐髓者。」

原來驗血填資料時,張福琳寫的是新竹關西老家的地址,黃美玲填的是新
竹住家的住址,難怪關懷小組志工沒將他們聯想在一起。

張福琳捐髓的過程,沒有高潮迭起的發展,而似一條潺潺小河,一路順暢


他是家中長子,下有四個妹妹,他在要去抽髓的前兩天才告知父母,老人
家只「哦」的一聲。張福琳說,從小到大,凡事父母都很尊重他的決定。

張福琳學佛多年,對生命的觀點是喜捨,是隨緣自在的。

從驗血到捐髓,他始終是平淡的。要到花蓮慈院體檢時,他不要太太陪,
他說:「我自己去就好,還可以給慈濟省一張來回機票錢。」



門堛虪~


「又是菩薩的安排,讓我們在不同時間,互換角色來體會對方的感受。」
黃美玲說,當張福琳被推進手術室、門關起來那剎那,「我覺得脖子好像
被勒住,幾乎不能呼吸。」

「很奇怪,自己捐髓的時候輕鬆愉快,為何陪著先生捐髓竟如此緊張?」
黃美玲不斷地自問。「在那當下才發現,兩人相繫是多麼深!」

有了這層感受,黃美玲更能體會有些人原本答應捐髓,到最後卻因親人強
烈反對而作罷的無奈。「以前我會覺得這些人怎麼這樣,為何要強烈阻擾
呢?後來才明白一切只因那分愛與不捨,並非有意見死不救。」

黃美玲以過來人的經驗,讚歎捐髓者的家屬都是了不起的勇者。因此她也
誠懇地呼籲:「捐髓者家屬務必難捨能捨,因為這分大捨有非常珍貴的價
值。」

張福琳則說:「抽髓後,我沒有想太多,只是在心中默默告訴受髓者:我
的髓是很好的,你要善加利用,好好地活下去。」

張福琳雖然說得那麼雲淡風輕,事實上,
自從他接到配對成功的通知後,他就比平
常更注意身體的健康,抽時間出來游泳運
動。希望將身體鍛鍊好,捐髓、受髓皆順
利。

「捐髓對我們夫妻的感情有很大的提升。
」張福琳說:「我們個性差異很大,常會

為一些事情意見相左而鬥嘴;然而捐髓這件事,彼此目標一致,都希望成
就對方,那種感覺真好!」

此外,在手術室推進推出間,讓他們發現對方在自己心目中佔了一個很重
要的位置,以後凡事就很會為對方著想。

「要成就捐髓這件事,是要很多人共襄盛舉。其實捐髓者是出力最小的。
」張福琳、黃美玲這對髓緣布施、慈悲入骨的人間菩薩,不但拔人之苦義
無反顧,而且異口同聲地表示:「經由這次捐髓的經驗,使我們真正懂得
知福、惜福。表面看來我們是付出者,實際上我們的收穫遠勝於付出。」





張福琳捐髓一年多後,接到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轉送來一盒喜餅,原來是
接受他骨髓的那位病患即將步入結婚禮堂。

夫婦倆喜出望外,興奮的心情就像父母看到子女度過生死大關後,已能健
康的生活、成家立業一樣;除了無限祝福,也向那位一路陪伴受髓者走過
驚濤駭浪的新娘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