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交流道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心靈交流道
好文章如好友,心煩時開臆解悶,失意時驅愁釋懷,
字埵瘨﹛A有歡笑、有溫暖,句逗篇章中,有真情、有大愛……
《心靈交流道》是交會談心的好所在,
不論是心情的回餽或是意見的參考,都竭誠歡迎您來分享。
來函經刊登,將致贈慈濟出版品。


女兒的週記

擔任慈濟志工以來,我不勉強家人和我一樣接受慈濟,只希望以身作則,
身邊的人能感受到就好。而我在書桌上擺著一本本《慈濟》月刊,讓家人
隨時取閱;我深信其中的一句、一頁或者一篇故事,也有可能啟發出善知
,而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

女兒的「生活週記」堙A有一方角落名為「人生資糧」,我常在上面看到
出自於慈濟書刊中的靜思語,或是一些勉勵的話,不禁讓我又喜又安慰而
紅了眼眶。

看著女兒在週記媦g道:「活在當下──有些人對這句話有點誤解,以為
就是把握時間好好去玩。但我認為這句話的意思是,每天過得很實在,做
些有意義的事,就算下一刻死了,也不會有遺憾。」

十六歲的孩子能有這樣的認知和認同,我不禁莞爾,更有一種安心。

苗栗 詹素銀


兒子的震撼教育

翻開四四九期《慈濟》月刊,當傑博和諾文狄兩位小朋友變形的臉映入眼
簾時,內心沒有驚恐,卻為他們小小年紀,卻要忍受病苦折磨而不捨;同
時也替他們能有「改頭換面」的機會感到慶幸。

欲詳讀全文時,兒子推門進來,坐在床沿不語。我想,八成又在思考如何
說服我讓他買新版的遊戲機吧!我故意拿著月刊翻閱,他被傑博的照片所
吸引,驚訝地問我:「媽,他的臉怎麼了,怎麼會長這樣呢?」

我簡單地敘述:菲律賓的傑博是位早產兒,還有水腦症與顏面畸形,因為
家境貧困,沒錢就醫,幸好碰到慈濟志工,帶他來到大林慈濟醫院就醫。

見他盯著圖片久久不語,我問他:「有沒有覺得,我們四肢健全,就是很
大的福報了?」

他仍然低頭不語,當抬起頭來看著我時,眼眶微微泛紅,說:「我真的覺
得好震撼喔!」我繼續問:「有沒有覺得跟他們比起來,我們富有太多了
?」

「嗯!以後想買東西時,我就會想想他們,然後把錢存下來,幫助有需要
的人。」兒子心有戚戚焉地說。我誇兒子愈來愈懂事,給他一個愛的擁抱
。回房時,他不忘向我借月刊去細細品讀。

感謝《慈濟》月刊,讓我適時做了一次機會教育。

台北 鐘貴音


讀「趕出心堛滌迭v有感

讀完四五○期《慈濟》月刊「晶瑩童心」之「趕出心堛滌迭v,心婸嶆
感觸,因為我就是「被鬼嚇大」的。

受到篤信民間信仰的家人影響,我從小對「鬼」有一分莫名恐懼感,不僅
夜堣ㄣ惜@個人去上廁所,連大白天上學必經的棺木店都不敢正眼看它,
總要快步衝過。

成年後,怕鬼情形依然未見改善,反而被媒體上更多繪聲繪影的靈異之說
,弄得更加疑神疑鬼。一直到加入慈濟,參與助念和急難救助,恐懼的心
才漸漸撥開雲霧。

記得幾年前接到師姊電話通知,要立刻前往殯儀館助念。路途中內心矛盾
交戰,光是「想像」等下可能會看見的情景,就足以讓雙腳顫慄了。

到了殯儀館,看到一群志工,發毛的心稍稍安定。那一次火災意外,造成
數十人遇難,認屍現場一片哀悽;當家屬傷心昏厥那一刻,我只想到給他
們一個可以倚靠哭泣的肩膀,至於恐懼何時撤離,就不得而知。

如今,我仍然不確定這世上是否有鬼魂存在,但只要有苦難的地方,怕鬼
的枷鎖再也不能纏縛我助人的雙手雙腳。

台南 林秀芬


想再聽一遍

我在新星國小擔任「說故事媽媽」,剛開始時都是說一些寓言故事;可能
是我講得不夠精彩生動,總覺得孩子們興致缺缺,讓我有很大的挫折感,
幾乎想要放棄。

有一天,順手拿起《慈濟》月刊,看到「上人說故事」專欄,讓我心中一
喜,迫不及待地等到第二天和小朋友分享,沒想到小朋友出奇地安靜聽講
,故事說完了,還要我再講一遍,真讓我感動莫名。

原來在孩子們小小的心靈深處,也需要善知識的灌溉與滋潤。感恩上人、
感恩《慈濟》月刊,希望未來的日子堙A有更多的善知識陪著孩子們成長
、茁壯。

新竹 黃銀秋



更正

第四五○期三十四頁「大學生響應救人工程 為血癌患者注入生機」文中
,募得血樣筆數誤植,應為一千一百九十八筆。第一百三十三頁「山堳
兒有志氣」中「公里」誤植,應為「里」;住在綏陽縣大陸槽鄉的女孩「
胡成旭」誤植,應為「周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