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瑩童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誰的牙比較疼?
◎撰文/孫藝泉
兒童小小說


韻娟悶悶地坐在客廳的角落,不說一句話。

姊姊從她身旁經過三次,韻娟都沒有找話題跟姊姊聊;她一臉憂愁,手托
著下巴,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第四次經過,韻娟仍然沒有反應,姊姊終於忍不住問:「妳怎麼了?今天
看起來很反常。」

韻娟皺著眉,搖搖頭,有氣無力地擠出幾個字:「我…牙…疼,好…難…
過……」說著說著,原本難忍痛楚的鬱悶心情全都宣洩出來,眼淚大顆大
顆滑落。

「好了,韻娟,別哭,我知道妳牙疼,很難過……」姊姊試圖安慰。

韻娟緊緊摀住嘴,哭得很傷心,她把姊姊推開,坐在沙發上啜泣。

姊姊有些不耐煩:「好了,別哭!牙疼沒什麼,待會兒請媽媽帶妳去給醫
師看不就好了。」

「牙疼的人又不是妳,妳怎麼知道會沒什麼!」

「我當然知道沒什麼。我以前也牙疼過呀!」

「以前疼過,那是以前的事!妳不能拿妳以前的牙疼來和現在的我相比。
我的牙疼,絕對比妳以前還要痛!」韻娟忍痛說出想法。

「誰說!我以前的牙疼一定比妳現在還痛,妳現在的牙疼不算什麼!」姊
姊不認輸地說著。

「我的比較痛!」

「我的比較痛!」

「我的比較痛!」

「我的比較痛!」……

為一個牙疼問題,姊妹倆吵了起來。韻娟似乎忘記牙疼,認真地跟姊姊比
較起來。

「姊姊,不論妳以前怎麼痛,至少現在不會痛了;妳又不是我,怎麼知道
我的牙齒有多痛!」

「我當然不是妳。但我有過牙痛的經驗,知道這種感覺。」

「別騙了,妳怎麼會知道……」

「我當然知道。痠痠痛痛,就好像有人拿鑽子在妳的牙齒上鑽啊鑽地。」
姊姊形容著。

「可能是吧!但我的應該更嚴重。喲!又痛起來了!不只是拿鑽子鑽,還
像是拿鐵鎚敲,好痛啊……」韻娟摀著嘴,整個人栽進沙發媄纗L著。

「韻娟,妳再忍耐一下,媽媽快回來了,我待會兒跟她說妳牙疼。」姊姊
憐憫韻娟。

韻娟沒有回答,但斗大的淚珠沿著臉頰流下,她忍著痛,等著媽媽回家。





是爸爸先進家門,姊姊搶先跟爸爸報告韻娟牙疼的事。

「哦。」爸爸淡淡地應了一聲。

韻娟一見爸爸走進客廳,不爭氣的眼淚潰決得更快:「我牙疼怎麼辦?」

「怎麼辦?給醫師看啊!」爸爸走進臥室,準備換上家居服,他對著客廳
拋了一句:「等妳媽媽回來再說吧!」



《延伸思考與討論》

.你曾經牙疼嗎?那是什麼感覺?請說說你或家人的經驗。
.你覺得「疼痛」是可以比較的嗎?為什麼?